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幫同修與修自己

Print

【圓明網】在同修被邪惡綁架或遭受病業迫害時,我們都采取過各種辦法幫助魔難中的同修,如︰發正念、幫助同修向內找、指出同修存在的問題、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甚至是對同修日常生活的幫助,等等。

我認為,在幫助同修時,要明確以下幾方面的認識︰

一、去除“我幫你來了”的念頭

在幫助遭受病業迫害的同修時,我們很多同修都有目地性很強的一念︰“我幫你來了”,這一念的結果直接就是把自己置身其外,沒有把幫助同修看作是自己的修煉。

還有的同修在幫助同修時,一味的讓魔難中的同修向內找,或者是說同修有這個心、那個心導致的。一個同修持這樣的想法、兩個同修持這樣的想法,去幫助遭受病業迫害的所有同修都是這樣的念頭,就給魔難中的同修造成很大的壓力,這個無形的場就會壓的同修喘不過氣來,使難中的同修更加艱難。最後,同修直接說,大家不要來了。

我們在幫遭受病業假相迫害的同修時,一定要從我們自己這方面想一想,不能把自己置身其外,一味的讓同修向內找,而自己卻不向內找,這種對同修的所謂幫助根本起不到正面作用。師父在《新加坡法會講法》中講︰“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踫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什麼這樣對我?心里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我們只有自己向內找,然後再幫助同修在法理上認識上來,這樣發出的念才是正念、才是對同修真正的幫助。

二、幫同修實質是在修自己

我們在修煉中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與我們自身的修煉有關,所以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把自己置身其外。哪怕是同修表現的是絕癥假相,也不要想同修和我們不一樣,就把同修看成和我們一樣,我們自己思想中先剔除絕癥病業的念頭,然後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甚至走出來講真相救人,在這過程中,我們不斷的歸正自己,找自己的不足。自己修好了,場變正了,對同修才是真正的幫助。

很多同修在交流中或幫助受病業迫害的同修時,最容易拿師父的話對照同修,讓同修找自己。其實,法的內容當然是正的,讓同修找自己也沒錯,為什麼起不到好的效果呢?是我們的善心不夠、我們發出的能量不夠純正,同修收到的是我們自身發出的執著和不好的物質,所以同修會感覺到不舒服。

即使是看到同修的不足,也是善意的提醒,而不是指責提醒,這樣效果一定會更好,同修在我們純正的能量場中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走出病業迫害的假相。

三、“語氣、善心”比“道理”更重要

師父講︰“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靜要旨》〈清醒〉)剛學這篇經文時,我就在想︰為什麼師父把“語氣、善心”放在“道理”的前面?後來在修煉中逐漸體會到,只有我們的語氣和善心是純善的,我們發出的場才是最正的。否則,語氣不善,道理再對,甚至是拿師父的原話去對照同修,也不一定能起到好的效果。

我們幫助同修,出發點肯定是為同修好,讓同修感覺不舒服或有壓力,一定要從我們自身找原因。 師父講︰“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精要旨》〈清醒〉)我們想想自己,在幫助同修時,我們持什麼心態?我們的話能讓同修落淚嗎?

其實,讓同修感到不舒服時,一定是在維護自己的東西。而舊勢力就是想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在那時我們的思維是不是和舊勢力相似?

我們不改變自己、只想改變同修,舊勢力就認為符合了它的思維,就會操控你、在同修中造成間隔,從而干擾要做的事。其實,只要我們能夠時時牢記師父賜予我們的法寶“向內找”,默默的去圓容同修的不足,邪惡也就無可乘之機了。

我們遇到的任何事,都是我們自己的事,都不能脫離自身的修煉,第一念都要想到找自己,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一點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