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于情的教訓

Print

【圓明網】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就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修煉二十三年了。如今還緊緊的抓住情絲不放,以致造成修煉的困難,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放大我的執著,往死里整,導致去年我出現兩次險情。若不是師父慈悲救我,我恐怕已不在人世了。

去年六月二十一日是我老伴(也是同修)去世兩周年的忌日。因為思念,總想為她做點什麼。于是在六月二十日,我寫了一首詞,詞牌為《憶秦娥》,並在她的像前讀給她听︰“祭奠前 往事浮現五十年 五十年 執子之手 酸辣苦甜 前年此時特護間 淚眼相期邈雲間 邈雲間 銀漢無垠 何日能見”。

這個“何日能見”的深深的思念,被舊勢力和邪惡鑽了空子。晚上我心發慌,心跳微弱,身子不能往下躺,只要往下躺,就不能呼吸,特別是眼楮不能閉,只要一閉眼,就有要失去意識的感覺,那自己就走了。舊勢力會說︰你不是問“何日能見”嗎,你要急切的見她嗎?現在就可以讓你見。

我知道舊勢力要抓住我對情的執著借機奪我的命。我馬上發正念,對邪惡說︰我知道我錯了。師父要我把情放淡,我還把這個情緊緊抓住不放。但你們沒有資格管我,我是歸大法師父管的。你們要取我的命,就得經過師父允許。你們敢踫師父,那你們就是自取滅亡!

我一遍又一遍的發正念,之後,身體上的那些癥狀都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後我開始學法。師父說︰“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于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1]我想現在是要我徹底放下這個情的時候了。

第二天,我對著牆上老伴的照片說︰“我助師正法和救人的事還沒有完成。等到圓滿隨師還的那一天我們再相見。你就在天上好好等著吧。”然後把她的照片全都取了下來。心想,我把照片全部都取下來了,你舊勢力再也鑽不到我的空子了。也不許你再來干擾了。

然而就是這一念,又被邪惡抓住了︰你把照片取下來只是想做做樣子,你心里怎麼想的?你真放下了?我們看的可很清楚。

七月十五日,這一天是我老伴的生日。因心里放不下她,思念之情又油然而生。舊勢力看的可真準,知道我的情根本沒放下,就在這當天晚上,真的又來奪我的命來了。

半夜一點鐘左右,我因憋氣不能呼吸而憋醒了,呼吸急促,心慌的要命,眼楮睜開了就不敢再閉上,感覺把眼一閉我馬上就會走。但我意識到,如果邪惡真要取我的性命,那在我不知情的時候拿走就是了,為什麼要把我弄醒呢?是不是邪惡又在搞所謂的考驗呢?或者只是要我知道它們要取我性命的真正原因呢?不管背後是什麼原因,我立即發正念,對邪惡說︰“你們沒有資格取我的性命,我的一切都由李洪志師父管。我助師正法的任務還沒完成,你們的目地永遠都不會達到的。”然後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滅!滅!滅!”

當時眼皮似有千金重,邪惡就是要我閉眼,可只要一閉眼就要走人。我努力的撐著,就是不閉眼,你要我閉眼,我就是不閉。我知道這是一場生與死的搏斗。這種狀況至少堅持了半小時以上,因呼吸極度困難,我在床上用大腿支撐著翻來覆去。人已經到了精疲力竭的時候了。到後來,情況越來越危急,我感覺快頂不住了,就急忙喊︰“師父,快救救弟子啊!邪惡要取我的性命了,師父,請快來呀!”我不停的喊著,這時眼皮已撐不住,它自己合上了。

當我的眼合上的時候,我清楚我沒有失去意識,腦子里只有一念︰“師父來了!”我對師父說︰“師父,弟子已把我的所有交給您了,生死由您定……”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早晨五點左右,我睜開眼楮,哇,我還活著,一切恢復正常!感恩的淚水嘩嘩的流……師父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挽救回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