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狀態 向內修好自己

Print

【圓明網】本地有一位老年同修身體出現比較嚴重的病業狀態。我和一位同修大姐交流時發現本地許多同修對該老同修都有看法,主要有幾點︰不注意安全,經常使用手機和同修聯系;因為掌管項目資金,在錢的使用問題上有些說不清楚;愛管事,想當協調人。

我是在前年認識這位老同修的,因為某個救人的項目在一起合作,有事才去她那里,交往並不多。可是在相處不多的時間里,我發現老同修有很多優點,下面僅把看到或听到的一些情況寫出來︰對大法和師父十分虔誠,把證實大法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同修需要她幫忙,她都盡力做;不怕苦不怕累,忙起來早出晚歸,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過去本地受迫害比較嚴重的時候,勇敢有擔當,積極協調本地同修共同營救被綁架的同修;在個人被迫害的時候,牢記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對邪惡不妥協不屈服,正念闖關並不忘救度那些參與迫害的警察。我有時到老同修家,看到找她的同修一波一波的,有來拿資料的,有為各種項目需要她協調的,我從心底里佩服︰八十歲了,耳不聾眼不花,會上網發郵件,會打印真相資料,會做精美的護身符,每天處理這麼多的事務還要出去救人,這得有多充沛的精力,一般常人哪能做到?大法弟子就是不一樣!

可是這次听到竟然有那麼多同修對她有負面評價,我非常詫異。其實我也看到老同修存在一些問題。可是修煉人畢竟不是完人,在常人中修煉,人都會有這樣那樣的不足,所以才需要修煉提升啊。要都是那麼好,就不用修了,那就是神了。大法弟子身上有問題是正常的,作為同修我們看到了應該善意的當面提出來,使他意識到,大家互相促互相提高,而不是在背後議論、抱怨甚至到處傳播負面信息,這對當事人本人和整體環境沒有一點好處,只能形成間隔。

就拿大家都有意見的這幾件事情來說吧。

對于使用手機不注意安全的問題,完全可以嚴肅的和老同修切磋,如果交流無效,可以拒絕接听老同修的電話或者拒絕和老同修聯系。但很多人沒有這樣做,默認了老同修不安全的行為,是不是自己也有怕麻煩的心,覺的用手機聯系更方便呢?我在老同修家的時候發現很多同修也用手機給她打電話。去年本地七‧二零出現了大面積的綁架,有警察暗示被抓的學員是從老同修那里獲取的信息,因此很多同修埋怨、怪罪她,覺的是她拖累了大家。不管警察說的是不是真的,老同修不注意手機安全也一定不對,但是自己真的做好了嗎?有些同修雖然也經常和老同修接觸,但是堅持不用手機聯系,也沒有出事。

對于錢的問題,我看到的和听到的完全不一樣。我看到的是老同修對項目資金的認真負責,一筆一筆誰給了多少都要弄的清清楚楚,不能有一點含糊。在使用上,也不隨意,看望被迫害的學員或慰問學員家屬一般都是自己出錢,不用項目資金。前幾年請律師為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打官司,只有律師的酬金和食宿費用是從項目資金里出的,老同修和其他同修在陪同律師的過程中發生的餐飲和交通費用都是自己出,老同修跟我說過修煉的路要走正。而我听到的是老同修不知道把錢都用到哪里去了。我不知道這個消息來自哪里,也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讓同修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不能妄加評論,但我知道有時候會有誤會,有時候小事會被夸張、放大,如果傳話過程中再加上人心,最後的結果就是嚴重失真。今年老同修和另一位同修之間就發生了與大法資金有關的矛盾,具體過程不講了,從師父講法中,我們都明白,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發生了就有兩人要修的地方吧。但是我清楚的看到了里面有誤會,恰好這個事情老同修和我交流過,她想弄清楚錢的數目是為了跟給她錢的同修一個交代,因為特殊原因,這筆錢不是當面給的,所以她得為同修的資金負責。可是話傳了一大圈再回到我的耳朵里,竟成了老同修貪財,不然為什麼在她手上還有項目資金的情況下一遍一遍急切的去打听那筆錢呢。我想作為旁觀者,如果我們沒有親歷現場,最好不要根據自己的猜想隨意傳播,激化矛盾。常人都說︰謠言止于智者。師父在講顯示心和修口的法時也專門提過不要傳播小道消息,這是我們修煉人一定要注意的啊,不然會給整體造成損失。

對于老同修想當協調人的問題,我覺的就更奇怪了。老同修實實在在的就是協調人啊,她實實在在的承擔了那麼多救人項目的協調工作,實實在在發揮了那麼大的作用。她熱心腸、愛幫忙、愛管事,干事心確實強,但有些事不是她主動攬的,她也有為難的時候,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有時候因為做事把自己陷于矛盾的焦點中,可有多少同修不是一有事請就想到找她,一有困難就想到找她,我切身感受到本地有很多同修都依賴她。再說想當協調人沒錯啊,只要能做好,誰做都行啊。我感到說這話的同修有一種心理不平衡的感覺,是不是妒嫉心呢?

老同修身體從去年就出現了不正確狀態,也許是因為有執著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行迫害。我和同修姐交流認為︰本地大量同修對其負面的看法,更加大了老同修身體上的魔難。師父講︰“現在我們搞人體科學的發現,我們人的意念,人的大腦思維可以產生一種物質。我們在很高層次中看到它確實是一種物質,可是這個物質卻不象我們現在研究發現的是一種腦電波的形式,而是一種完整的大腦形式。平時常人想問題時發出的大腦形態的東西,因為它沒有能量,發出時間不長就散掉了,而煉功人的能量保持時間就長多了。”[1]如果我們很多修煉人對老同修有意見,這種想法是否會產生什麼不好的物質,並且久久不能散去,使其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態或加重已經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僅靠她自己的力量是很難排除的。記得以前听過一篇明慧交流文章,寫的是開天目的同修在為病業同修發正念時看到其他同修對病業中的同修不好的觀念在另外空間里形成一座大山,阻擋著正念打入同修的場中。

我和同修姐繼續交流,客觀分析老同修的修煉狀態,她確實在某些方面存在問題,但如前文描述的那樣,她有很多閃光點和優秀的品質,特別是對大法的堅定和師父的堅信,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從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她在本地的救人和營救同修方面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現在依然發揮著作用。由此我們看穿了舊勢力的險惡用心,這是舊勢力的陰謀,它就是故意在同修間挑起矛盾,利用彼此沒修去的人心,制造間隔,要把同修拖下去,從而達到破壞整體的目地。而舊勢力能夠得逞,也說明我們整體有漏。在遇到矛盾的時候大家都在向外看,找別人的不足,而不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內找、修自己。舊勢力看到了,不下手才怪呢,其實不只是魔難中的同修,對整體的每個人來說都是相當危險的。

去年七二零本地出現大面積抓捕事件,這不是偶然的,大家真得重視起來,吸取教訓。大法弟子是整體,無論哪個同修被迫害了,不管是以病業的形式還是被關押的形式,都是大法的損失,都會影響救度眾生,這不是一個小事啊。

當同修出現魔難了,很多同修說是他(她)自身有問題。看到問題沒有錯,但若因此認為同修遇到魔難是正常的,甚至是應該的,那就等于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我們個人在過關的時候一般都能清醒的否定舊勢力,知道即使自己有漏也會按照師父的要求歸正,不允許舊勢力插手迫害。但對同修往往因其沒修好的地方而生出怨恨心、瞧不起的心,從而不能做到真誠、慈悲的幫助同修度過難關,往往表面還在幫其發正念呢,心里或背後卻抱怨同修的種種不足,這當然起不到好的效果。一兩個人這樣影響不大,但如果大家都這樣,就給了舊勢力堂而皇之迫害同修的借口了。

我和同修交流到最後一致認為這個問題反映出整體應該提高了,我們每個人都要修自己,自己歸正了,整體也就歸正了。即使這樣認識了,我在第二天早晨打坐時依然不平靜,為老同修憂心,為本地同修的狀態著急,心里很難受,都要哭出來了。上班路上心情壓抑,空間場好像籠罩了一層黑色物質。我意識到這種狀態不對,忽然悟到︰我表面上好像是為了同修和整體操心,其實也是在向外求啊,滿眼都是整體的不足,對同修們不能客觀看待老同修,覺的修煉人不是講善、講慈悲嗎,怎麼能對同修這樣呢?這是隱藏很深的怨恨和不平啊!我還以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看得比別人透徹、修得好呢。我差點就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舊勢力真是狡猾,對大法弟子的安排絲絲入扣、極其隱蔽,如果不能放下自我認真向內找,很難識別它的陰謀。本地同修在這個問題上有欠缺也不是故意的,他們也是沒意識到,也是不小心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我怎麼還能怨恨呢?

這時師父在我的頭腦中打入兩個詞︰寬容、理解。想想本地同修也有做的很好的地方,只是我在矛盾中光看缺點了,把優點都屏蔽了。其實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的路,有矛盾和問題不可怕,如果大家都向內找,正好是個人和整體提高的好機會呢。所以我不用悲觀,師父在掌控著一切。我就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吧。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