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給的一切是最好的

Print

【圓明網】我寫下這幾年的修煉路程,感恩的心油然而生,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用巨大的付出和承受 ,扶持著我,才走到了今天。

一、都是好事,這是長功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的夜里,熟睡中一陣劇痛襲來,疼醒了我,感覺好象兩只巨大的手,象鋼鉗一樣緊緊的前後卡住我左半部胸骨,勒的緊緊的,兩只手要合一起似的,疼的我要窒息,氣都喘不上來。上身都是虛汗,濕漉漉的,象水洗的一樣,疼的不敢踫。左半部那個疼,那個難受無法形容,有時這兒疼,有時那兒疼。左半部前胸後背出現了很多大小不一粉紅色的水泡泡,大的如蠶豆,小的如黃豆,連成一片,一直到心口,右邊有幾個。這些水泡看上去顏色很鮮艷,但使人惡心。

修煉人出現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師父說︰“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1]因為來勢猛,首先向內找,找到了一堆要去的心。長時間發正念,連續幾天整夜發正念,沒啥變化。發正念時,疼,一停下來,更疼。我知道這是因為在生生世世的輪回中造的業太大,傷害的生命太多,這是來要命的,但我不害怕。“有師在、有法在,亂不了。”[2]

信師信法,一切交給師尊安排。我是大法弟子,就要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出現的一切假相,是魔就滅,是業就消,是舊勢力安排,我全盤否定。我就一念︰這是好事,是長功,是提高層次。我看同修的時間太緊,太忙,誰都沒告訴,我天天去小組學法,發正念,她們誰也沒看出來。但我知道師尊為我拿下去很多不好的東西,為我付出了很多,承受了很多。弟子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弟子含淚謝謝師尊!

假相干擾給我的壓力很大,時時覺的有生命危險,時時有要失去肉身的感覺,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就在這種壓力中做三件事,生活。夢中假相演化的靈棚、靈車、穿著孝服的人,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

二零一八年的春天,我去接放學的外孫送他回家,在經過的西關橋上,看到橋上有一個大房子,上面寫著‘天堂墓’三個大字。這情景和以前鄰居去世時,到火葬場里看到的情景差不多。橋上會有房子嗎?這是演化的。我說︰這是假相,我是大法弟子,不準用這種形式干擾我。我發正念。不好的念頭經常向腦子里打,有時候做三件事時都打來。我說︰這不是我,打來就死,就滅。不管我看到什麼,听到什麼,根本就不動心。我堅定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3] 有幾次我難受的跪在師尊法像前︰師尊,我是您的弟子,我敬師敬法的心、信師信法的心永遠不動,堅定不移的緊跟師尊完整的、圓滿的走正、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一修到底的心永遠不動。鄰居、同事、還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很多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我決不能給大法抹黑,決不能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師尊珍惜他的弟子,不知為保護我做了多少。有幾次承受到極限時,想找開天目的同修看看,一動念,我都用正念否定了,就信師信法。

剛開始時,疼痛使我不自覺的背就躬下去了,喘氣都疼,走路只能輕輕的。不想吃東西,五、六天一口水沒喝,一口飯沒吃,不吃不喝,也不渴、也不餓,八、九天沒有大便,小便都很少,人也瘦了。睡覺只能仰著睡,不能翻身,睡覺時醒來上半身就是虛汗。後來有一段時間,心口上象壓個不小的東西,堵的心滿滿的、飽飽的,不時的想嘔吐。心口兩邊的肋骨就象鋼棍扯著,拽著疼,揪心的疼。還伴有耳鳴,  響,蟬鳴,呲呲叫。肋骨的巨疼,影響的心堵的疼,腦袋也是木木的脹脹的。

幾年來一直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我只要往床上一躺,一點都不疼,和正常人一樣輕松、舒服,就連夏天在沙發上睡二、三十分鐘的午覺都這樣。一想起床就開始疼,從三點四十起床煉功,一直疼到發完夜里十二點正念上床睡覺。疼與不疼,我根本不想,三點四十鬧鈴一響,再疼我都堅持起來煉功。舊勢力妄圖用這種形式消磨我的意志,想叫我怕疼不能用心做好三件事。它說了不算。

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時時刻刻保持正念,保持清醒、理智,思想不敢有一點懈怠,一思一念法中修。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松懈,不然的話,我知道只要有松懈的念頭,就能垮下來,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叫我吃東西,我就要吃,不叫我做三件事,我更要做好,我只听師尊的。舊勢力下死手迫害我,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如果我念不正,後果不堪設想。

因我有師父,神奇的很,無論怎樣疼痛,怎樣的不吃不喝,怎樣的干擾,我都見人笑呵呵的,就連腦袋發木發脹時,我都頭腦清醒、理智,精神十足,渾身是勁,走路輕松,該干啥干啥,重物輕物照樣搬,什麼活也沒落下。同修過病業關,我也去幫著發正念。

師尊幾次借別人的口鼓勵我,明真相的鄰居給其他人說︰你看她走路勁頭十足,真精神。踫到老熟人,告訴我︰你比實際年齡年輕多少。同修說我,你面色真好,白里透紅,皮膚細嫩,特顯年輕,你這是偏得。我經常說,我在長功,提高層次。

不管怎麼難受,怎麼疼,每天學法、背法,發正念,向內找。我每天照常參加小組學法。

二零一八年以前,騎電動車到縣城邊緣同修家學法,我住縣城里,離同修家有很遠的路程,一天不落,風雨無阻。後來姐妹同修下午在我家學,晚飯後我到鄰居同修家學。

學法之前都要背《轉法輪》 ,一字不差的背出來,自被干擾以來,我已背了三遍《轉法輪》,現在在背《洪吟》 。以前學法時雙盤幾十分鐘,受假相干擾後就盡量的堅持,現在是一個小時。四個整點發正念幾乎沒落下,我還堅持每天的半個小時的本地區的發正念,三點四十起來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天沒落,每天晚上十點五十開始煉六十分鐘的第二套功法,緊接著發十二點的正念。每天照常上明慧網,見到有緣人就講真相。

這幾年我經歷的一切,我從不說是魔難,我一開始就說是假相,經受的魔難,疼痛,痛苦,干擾,心性的摩擦,各種各樣,真是很多。現在回過頭來看一看,啥也不是,就是師尊說的,都是好事,是長功。

二、救度有緣人

二零一七年的六月底,就要放暑假了,我想到祖孫倆,是鄉下的在城里租房上學的,還沒有得救,小孩是六年級學生,小學一畢業就要走了,可能再也見不著了,別錯過機緣。身體再疼痛,我也得去講真相,救他們。那時疼的腰躬著。

有一天晚上,我堅挺著身子,找到他們租的小屋,屋里還有一個小女孩,見到他們時,給他們講了真相,小孩和他的堂妹,退出了少先隊,老太太啥都也沒入,就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小孩找出他上學的課本,說︰我搞不懂了,這是咋回事?我一看,這是邪黨毒害孩子的。他翻到的是“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中央電視台找人拍的,是造謠、抹黑法輪功的……小孩拍拍腦袋說︰我明白了。幾天後小孩見到我,高興的多遠就喊︰奶奶好!

前年的十一月底,省城的一個同學來電話說,要來我住的縣城開會。我想,同學是師父安排來得救的,不能錯過機緣,這一次一定要抓緊時間給他講真相。以前在省城見過他,因顧慮他是當官的,又加上時間緊,成了遺憾,想起就後悔,這一次說啥也不能錯過。他來到我縣的當天晚上,我就去了賓館,談起同學們的情況,我見機就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一听,沒言語,稍後就說︰我經常出國,在國外經常見到法輪功資料。我說︰你看過嗎?你了解法輪功嗎?他沒吱聲,接著就說︰那是你的信仰。就把話岔開去了。

他說後天下午會議結束才走,他時間安排的很緊,想請他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因他開車幾百里到我縣,下車就又給學生上課,我怕他勞累,心想明天再給他講真相,就走了。

第二天,我準備好兩樣本地土產品,打電話給他,他說沒時間,他的時間確實安排的很緊,因他開的是家族會議,國外來了不少宗親宗族續家譜。我想我得抓緊時間,不能錯過機緣,求師父,今天一定要救他,萬一他提前走了咋辦。事實是,他真是提前一天走的。打幾個電話給他,他在另一個賓館開會,最後答應在晚飯前擠時間見我。

我去後,他匆匆從樓上下來,我一邊卸土產品,一邊就講真相,他不說話,微笑的看著我,听我講,我講了很多,他就說了一句︰你們這里不管法輪功啊?那意思是你咋這麼大膽公開講這些啊!我看他老不表態,他們馬上就要吃飯了,時間不多了,我慈悲心出來了,心想︰失去這一次機緣,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不能叫他成為永久的遺憾,得叫他三退。我真心的對他說︰老同學,你知道嗎?二零一三年在省城沒告訴你真相,我很後悔,經常自責自己,如果因我的怕心使你失去得救的機會,那真是無法彌補的缺憾,這一次我給你起個滿意的名字,退出邪黨吧,你就會有一個幸福、美好、永遠的未來。他馬上高興的說︰可以,可以。原來他擔心用真名退黨會受影響,其實他心里是明白真相的,也願意退。我接著說︰你以後再出國一定要看看法輪功的資料,記住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行,行。在師尊的加持下,一個生命得救了。

第二天上午八點多時,他打電話給我,說他已離開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了,並歡快的連說了兩聲“謝謝”。我心想︰謝謝我師尊吧!是師尊安排的抓緊時間救他,慢一慢,就救不成了。是啊,一個得救了的生命,那真是發自心底的喜悅。

去年五月的一天,住省城的一個同學好朋友,我們是發小,來我所在縣城,參加她佷孫的婚禮,同來的還有她弟弟、弟媳。我知道她弟弟、弟媳還沒有得救。她打電話時說,婚禮早就結束,晚上八點多的火車就回去了。我想她弟弟、弟媳是來听真相的,失去這次機會可能就永遠失去了。我趕到她的住處、她嫂子家,她弟弟、弟媳下鄉還沒回來,等到快六點了,我回家發正念。發過正念我就想︰不行,不能錯過機緣,還得去。我剛從她那兒回來,咋說呢,我騎上電動車,急急忙忙去買了兩個本地特產“燒雞”送去。

她嫂子住在四樓,剛走到二樓,就覺的身體沉重,兩條腿象粘住一樣,抬不起步來。這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在干擾,怕被銷毀,我發正念︰“滅。”我抓住樓梯欄桿,喘著粗氣,一步一步艱難的向上走。等上到四樓的時候,氣都喘不上來了。我稍微歇息了一下,推開了門。他們一屋子人,正要去火車站,看我來了,很震驚。如果我晚來一會,可能就趕不上了。我拿出燒雞說︰嘗嘗家鄉的特產。

我開門見山,就對著她弟弟、弟媳說︰我是為你們來的,你們還沒有三退呢。簡單的說了幾句真相。她弟弟指著媳婦說︰她是信耶穌的。我說︰信耶穌是信神的,法輪功是佛法,兩者不影響,共產黨是無神論,只有退出邪黨組織,才能干干淨淨的信耶穌。我同學也說,退了吧,我都退了。他們夫妻爽快的做了三退。看著他們匆匆離去的身影,我輕松的出了一口氣。

這是我這幾年的修煉路程,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加持下,我堅定的走過來了,一分一秒,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步步的听著師尊的話,走過來了,身體經過了消業、淨化、提高了心性,提高了層次,長了功,升華了境界。一切都是師尊給的。佛恩浩蕩,再一次感恩師尊。

正法即要結束,邪惡即要滅盡,走好最後的修煉路程,早日恭迎師尊。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