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馬秀麗遭綁架拘留、被迫流離失所

Print

【圓明網】寧夏賀蘭縣法輪功學員馬秀麗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被綁架,被警察拉到醫院強行做了核酸檢查後回家,六月十五日再次被綁架關押到銀川市拘留所。馬秀麗絕食抗議迫害六天後回家,被迫流離失所至今。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賀蘭縣尹姓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時被誣告,遭綁架審訊,當晚回家。當晚,賀蘭縣城關派出所的六、七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馬秀麗的家中綁架她,她不在家。這伙人又逼迫馬秀麗家人帶著到馬秀麗兒子開的餐飲小吃店,將正在店里干活的馬秀麗綁架。

到派出所後,警察給馬秀麗錄口供、逼迫采尿液檢查,馬秀麗堅決不配合,警察將她銬在鐵椅子上。一直到第二天上午,馬秀麗依然沒有尿液。警察氣得罵她︰這麼長時間也不小便,怎麼沒把你的膀胱撐爛。然後,一伙人將她帶到賀蘭縣醫院做核酸檢查。她不配合,奮力掙扎。四五個警察將她按倒在病床上抽血沒得逞,又打電話叫來三、四個警察,將她拖到走廊里強行灌藥,仍沒有灌成。最後說,還是先帶回派出所銬在鐵椅子上再說,然後拖拽著她往醫院大門外走。剛走到醫院門口,大夫通知說︰不灌也行,從鼻腔滴液體也可以。一伙人又將她拉到醫院將她雙手銬上手銬,幾個人摁住將液體滴到鼻腔內做了檢查。之後,警察將馬秀麗送回家。

六月十五日下午一點左右,馬秀麗在兒子的店里干活,城關派出所的六、七個警察又將她綁架到派出所。警察準備給她量體溫、量身高、稱體重、抽血,馬秀麗奮力反抗,什麼也沒做成,幾個警察累得氣喘吁吁。當天晚上,警察將她劫持到銀川市拘留所非法關押。馬秀麗開始食水不進絕食反抗。

六月二十日下午,城關派出所的警察給她強行鼻飼,她把管子給弄斷了,鼻飼沒成功。二十一日上午,警察說要送馬秀麗回家,馬秀麗要求警察歸還手機。警察說還有一個檢查沒做不給,要求配合做檢查,被她嚴厲拒絕。警察無奈將手機歸還,並通知她家人將她接回家。

馬秀麗為了恢復虛弱的身體,避免家人遭警察騷擾,被迫流離失所。馬秀麗流離失所以後,賀蘭縣的警察還是時常騷擾她的家人。

馬秀麗的娘家在陝西省米脂縣,有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哥哥、弟弟,她哥哥開飯館謀生。馬秀麗離開家十幾天後,有一天早晨八點多,米脂縣的十幾個惡警撲到她大哥家非法抄家,又到她母親家的院子里搜查。警察威脅她大哥說︰如果不將馬秀麗交出來,就把你家開的飯館封掉!

馬秀麗,女,家庭婦女,五十多歲,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無病一身輕,脾氣也好多了,吃苦耐勞、勤勤懇懇操持家務。二零一五年下半年,馬秀麗給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元凶江澤民的訴狀,並被簽收。此後,遭賀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人員的騷擾恐嚇。二零一七年四月,馬秀麗居住的賀蘭縣居安苑轄區派出所的兩個人到馬秀麗家騷擾。

馬秀麗的小弟弟馬福建因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二零一五年再次被冤判四年關押在山東省監獄,在監獄遭迫害,曾被抬到“死人床”上等死。馬秀麗到山東省監獄、監獄管理局要求給弟弟辦理保外就醫手續無果。山東省監獄利用馬秀麗的身份證信息,和寧夏賀蘭縣金貴鎮派出所人員取得聯系。二零一八年九月底,金貴鎮派出所所長和馬秀麗的兩個家人坐飛機一千多公里,到山東省將馬秀麗的身份證騙走,將馬秀麗挾持到家。

寧夏賀蘭縣公檢法、金貴鎮派出所人員曾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九月,寧夏技術監督局法輪功學員謝毅強在金貴鎮遭誣告被綁架,後被賀蘭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寧夏銀川市賀蘭縣公安局、派出所信息

1、寧夏銀川市賀蘭縣公安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光明西路7號
郵政編碼︰750200,區號︰0951
電話︰0951-8061562

2、賀蘭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欣蘭街96號
電話︰0951-8061254

3、賀蘭縣公安局森林派出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居安東路267號
電話︰0951-8061278

4、賀蘭縣公安局德勝工業園區派出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德勝工業園區虹橋路
電話︰0951-8080277

5、賀蘭縣公安局常信派出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長興街4號
電話︰0951-8983033

6、賀蘭縣金貴鎮派出所
地址︰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
電話︰0951-8894151

金貴鎮派出所人員信息(2017年)︰
劉濤(主要負責人)︰13619589025
所長胡繼林︰13895387081
教導員蔡文忠︰13995107589
姓曹的警察︰13895193935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