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冤獄迫害 江西郭蘊英又被非法關押

Print

【圓明網】二十多年來,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江西省宜春市萬載縣塑料廠退休職工郭蘊英被綁架五次、非法抄家五次、非法關押五次、非法勞教兩次(共計四年半),被勒索現金一千元。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郭蘊英再次遭到非法拘留關押迫害。

郭蘊英

苦難生活不堪重負 修大法身心愉悅

法輪功學員郭蘊英,現年64歲。一九五六年,郭蘊英出生于宜春市萬載縣康樂鎮一個貧困的大家庭,從小就挑起家務活的重擔。結婚後,丈夫不僅脾氣暴躁、身體還患有多種嚴重疾病,長年需要服用各種藥物,藥費的支出成為家庭一筆不小的開支。家中還要供一雙兒女上學,還要照料患老年痴呆多年的老母親。

後來塑料廠停產,郭蘊英成為下崗(失業)女工,每月只能領三十元的生活費,全家的日子更是緊巴巴的難以維持。長年累月經濟上、生活上及精神上的重重壓力,使郭蘊英身心疲憊,感覺人生苦悶不堪。

一九九九年元月,郭蘊英開始修煉法輪功,她以法輪功的真、善、忍作為自己為人處世的指導原則,善待丈夫,悉心照料老母親。修煉法輪功使她擁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從煉功後沒花過一分錢藥費,明了人生存在的意義,提高了自身的道德水準和思想境界。從那以後,她不僅自己活的輕松愉悅,還得到了親朋好友和街坊鄰居的一致好評。

疫情期間遭騷擾 再被非法關押

二零二零年四月中旬,萬載縣政法委人員帶領當地社區和單位共六、七人,到郭蘊英家,逼迫郭蘊英和她剛修煉法輪功不到兩年的丈夫,在他們預先寫好的所謂“悔過書”及“保證書”上簽名。郭蘊英和她丈夫拒絕簽名,他們就天天到郭蘊家騷擾、威脅逼迫。

五、六次的上門過程中,郭蘊英一方面表明信仰合法、修煉法輪功無罪,自己是法輪功的受益者,不能昧著良心胡亂簽字;另一方面苦口婆心、善意的告訴他們在目前武漢肺炎疫情中,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是躲過瘟疫的靈丹妙藥。

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下午,郭蘊英和另三位法輪功學員遭巡邏隊的巡警綁架,在縣公安局遭非法訊問後,郭蘊英又被非法拘留,現已被關押到宜春市看守所迫害。

堅定信仰 傳真相屢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與江氏集團針對上億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殘酷迫害。二十多年來,郭蘊英被綁架五次、非法抄家五次、非法關押五次、非法勞教兩次(共計四年半),被勒索現金一千元。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萬載縣公安局國保科長帶領幾名公安人員到她家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輪功書籍和資料等私人物品。

2、約二零零零年七月,郭蘊英將一篇法輪大法師父的新經文遞給在街上踫到的一位功友,這位功友當時就站在街上閱讀,恰好被正在檢查衛生的黃姓縣長看到了,就追問她經文是從哪里來的。功友被逼之下,說出是郭蘊英遞給她的。黃縣長立即打電話,命令國安警察綁架郭蘊英,將她治安拘留十五天。

3、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九日下午,郭蘊英的上級主管單位、二輕局的負責人打電話,問郭蘊英在干什麼,郭蘊英說正給患老年痴呆的母親洗澡。負責人說︰“你幫你媽洗完澡後,來一下局里。”郭蘊英趕往二輕局辦公樓,誰知公安局的周姓局長正在那里守候她。周姓局長誆騙她︰“對不起,上面有規定要你們法輪功學員去集中一下。”郭蘊英跟著去了,結果被騙進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

第二天,縣相關負責人安排電視台的人來給郭蘊英和其他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拍攝造假、污蔑法輪功的電視,強逼他們說違心的假話。郭蘊英拒絕這種不道德行為,縣相關負責人就脅迫局長來逼迫她,威脅說如達不到說服她的目的,就要把局長的職位撤掉。

局長無奈對郭蘊英說︰“你于心何忍哪,為了你煉個功,把我的局長職位都要撤掉。沒辦法,胳膊擰不過大腿,政府說的話,我們怎麼不听了呢?我替你寫個保證書,你只要簽個名就可以了。”當時郭蘊英心里特別壓抑難受。後來她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才被釋放,釋放時。她的家人還被勒索了一千元的所謂“保證金”,沒有開具任何收據。

4、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上高縣和萬載縣的數個公安警察突然強行闖進郭蘊英家中非法抄家,翻箱倒櫃,四處搜尋,家中被翻抄的一片狼藉。警察們把郭蘊英借閱的法輪功書籍、手抄本及經文等私人物品全部抄走。後來又把她綁架到萬載縣公安局非法訊問。

第二天,郭蘊英買完菜剛回到家,丈夫說,警察又來了,要她去一下“人武部”,有點事情要查問一下,問完了就讓她回家。郭蘊英一听就趕過去了,一去就遭到綁架。警察動用六輛新車,把萬載縣還在堅持煉功的八個法輪功學員全部異地關押到了上高縣看守所。後來把她居住在靖安縣的姐姐(法輪功學員)也關押在那里。郭蘊英和其他幾個女性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劫持到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里,郭蘊英天天被逼觀看污蔑法輪功的電視,被逼寫“轉化”的“五書”(“改過書”、“保證書”、“決裂書”、“揭批書”、“認識書”),不服從,就不準出門上衛生間,不準出去吃飯,一切只能听兩個包夾勞教人員的刁難安排,否則就要被毆打、扣分加期。

三年里,郭蘊英被逼完成高強度、長時間的奴工勞動,身心遭受巨大的傷害。

5、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下午,縣公安局國保科辛科長帶領幾個警察突然闖進郭蘊英家中,說有人舉報她在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然後就對她家非法抄家,抄走台式電腦一台、彩色噴墨水八瓶、打印紙六百張、法輪功書籍和資料及光盤等大量私人物品。後來又把她劫持到宜春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多月後,再次將她送到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6、二零一三年十二月的某日,幾個不明身份的便衣人員突然闖進郭蘊英家中,說他們是縣公安局的警察,說有人舉報郭蘊英散發了法輪功的真相台歷,隨即對郭蘊英家進行抄家,抄走了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像,又把她強行綁架到公安局。她丈夫因當時身體狀況很差,且臨近新年,家中年幼的外孫和外孫女無人照看,只好打電話給單位領導作擔保,逼她寫“保證書”後,她才被釋放回家。

7、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郭蘊英在遞給鄰居一份法輪功真相資料時,恰好被兩個便衣警察發現,警察馬上打電話叫來了幾個人,將她戴上手銬,強行綁架到縣公安局國安科。後又將她在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天。

二十多年的迫害中,郭蘊英和家人的身心遭到了嚴重的傷害,她的兒女生活在恐懼當中,時常擔憂她會被綁架;她的丈夫由于多年的高壓與驚嚇,造成身體每況愈下,時常會暈厥倒地。如今,曾經身患多種絕癥、剛剛入門修煉法輪功而受益的丈夫,又一次面臨著自己的妻子被關押在牢房鐵窗內的痛苦。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