走過修煉路上的一個個人心執著

Print

【圓明網】二十一年來,走在修煉的路上,從多次京上訪,到建立資料點,再到請律師營救同修,走遍省里的各個監獄,路途中,我緊緊抓住師父的手,多次的有驚無險,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師尊的慈悲保護。

但在二零一八年年底,我被公安綁架,自己絕食絕水,全身腫脹,生命垂危,在被釋放回家的當口上,做了修煉人不該做的事。回家後的第二天,清醒過來,感覺整個人崩潰了。

就在這一天下午學法的時候,我眼睜睜的看到自己拿著書的腫脹的雙手,象撒氣的氣球一樣消腫,再看全身也基本消腫,籠罩著我的陰霾散去,眼前一片光亮。師父救了我,我敞開心房,跟師父說,師父呀,弟子錯了。

通過大量學法向內找,兩個多月後,我首先拿起筆,給參與迫害我的公安局長、國保隊長寫信,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參與迫害違法與給他們自己帶來的危害,告訴他們︰我要堅修大法到底。我拿著自己的身份證到郵局真名實姓的寄過去。女兒說︰媽媽,他們要是還來抓你哪?抓我,也要寄,但是不可能再抓我,我知道我是用心寫的這封信,真為他們好。

雖然信寄後的第三天,公安打電話讓我去一趟,我沒去,我在家學法、發正念,當學到《轉法輪》第一講中的︰“在最低層次上修煉的時候,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感覺“全部都清理出去”這一行字跳起來,我更確定沒事了,師父給我清理了。我丈夫去了,他回來說,公安讓你不要把信到處寄了。

雖然不止一位同修對我說,是整體的依賴性導致對你的迫害。不是的,我知道被迫害的根本原因是我的根本執著,那就是自我、妒嫉、色欲,沒修掉。

下面在個人有限的層次中談談,願同修能引以為戒。

剛開始個人修煉比較扎實,我在做大法項目時,一路走過來,說不完的修煉故事都是輝煌,我已不能體諒為什麼同修會在難中步履蹣跚。更突出的表現是,在做大法的項目上,很容易觸動不同的人心,在這時由于自己的修煉境界不夠,缺少包容與善心,把同修不在法上的表現視為對項目的干擾,從而和同修有了間隔,所以現在回頭看看,沒少“得罪”同修,很是對不起大家,自己也錯過了許多師父給安排的不可能再有的修煉機緣。

再一個是色心,知道自己永遠也不會在這方面犯錯誤,但是那種喜歡被人關心的感覺沒有修去,也知道對方有人心,還覺的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忙的時候,感覺比起找別人更方便,實際是用不干淨的心去證實法。還有一個就是妒嫉了身邊的同修,妒嫉真是一把雙刃劍,既傷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

修煉了這麼多年,這些人心沒修嗎?也修了呀,但是最近一兩年,隨著正法往前走,法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可那千百年來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即便是意識到了,也感覺去起來很吃力,在這時,我並沒有加大力度靜心學法,用法的威力破除這些人心,長期不去的人心是招致被迫害的根。就象同修幾次說我“德不配位”,雖然這話很刺耳,對我的打擊也很大,但我知道同修說的對。

我找回迷失的自己,大量的學法,發現自我、妒嫉、色欲這些敗物是由私里產生的,我看到了私在我的微觀的一層身體里象一塊不銹鋼板一樣,阻擋著我一步的同化真善忍。

我記得自己從懂事時,做人就很自覺,說話不傷人,不愛佔便宜,做事總看看別人合不合適,這樣做人很好啊。但是今天,我才發現這個自覺做好,除了自我保護不要被人傷害,在後面掩藏著的是萬一受傷害時,為了反制別人的資本,以免自己理屈詞窮。那是一個強大的私與惡,可是,師父說︰“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長時間發正念,清除我小宇宙從洪觀到微觀不符合法的敗物,夢里也在房間里打掃衛生,把犄角旮旯也打掃干淨了。

我婆婆突然出現腦梗癥狀,她八十九歲了,雙腿不能行走,但眼不花耳不聾,吃飯穿衣還很挑剔。我丈夫把她接到他自己開的小工廠里來,這個地方在農村,我丈夫兄弟四個,還有一位姐姐,丈夫告訴他們,誰也不用接了。當然他還有個沒說的目地是想拴住我。所以,我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訴他,我可以在這里住著,幫你分擔伺候老人,但我也必須出去救人,這樣我就經常在後半夜一兩點鐘,帶上二百份期刊送到周邊的村落,夏天人們睡的比較晚,後半夜很清靜。同時,我也盡量給上這來的人講真相,臨走再送上真相期刊。

七月份烈日炎炎,廠里正停水,得到外面去拉水,沒有下水道,刷鍋洗碗都要比在家多付出,早晚在院子里吃飯,每頓飯要問婆婆吃什麼,中午還有幾個工人要吃飯,一個月的時間,幾乎都有大量的親朋好友光臨,老妯娌和大姑姐來了守著婆婆,媽呀媽呀的問寒問暖,婆婆一高興,把金鐲子、金項鏈給她倆分了,我對丈夫說︰讓她們接走去自己家里盡孝。話一出口,我看到自己的妒嫉心,馬上想著解體它。我既不想在婆婆這求名,也不想求她的首飾。

婆婆大小便要給她脫褲提褲,刷便盆,我盡量的做到以苦為樂,表面平靜的迎來送往。但我也看到了心里那麼的不情願,幾乎過幾天,就有一種物質堵在心里想發泄,只是用法理壓下去。這些人心都是物質,它阻擋著我同化法,因為一同化法,它就被法解體了,我能感覺到我(其實是它)那麼的不願意,好象寧可粉身碎骨了也不情願。

女兒心疼我就說︰媽,你要想回家,我就開車帶你走。我說不能走,這里有修煉的因素,是我的心老是不到位,才顯得眼前好象都是困難。女兒說︰媽,你要這樣說,我可幫不了你了。我決心轉變觀念,強迫自己真正做好,看看到底是怎麼樣。

那天早上起來,我沒急著做飯,對婆婆說︰你洗把臉,我推你出去玩兒。用她洗完臉的水,我馬上也洗洗臉,給她梳好頭發,推著她出去幾里地,看樹林里的花,看水塘邊釣魚的。回來一身汗,給婆婆洗洗頭,我拿起自己的毛巾在清水里涮一涮,順手就遞給了她,婆婆也親切的沖我笑笑。這些動作都是在無為的心態下完成的,這時我才感覺到事情看起來很小,我卻翻過了一座山,是師父把那些物質給弟子清理了。

一個多月後,自來水管道也修好了,丈夫也讓他弟弟來照顧婆婆了,妯娌說,要來,我們就全家一起來。

就在寫這篇體會的過程中,我去廠里看看,小叔子和他兒子正商量著把廠里的紙殼子等廢品賣掉,我想問他們︰你們有權利賣嗎?話到嘴邊又咽下,想起師父的話︰“在常人這個復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斗;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1]

修煉至今,是應該用法的標準來指導自己的思維了,脫胎換骨,真正的走向神。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淺說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