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金昌市楊笑川一家所遭受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甘肅金昌市法輪功學員楊笑川及父母楊海、鄭鳳珠一家三口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後,他們因堅持做好人、講真話經歷了一般人無法想象的魔難。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楊笑川出獄回家時,他已經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家徒四壁。他母親已嚴重老年痴呆,不能離人,需要全天照顧。他父親楊海還沒等到兒子出獄就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含冤離世。

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楊笑川遭受金川公司三冶煉廠的迫害

楊笑川是金昌市法輪功學員,是三冶煉氯化鎳車間的一名電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開始污蔑法輪大法,楊笑川與其父母經過冷靜的思考之後,與金昌市幾十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到金昌市政府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市政府工作人員讓上訪的每個人都簽了姓名,並告知回家等待答復。

第二天,三冶煉廠書記王維英(女)找楊笑川談話,並以開除工作威脅,不準楊笑川修煉法輪功,並要他上交大法書籍。當晚,楊笑川給王維英寫了一封信,信中講述了自一九九七年修煉以來,自己按照法輪大法的法理,努力做一名好人及修煉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等。次日交給了王維英,遭到王維英的多次威脅。

七月二十七日,金川公司公安處警察王吉、王旭軍對楊笑川的父(楊海)、母(鄭鳳珠)強行抄家,搶走大法師父法像2張、大法書籍13本、煉功錄音帶6盤、講法錄像帶一盤。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末,楊笑川和母親與另兩名法輪功學員趙月琴、付桂琴一起進京上訪。

回來後,楊笑川被三冶煉廠下崗(失業)。並與金川公司動力廠的李波、魏秀蘭、魏秀芬、劉志萍,第一冶煉廠的劉政,第二冶煉廠的楊秀芳、安宏全、張永龍,運輸部的魏安月、甦建軍,二礦區的馬躍芬、劉若蘭,三礦區的謝科同,鎳鈷研究設計院的毛偉,鎳都實業公司的王秋娥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關到金川公司洗腦班,由公安處政保科科長冀慶新負責,公安處干事楊曾志、王某,宣傳科曹某某和其他人員,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上課,洗腦轉化。

四個多月之後,又把楊笑川、李波、馬躍芬、張永龍、劉正和另一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馬志剛強行送到金川公司戒煙所。每天強行勞動,到煤場卸煤四個月。之後因李波、楊笑川絕食六天,戒煙所才把他們放回家。從洗腦班到戒煙所,共強行迫害258天。

之後,三冶煉書記王維英組織批判楊笑川的大會,讓廠各車間派代表,廠各職能部門派代表,並強迫楊笑川的妻子參加。會上,王維英指使一些參會人員對楊笑川進行批評、侮辱,並以開除工作威脅楊笑川的妻子發言,勸楊笑川放棄信仰。王維英在未達到目的後,惱羞成怒,下令三冶煉保衛科對楊笑川強行關押五、六天。

期間,王維英揚言,他不是做好人嗎?給他找一些黃色錄像帶叫他看,看他還怎麼做好人。作為三冶煉的女書記,說出這樣的話,真是無恥至極。之後,又指使三冶煉保衛科多次騷擾、搜查楊笑川家及其父母家,給其父母親精神上造成巨大的壓力。

二零零二年一月,王維英到氯化鎳車間組織開會,並親自宣布對楊笑川予以開除廠籍。同年七月十二日,王維英授意三冶煉廠工會對楊笑川開除進行討論,並申報鎳都實業公司《關于對楊笑川予以除名的請示》。同年八月二十九日,鎳都實業公司批文,對楊笑川解除勞動合同。

二、金昌市國安局對楊笑川及其父母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十點左右,金昌市國安局賈軍、李福壽等六人(五男一女),強行闖入楊笑川家,其中兩人把楊笑川按在沙發上,另外四人如強盜般翻箱倒櫃近兩個小時,搶走香港電影錄像帶10盤、楊笑川單位扭秧歌發的紅綢子3條、黃綢子1條,並將楊笑川綁架到國安局輪流審訊,非法關押近12小時,于二月九日中午十二點才將其放回。

二月八日晚同一時間,國安局六、七個人,也去了楊笑川父母家,以同樣強盜的方式搜查。他們走後,楊笑川的母親鄭鳳珠發現家里的小首飾包不見了,里面有楊笑川在三冶煉工會購買的兩枚白金戒指(男女款各一個)、黃金戒指兩枚(其中楊笑川的一枚,其母的一枚)、黃金項鏈一條。二月十一日,其母鄭鳳珠去國安局討說法,國安局一名領導對其母說︰“老太太,我警告你不許胡說,否則,我們對你不客氣。”

三、金昌市110對楊笑川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楊笑川因傳播法輪功真相,被金川公司公安處戴寶吉、金昌市110警察楊某某、還有一不知姓名的年輕警察從單位綁架。先搜查了其家,然後綁架到110審訊室。當天下午,110警察李新華、楊某某、胡某某對楊笑川進行了非人的折磨,把楊笑川的雙手背銬在床頭上,然後抓住他的雙腳用力拉抻,同時脫掉楊笑川的鞋襪,撓他的腳心,一遍又一遍重復這樣的折磨。胡某某還惡狠狠的說︰“狗日的,你們不是宣傳惡有惡報嗎?我現在就讓你遭惡報。”

第二天早上七點多,110警察孟加賢進來,二話不說,對著楊笑川的頭臉一頓拳頭巴掌,把楊笑川的鼻子、嘴都打出了血,然後罵咧咧地出了審訊室的門。早上九點左右,楊笑川被送進了金昌市看守所。

過了大概十幾天,公安處戴寶吉、邢富強、臧庭柱等人又把楊笑川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馬躍芬從看守所拉到公安處。把楊笑川大字形銬在一間審訊室的牆上,邢富強、臧庭柱用力向兩側踢楊笑川的雙腳,讓他的身體重量都集中在他被銬住的雙手上,同時,臧庭柱還用雙手撓楊笑川的肋骨,邢富強還用力扇楊笑川的嘴巴子。折磨一陣子之後,又把他和馬躍芬送回看守所。

三個月後,楊笑川和另外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分兩輛車送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勞教所),馬躍芬和楊笑川被送到三大隊(俗稱驢隊,指干活非常苦)。

四、楊笑川在平安台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楊笑川和馬躍芬被送到三大隊已經是下午了4、5點了。這時三大隊的大隊長連進才、教導員徐某某安排了幾名犯人,對他們說︰“今晚必須轉化,不然就打死他們。”說完就回家了。6點以後,徐告訴選出來的犯人白嚴虎、攬成賓、黑木沙(回民)、還有幾名犯人對楊笑川和馬躍芬進行了非人的折磨,對他們二人拳打腳踢,多次把他們打倒在地,還強迫他們二人用腦門對頂一根兩頭磨尖了的筷子、隔一定的距離強迫腦袋往牆上撞。

大約凌晨3點左右,馬躍芬的腳踝骨就被黑木沙用棒子打碎了,馬躍芬疼昏好幾次,一直被折磨到凌晨6點才結束。第二天就強迫他們二人出工干活,出工過程中,經常遭到犯人的毆打。馬躍芬拖著被打碎的腳踝骨,被惡警們強迫出了十幾天工,最後發現馬躍芬的小腿腫的不行了,才送去勞教醫院檢查。每天強迫干重體力的活,收工後只能坐在地上,完不成任務還要受犯人辱罵或毆打。

大概在二零零四年的夏天,平安台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春雷行動”,把法輪功學員挨個關到房間里折磨毆打。楊笑川被犯人郭建新等二人抓住衣領,把腦袋往牆上撞、手指夾住筷子快速轉動筷子、肘部砸腰子、雙臂在背後拉抻。楊笑川在被非法勞教期間,他父母去了勞教所好幾次,都不讓接見。最後他父母到他原單位和龍首公安分局各開了一份證明,拿到勞教所後才讓接見。

從勞教所回來後,楊笑川堅持信仰,被迫害的流離失所,長達八年。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楊笑川被綁架到永昌縣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二月十日,楊笑川被永昌縣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楊笑川的父母楊海和鄭鳳珠從一九九九年開始,遭受了金昌市金川公司公安處、國安局、三冶煉保衛處(後改綜治辦)、110一次又一次的騷擾、抄家、威脅和對楊笑川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後,其父母楊海和鄭鳳珠身心遭受了巨大的創傷。二零零二年,其父楊海開始吐血,母親腦部疼痛。二零一四年在楊笑川被非法判刑之後,其父楊海吐血越來越嚴重,其母鄭鳳珠記憶力越來越差。

二零一七年,其母鄭鳳珠患老年痴呆。二零一八年七月,其父楊海還沒等到兒子出獄就含冤離世。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楊笑川出獄回家時,他已經被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家徒四壁。母親已嚴重老年痴呆,不能離人,需要全天照顧。他只能靠母親每月1200多元的微薄工資照顧母親,維持他和母親的生活。

在這樣的情況下,金昌市金陽里社區、當地司法所、金川路派出所還不斷的上門騷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