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做到學法入心了

Print

【圓明網】多年我學法都不入心,很苦惱。這跟我主意識不強,人心多,怕心重有關,也與根本執著擋著有關。總之,是個很差勁的弟子。

我以前也背過法,自認為背的比較熟了。比如別的同修讀法時,我基本能不看書的跟上。當然以前不會背時,那時背法感到很好,背法過程中修煉狀態也比較好,比如思想中反應強烈的色欲念頭淡了很多,心性關也容易過,所以我是知道背法的好處的。但後來由于會背了,比較熟了(現在發現還是不是很熟,如果不拿書看,比較長的標題根本背不下來),所以再背的話,思想就溜號了,與通讀思想溜號沒什麼兩樣,就感到不知怎麼學法才能入心。這樣漸漸形成了惡性循環︰發正念多年基本是走形式,而且一想到要發正念了,思想是極其不情願,但又感到不得不發,發的時候,思想胡思亂想,然後時間一到,立馬起身去做其它的事。也經常看同修交流背法文章,但是後來都不願看了,因為感到對我似乎沒有幫助。

學法不入心,就本能的抗拒學法,特別是《轉法輪》。白天忙于工作和家務事,到了晚上該學法時間了,由于思想干擾學不法,就本能的點開動態網去消遣,實際是無可奈何。等看夠了,時間也到了十點左右了,這時再拿起《轉法輪》讀。但是讀著讀著,強烈的困魔干擾就來了,于是就想先睡一會兒再說。但是這一睡下去就睡的相當的沉,基本十二點正念很少發過,而且有時三點過醒來,有時四點過醒來,有時五點過醒來。醒來時,心情極度沮喪,因為時間不夠了。即使時間夠,因為煉功靜不下來,特別是動功,站在那兒煉,思想就象野馬奔騰,根本靜不下來,加上後悔的心情,沒法說了,于是動功也不想煉了,煉一套靜功得了,心想第二天晚上再從新調整自己。但是到了晚上,基本是昨晚的翻版。

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突破晚上的不好狀態。偶爾有時努力,狀態好了一點,過後又恢復如初。這樣,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講真相就不更說了,很少講通,只是在家做點打印資料等證實大法的事。實際我也相當的苦惱,也不斷的向內找,究竟怎麼啦。怎麼才能精起來?

其實我很多年內心都是想修好的,從沒放棄過想精起來的願望。可是願望歸願望,實際的狀態就在這種不斷後悔中度過。也曾經做出過自認為很大的努力,比如象同修那樣晚上不到床上睡覺,坐在電腦前背法,瞌睡來了就打一會兒盹,但是只堅持了一個星期就堅持不下去了。後來還是想人為的堅持不到床上睡覺,比如在沙發上坐著,或者在地上墊個墊子,但就是這樣還是睡過去。所以我姐說我走極端。

去年我由于長期晚上學法學不去,天天無可奈何的看動態網消磨時間,二零一三年我的小腿腫過,後來由于找到了怨恨心太重,好了。而這次左小腿又腫了。心里很擔心,因為我辦的托管班,每天得去接學生輔導作業,這樣一條腿大,一條腿小,穿褲子也不好穿啊,只得買大腿褲穿,但也不是辦法啊。我知道是我學法不入心,十二點不發正念,和每天看動態網造成的,並且還有諸多人心的原因。這讓我不得不從根本原因去找為什麼精不起來,為什麼主意識不強,為什麼那些人心總也去不掉。我與同修交流說,我認識到我修煉的基點是站在為私為我的基點上修煉,所以精不起來,我今後要從去私心上入手。

當然我後來堅持晚上十二點發正念並且發到一點左右,並且找到人心去掉它,腿幾個月之後漸漸的消腫了。

可是談何容易,由于主意識不強,思想業重,學法不入心,學了法之後,就象沒學一樣,在那兒做事情,各種妒嫉心、不平衡心就象野馬一樣奔騰,根本靜不下來。並且還隨著思想業憤憤不平的去想,還與主意識同樣不強的母親同修去說,導致母親也被干擾,但說過了又後悔,因為意識到要去私心。就想修煉怎麼對我這麼難啊?

于是,為了去掉思想業,我就去背師父的《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師父的法真的是苦口婆心,把這個執著的根本狀態和去執著過程給弟子講的清清楚楚。我沒有理由不去掉自己的執著,于是我就反復的背,感到效果很好。

但是不能靠這兩段法就夠了,畢竟學好《轉法輪》是關鍵。

今年年初我看到一篇交流文章,一位同修說他學法不追求數量,就是要求背法時要每個字顯現在眼前。對我很有啟發。我慢慢總結學法的方法,就是讀一段法就反復的讀(當然我看到明慧交流文章也有同修這樣做)。比如我的特殊情況是讀法很難入心,實際是思想業的干擾太多,這些東西把我與法間隔開了。

如果采取一段只讀一遍的通讀下去,思想業根本就沒有消去,這樣讀的再多,即使讀完一講,感到不知讀的是什麼,思想業照樣在思想中存在。于是我就采取一段反復的讀,不管讀多少遍,直到這一段的每一句話都入心了,也就是思想沒有想其它的了,再讀下一段。而且下一段我也要讀到每句話的表面意思清清楚楚顯現在眼前,再讀下一段。這樣讀下來,兩個小時都讀不到多少段,但是我不管,我不追求數量。

這樣讀我體會到一個好處。就是讀法多遍之後能入心了,而且讀法讀的比較好時,發正念一下思想集中了,有時能發四十分鐘左右。因為我每次開始學法時,思想都是比較靜不下來的,所以只得采取這個辦法讀。

找到讀法入心的方法了,這樣我就願意讀法了,有時看到發正念還有幾分鐘,就拿起一段法來讀幾遍,這樣也利用了時間。雖然現在我的修煉狀態還是沒有完全調整好,干擾還是很大,比如晚上的困魔還是讓我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出去發真相資料怕心還是很重,但是我找到突破的方法了。這樣心里有底了。感謝師父對我這個差勁弟子的不放棄,感謝同修們在網上交流文章的無私付出,于是我也想寫點我的體會,雖然還是不成熟,但是我想寫出來,希望能給有象我這樣狀態的同修一點借鑒。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我感到我們這兒個別同修對學法有點攀比。比如我們這兒有同修讀法一天讀三講,別的同修就跟著學,這樣快速讀三講,也不管質量,讀完就匆匆忙忙去做其它的事。比如去年一個多年在本地做資料的同修被病業奪走了肉身。他這麼多年在本地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比如每年做台歷、對聯等,特別是在那幾年迫害比較嚴重時,他主動承擔了這些大法的工作,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且曾經被邪惡綁架後戴著手銬從派出所警察眼皮下走脫。經過一段時間流離失所又回到家繼續做大法的工作。邪惡多次騷擾,甚至女兒被綁架,他都沒有把自己家里的東西搬走,說明是很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

可能由于干事心等各種人心,也由于他學法基本是在家自己學,學法流于形式。我曾經看過他學法,每天下午讀一講,基本就象趕任務似的,讀完一講了,今天的學法就算完成任務了。然後接著就去做事。至于發正念,我看他基本不重視,也認識不到發正念的重要性。去年他被病業迫害的比較嚴重時,我們去他家,說到發正念,他竟然不知怎麼發,而且感到發正念發不下去,他說城里同修一天讀三講法,于是他也讀三講,但他說讀法還是不入心。結果幾天之後就被病業拖走了。當然他被病業拖走還有其它原因,但主要還是修煉走形式造成的。就寫這麼多,再次謝謝師父的救度,弟子一定精,

同時謝謝同修網上文章的無私分享。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