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在日常生活中修去執著心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九年上初中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後,我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盡力做什麼事情都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但是,按照大法的要求,我總覺的自己離真、善、忍的標準還相差太遠。

一、修去怨恨心

我生第一個孩子時,因為順生與剖腹產,與婆婆意見不合,而且矛盾逐步升級。加上婆婆說話難听,自己沒經歷過這些難,有些忍不住。婆婆還當著我的面,對公公說︰“我來是伺候小孩的,不是來伺候她的。”我更感傷心。那期間,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生活在痛苦中。

一次刷碗時,那種怨恨的念頭從右腦塞來,師父的聲音也從右腦來勸我,我就不痛苦了,思想也很平靜了。那時還不會悟,只是覺的奇怪。大概用了三年半的時間,我一次次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到時刻規範、克制自己,做到處處為別人著想,做到隨時在第一念截住怨恨。

只要遇到與婆婆有關的事情,我就努力做到正念、正行,戰勝怨恨的思想。一天,發現自己突然間達到了“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听而不聞 難亂其心”[1]的境地。具體表現為,當與婆婆突發矛盾時,我第一念不再生出埋怨心。那時還覺的好奇怪,怎麼不生氣?象沒听見一樣的平靜。

後來在其它的事情上也是如此。我從而悟到,這是經過三年多的時間,經歷很多摩擦,我時刻歸正自己,在不知不覺中達到了法的標準。也就是,在歸正中,我做到一次,師父就給我拿掉一些不好的思想物質。持之以恆,不求結果,歸正自己,最後徹底放下。修煉人想要達到神的狀態,不動念,就必須修去看不上人的心。

二、修去怕心、疑心

比如,做事時會害怕被抓,心里很痛苦,不知怎麼突破,我就先求師父,但心里還是害怕。有一次,出去買東西,花了兩張嶄新的真相幣,在店里,被店老板當著很多人把真相幣拉了出來,說︰“你給我的是什麼錢?”讓我等著。我愣在那里,大腦空白,等了大概二十幾分鐘,老板出來,換了錢,我才走。從那以後,再去突破就很難了,因為又多了一個“後怕”的心。

但我還是不停的突破。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悟到︰“我求了師父,為什麼還動這些怕的念頭?這些怕的念頭,不就是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父嗎?這不是對師父大不敬嗎?人心發一念,天地盡皆知。我求一遍師父,師父就會知道了。”從那以後,我再出去做證實法的事情,只求師父一次,控制人念,做到正行。

說著容易,做到難。當真正去疑心的時候,是經歷很多魔難才行。比如,當想要突破後怕,回家就有懷疑的念頭打過來,讓你恐懼。那段時間,腦子各種各樣的恐懼打到腦中︰有人跟蹤你、家門口有攝像頭,對門有警察監控、一上樓警察在等著你,電話鈴響,都聯想到是警察……

面對這些,我就一次次的告訴自己︰“這些負的念頭我不信,我一定要抑制、克制這些負面思維,不能隨著它們想下去。”抑制、克制一會兒,好一些;過一會兒,又上來了,再抑制、克制、不隨著想。可心里還會冒出來︰“你這樣抑制、克制、不想,就什麼都不發生嗎?”

大概半年左右,這些一次次從腦子里出來的假相,都沒有變為實現。後來我就跟冒出來的念頭對著干︰“你讓我害怕,我就堅信師父,我就做到正念正行。”慢慢的,沒那麼恐懼了。

我記的恐懼的關是這樣過的︰有一天,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說我上了“非法網站”,要我的身份證號碼。後來有一次,一上網的時候,突然恐懼害怕,怕網絡那邊監控我。腦子里莫明的特恐懼,好象有人監控著我,馬上要來抓我似的。對這些負面思維,我首先想到師父,穩住疑心,上網。我想︰“我不能懷疑大法弟子的能力,大法弟子突破封鎖上網是最安全的,不能動懷疑的念頭。”

正在這時,警車來到我家樓下,我的恐懼疑慮之心急速飆升,抑制不住的到陽台上去看看,全身籠罩在恐懼之中。此刻,我立即抑制、克制自己的疑念,不讓自己隨著它想下去。可是心里又冒出來︰“你不這樣想,就不來抓你嗎?”但是,我馬上否定這個想法,我心里想︰“我就是信師父。”心里卻還冒著︰“他們怎麼還沒上來?”但我一直守住這一念︰“我就是信師父。”就這樣,一直抑制、克制到警車走了。

過關後,我才知道鄰居在派出所臨時工作,開警車回家。我悟到,遇到事情的第一念,都應做到不動疑念,這就是時刻修去懷疑心。歷經大量事情驗證總結,發現只要不隨著疑念想下去,都不會成真。修煉者想達到神的狀態,不動念,首先要修去疑心。

三、向內找,改變自己

我的二兒子三歲之前不會上廁所,滿屋大小便,我氣的不行,用盡所有辦法。常人說是“假性自閉癥”,同修都說是舊勢力干擾,讓我不承認,發正念。當時家里和外界的壓力使我很難承受。我根據其他同修發正念的經驗,也針對這事發正念,仍無改變,只能干生氣。

一天,我把兒子帶到衛生間,逼他小便,他寧肯憋著也不尿。一開門,還是尿客廳。我實在沒招兒了,也就不管他了,任由你吧,也不生氣了,心甘情願、不厭其煩的給兒子抓屎擦尿。

一天半之後的中午,突然兒子上衛生間尿尿了。我當時一驚,從此,開始試著實踐小事並總結,才明白什麼是“放下”和“不執著”。

我試著改變自己時,發現兒子都會有小的改變,這時才明白是師父讓我“悟”。我改變自己,師父就會幫助我改變一切。明白後,我就實修自己,改變自己,相信“相由心生”[2]的法,做到正行。

現在我明白了,帶著執著心發正念,根本不起作用。若圖舒服、求安逸、不想、也不敢、也做不到放下自我,就做不到正行,這里有對法的不堅定。想達到神的狀態不動念,就要修去自我。

四、修去歡喜心、顯示心

歡喜心、顯示心不去,自找麻煩,徘徊在一個層次中,時間長了還要掉層次。我用了兩年半的時間,逐步做到完全控制自己對“病”的觀念。達到病的觀念在萌芽狀態時,就能控制住它,不讓它在我大腦中形成文字,也就能達到控制自己,不出現歡喜心、顯示心。

女兒兩歲半時,一天晚上發高燒。以前發燒,只要念“法輪大法好”就沒事了,這次卻不奏效。當時我丈夫出差,我母親(同修)在我家里。我求著師父,我母親發著正念,念“法輪大法好”。女兒一直抽搐,很嚇人,我心里有些不穩。女兒接連又抽搐了兩回,嚇的我不知咋辦才好,腦子里一片空白,思想有點動搖,是否去醫院?

這時母親說︰“去給師父跪下,認錯。”我就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磕頭說︰“師父,我錯了。”但心里說︰“師父,我不知道我哪里錯了,我怎麼給您承認錯誤?”

睡著的女兒沒睜眼,卻突然說︰“媽媽,大佛,多漂亮。”我趕緊問︰“在哪里?幾個?”女兒指著西牆說︰“兩個。”我看著牆,什麼也沒看到。可這時女兒燒退了,睡的很好。

第二天一早,就听對門鄰居說孩子生病了,怎麼樣怎麼樣;我準備送女兒去上學,又听見對面樓上的人說孫女有病了,怎麼怎麼樣;送女兒到學校,又听見有人講孩子生病了,怎麼怎麼的。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就想,听到了三次說“病”,我發現自己動的念都是︰“看看你們,沒修大法,孩子生病了,還得吃藥。我們修大法了,孩子就不用吃藥了。”

仔細一想,這不是歡喜心、顯示心嗎? 平時覺的自己自卑、內向,從不顯示。可這下動的念,不就是顯示嗎?當然是內心顯示,露不出來,只有自己知道。通過這件事,也是我向內找、修去顯示心的開始。我發現,吃穿住行,都會動顯示的念頭。從此,我入了時時注意自己的念頭、時時抑制自己的顯示心。

看到診所,不動顯示的念,控制對“病”的觀念。有一次女兒發燒,挨著她,她身體很熱,我第一念“發”字出現在大腦時,立即控制住,沒讓“燒”字出來。孩子立刻就不熱了,非常神奇。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了只要不動心,就能控制住所有的妄念。想達到神的狀態不動念,就必須修去歡喜心、顯示心。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堅信“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只要修自己,師父就能給你改變一切。

這麼多年里,我堅持修去名、利、情,我悟到了怎樣修自己的思想念頭、怎樣去執著心,真正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句法的內涵。通過實修,總結、暴露自己在生活中的那些執著心和常犯的錯誤,這就是認識自己的過程。總結後,用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再犯同樣的錯誤,這就是實修、提高。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