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至8月份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七至八月份,長春市區及農安縣發生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僅七月十五日當天,從明慧網報道出來的信息統計,兩地共有三十一人被綁架。其中,長春市區十一人,農安縣二十人。

截至投稿為止,長春、農安兩地被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將近七十人。長春市區遭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有四十五人,有一人被迫害離世;農安縣報道出來的有二十三人被綁架、騷擾。被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年齡最小的二十一歲,最大的八十五歲。

被迫害人數不止于此,據明慧網報道,農安縣另有至少十余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下落不明;長春市區也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但沒有報道出來;被闖入家門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更多。請知情人士提供更多信息。

長春市區和農安縣同一時間實施的非法抓捕,都是事先做好了充分準備的。據報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長春市政法委書記馬延峰到農安縣安排部署。之後,農安縣政法委書記張凱楠、公安局長李興濤一手策劃了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他們首先實施跟蹤,並在多個學員家附近偷著安裝攝像頭。

七月十三日,縣六一零召開會議。七月十五日,大抓捕開始,農安國保和農安公安系統相關人員都參與了,還從長春抽調一些警力參與綁架。各派出所統一行動,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有的撬鎖,有的砸窗,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電腦、手機、錢款等全部被搶走。

此行動是長春市實行中共政法委的迫害指令。今年以來,中共政法委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所謂“清零行動”,要求各地政法委、“610”采取相應的措施,制定政策,迫害法輪功學員。據報道,二零二零年上半年,中共警察在全國範圍內的二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238個城市,共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5313人,其中,七、八旬的老人也未能幸免。

七月至八月份長春市區和農安縣被迫害情況

典型迫害實例(按時間順序)

(一)長春市區

1、白亞清被綁架、騷擾等迫害離世

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白亞清被非法抄家、綁架。之後,被勒索一千元保釋金,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了家,被監視居住。從派出所回來後,白亞清的身體明顯受創,以前被勞教期間受過抻床酷刑的腳開始冒水、變黑。

二零二零年七月上旬,白亞清又被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檢察院問話,無結果,返回。回來後,腳就不能走路了。七月十三日,白亞清又被警察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因身體狀況不合格,被看守所拒收。

被監視居住期間,法輪功學員偶爾去照顧她。八月三日左右,法輪功學員發現白亞清沒在家,感到很奇怪,就與白亞清的弟弟通了電話,她弟弟說他在派出所,白亞清已經被送走了。兩三天之後,照顧白亞清的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無法知道確切消息。

另有法輪功學員之後去白亞清家,發現從她家的窗戶往里面看,一目了然(白亞清家在一樓,原來窗戶遮擋的很嚴實),敲門也沒有人開。後來詢問鄰居,鄰居說人已經去世了,夜里由三個老頭抬出去的(白亞清有幾個弟弟)。推算她去世的時間應該是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至八月三日之間。

2、崔玉秋、杜新母女遭綁架、抄家、非法拘留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上午十點左右,長春市公安局、綠園區分局、綠園區分局春城大街派出所的二十余個警察非法闖入崔玉秋的家中,拿出搜查證後,警察立刻象土匪一樣開始了強行抄家。家里所有東西全部翻遍,衣櫃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抖落,扔在床上、地上、抽屜里,家被翻的一片狼藉。警察分成三伙,翻了三遍,一直折騰到下午兩點多。

非法抄家後,將崔玉秋與其女兒杜新綁架,劫持到長春市葦子溝拘留所非法關押。崔玉秋在被綁架後,拒不配合任何要求,拒絕簽字、拒絕按手印、拒絕穿號服,照常煉功,不配合拘留所的邪惡要求。

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八點多,崔玉秋和杜新母女又被綠園區春城大街派出所從拘留所劫回到派出所,派出所釋放了杜新,但是將崔玉秋劫持到長春市中心醫院做核酸檢測。當晚六時許,派出所將崔玉秋送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拘留。崔玉秋的丈夫杜景義律師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迫害至今。

3、羅加瓊被綁架、被勒索、被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家住淨月的老年法輪功學員羅加瓊(七十一歲)在園丁花園發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或被蹲坑警察惡意堵截),遭彩宇大街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大法書籍及講法光盤被搶走。當晚,羅加瓊“零口供”回家,遭勒索罰款七百元。

八月十日下午,彩宇大街派出所再次到羅加瓊家將她綁架,並于八月十一日上午將她劫持到第四看守所。據悉,淨月公安分局不同意派出所報上去的處理結果,因此再次綁架,進行迫害。八月十九日,羅加瓊遭寬城區檢察院非法批捕。羅加瓊年輕時身體一直不好,曾患嚴重甲亢病臥床不起,通過修煉身心健康。她善良正直,撫養孫兒,照顧家人,善良無私。

長春市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付燕飛、梁艷平、陳秀英、董女士、馬文明及其女兒馬躍、任淑敏、王春華、小慧、于愛麗、徐鳳蓮、張秀琴、王韋懿(母女)、李桂香、王玉潔(王玉杰)、劉俊、于曉偉、王志忠、譚心、龐艷梅及丈夫、馬艷芳、耿萬珍、甦麗鳳、姚玉燕、劉晶秀、桑靜梅、蕭本英、宋梁、宋明洋、王麗穎、周彥東 (夫婦)、趙立軍、武姓女學員、吳淑珍 、王衛東、周淑萍及丈夫、于鳳清、趙桂榮、馬義(母子)。

(二)農安縣

1、任永平、張殿元夫婦、女兒張一同遭綁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任永平(女,四十五歲,華家鎮教師)和她的丈夫張殿元(四十五歲左右,華家中學英語老師、主任)被農安縣公安局和德彪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地點不詳。當時十來個警察突然闖進張殿元家里,進屋就翻東西,把電腦、打印機等全都劫走。警察同時也綁架了他們的女兒張一(二十一歲,在讀大學生)。在德彪派出所的威逼、恐嚇下,第二天張一在警察已經寫好的單子上簽了字,被放回來。至今孩子每天哭,不能正常學習和生活。

2、高小歧遭綁架、抄家,家中大量物品現金被搶劫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高小歧去趙秀蘭家,正撞見古城派出所警察在非法抄趙秀蘭的家。警察通過刷臉、互聯網定位,調出高小歧的個人信息,將高小歧劫持到其家。高小歧不給他們開門,警察從四樓鄰居家窗戶把高小歧位于三樓的家的窗戶砸破,爬進去,進行非法抄家。

期間給家屬看了搜查、逮捕之類的單據(具體是什麼單據不詳),搶走全部大法書、真相資料、真相粘貼、真相印章、U盤、真相幣一萬四千元左右(面值一元的)、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台、手機一部、其它現金十七萬多元,另有其它東西不詳。高小歧被劫持到黃龍派出所非法關押兩天,隨後被劫持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關押在202室,七月十九日,讓家屬去存了一千元的生活費。

3、孫秀英、姜全德夫婦被綁架,孫秀英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姜全德(六十多歲)與妻子孫秀英同時被綁架,孫秀英已被劫持到長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拘留。姜全德身體不好,瘦的皮包骨,也被劫持到長春。後被家人接回,身體極度虛弱,需要打營養液。即使這樣,姜全德仍被監視,警察給其兒子打電話監視其狀況,家人的手機都被監听。

姜全德原是農安縣國家糧食儲備庫保管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一年的迫害中,曾被非法拘留四次;勞教一次;被酷刑致殘後投入冤獄十一年。曾被綁老虎凳;被塑料袋套頭窒息;手指、乳頭上扎竹簽;電棍電擊全身;慘遭酷刑“ 轆大輪”;“上繩”;“搖豬手”,致使雙臂殘疾。

農安縣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郭佩英、蔡玉英、于春林 (夫婦)、于嬌茹(女兒)、周娟、姜樹軍、祖仁霞、孫鳳仙、張秀芝、張淑雲、吳冬梅、小單、高小歧、郭姓老太太、趙秀蘭、呂相富。

迫害主要責任人︰

張凱楠,農安縣政法委書記,電話號碼︰18943160066、0431-83210018

李興濤,農安縣公安局長,一九六八年生。曾任長春市公安局刑警、市國保支隊副大隊長、長春市反恐辦副主任、巡邏警察支隊長;二零一五年任農安縣副縣長、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督察長,電話號碼︰18043590001

馬延峰,長春市政法委書記,一九六八年生。原德惠市市委書記。

張知眾,農安縣書記,一九六五年生。曾任西藏自治區定結縣委辦主任、長春市直機關黨工委副書記。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任農安縣委書記。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