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徐中惠被非法判刑 老母受驚嚇離世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四川省江油市法輪功學員徐中惠的家屬收到徐中惠的辯護律師的電話︰江油市法院在九月四日非法判徐中惠三年半,勒索罰金4000元。

律師問家屬接到有關部門通知了嗎?家屬沒有接到有關徐中惠的任何通知。後來在刑事判決書看到的日期是八月三十一日打印的、並有法院印章。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七日,江油市法院非法開庭,原定下午兩點半開庭,結果他們提前到一點鐘開庭,三點左右就草草結束。家屬也被耽誤。旁听者只被允許兩人進入。視頻庭審中,公訴人李修建在宣讀誣陷徐中惠的公訴內容時,聲音很小,像嘴里含有食物吐不清話,徐中惠、律師及其他參與人員都听不清。過程中,徐中惠多次提出听不清說什麼,公訴人也沒得到糾正,直到最後一句︰“被告人徐中惠拒不認罪,應當重判!”這句話既大聲又清晰。

過程中沒有人證在庭上作證,也沒出示任何物證。判決書里面的所謂“證人”聲稱在徐中惠那里拿過多少回、多少次資料,這些都是610、公安警察己編造的假材料。其中包括徐中惠丈夫,什麼內容都不知道,就逼迫他簽字按手印,如果不簽字按手印,610就會拘留他。

徐中惠八旬雙目失明的母親,被武都鎮政府、武都鎮雙捻村及涪陽村邪黨官員強拽手按手印,遭嚴重驚嚇,致大小便失禁,精神恍惚,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底在恐懼與擔憂二女兒中離開人世,老人臨終前都沒見上二女兒徐中惠一面!

徐中惠,一九六二年出生,住綿陽江油市武都鎮。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徐中惠在武都鎮出租房內被突然闖入的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當時,徐中惠的老母親就住在徐中惠家,綁架間,老母親受驚嚇,徐中惠被綁架走後,老母親被送到徐中惠的大姐家住。

二零一九年八月,武都鎮政府、武都鎮雙捻村及涪陽村等邪黨官員到徐中惠大姐家,對徐中惠的老母親錄像、拍照,他們威脅、恐嚇老人簽字、按手印,如果不簽,要影響子孫前途雲雲,邪黨官員在紙上簽了“徐中惠”的名字後,強行拽老人的手按手印。由于老人受到這兩次的嚴重驚嚇,導致大小便失禁。

十一月十九日,武都鎮派出所所長、鎮政府梁青雲、涪陽村干部莆海蓉,再一次到徐中惠的大姐家,威脅大姐簽字、按手印。大姐說不識字,不知道寫的啥,不簽。騷擾的人威脅︰如果不簽字、不按手印,省上還要來人。

此次,徐中惠的老母親再次受到嚴重驚嚇,導致老人又摔了一跤,現在已經不能行走,要兩人侍候。換尿不濕時,還需要大姐夫抱起來,才能完成。而徐中惠被綁架前,都是老人自己上廁所。

這些派出所及政府人員連雙目失明的老人都不放過,不斷的騷擾徐中惠的老母親,就是想為構陷徐中惠而羅織所謂的“證據”。這些所謂“國家工作人員”綁架好人,采用威脅和欺騙的方式制作偽證,擾亂公民的日常生活,是違法犯罪行為。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包含舒展優美的五套功法,有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所講述的“真善忍”是宇宙特性,能夠切實達到教人向善、提升道德、福益社會的效果。法輪大法現在已弘傳世界100 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各國褒獎三千多項,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只有中共惡意把善說成壞,把壞奉為好,毀滅中國人的道德與良知。

可是,被中共所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各級政府人員、警察,以及基層工作人員,被陷入巨大的危險中。法輪功學員不斷講述真相,就是要人們避免被中共利用、欺騙從而迫害佛法的危險。

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認清中共誹謗法輪功的邪惡謊言,都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大法真相,尊重法輪佛法。這樣,就是在給自己與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審判長︰郭富
審判員︰鄧彥文
審判員︰任大軍
書記員︰陳雪梅
公訴人︰李修建

江油市武都鎮派出所
地址︰江油市武都鎮和平街132號,郵編︰621700
所長︰薛韜,指導員︰趙文全,副所長︰何波、唐天明
警察︰胡魏、羅月、左萬君、鄧亞瀾、聶支援︰13568437923

中共江油市武都鎮委員會
鎮黨委書記︰唐禾
鎮黨委副書記、鎮長︰薛原
副組長、鎮黨委委員、人大主席︰程正亮
鎮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周世沛
鎮黨委副書記︰馮敏
鎮黨委副書記、副鎮長︰錢和平
鎮黨委委員、人武部長、副鎮長︰杜漢峰
鎮黨委委員、副鎮長︰李惠
鎮黨委委員、組織委員兼黨政辦主任︰謝君紅
鎮副鎮長︰李宗裕
成員︰
鎮紀委副書記︰劉源
鎮財政所所長︰李杰珊
鎮經發辦主任︰肖成龍
鎮城建辦主任︰舒茂德
鎮脫貧攻堅辦主任︰董紹海
鎮群工辦主任︰王師釩
鎮衛計辦主任︰陳達澤
鎮農服中心主任︰張福清
鎮文旅中心主任︰曹陽
鎮社服中心主任︰楊紅梅
鎮便民服務中心主任︰李代菊
鎮城管中隊隊長︰黃茂
鎮黨政辦副主任︰胡怡
鎮黨政辦副主任︰常清
鎮社服中心副主任︰王海泉
各村(社區)黨組織書記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