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騷擾不忘救人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在修煉的路上,在反迫害中,走過了二十三個整年了,今年六十一歲。我們單位的多數人,從局長、中上層領導,到一般工作人員,很多都听我講過法輪功真相。丈夫是在主要部門的領導崗位上退休的,現在,我和他回到離我們工作地一百多公里遠的老家照顧年邁的公公。

公公九十七歲高齡,身體健康,耳聰眼明,還能出去和他的老朋友們談笑風生。孩子在省城副處級崗位工作,這些都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的真實寫照。

四月的一天,我戶籍所在地的邪黨政法委書記徐愛華(化名,下文就叫他徐愛華)、派出所所長、社區主任、邪黨支書一行從一百多公里外來我家行騷擾,要我簽所謂“三書”。

作為大法弟子,把修煉心性、提高層次、救度眾生視為自己生活的重要內容,把中共惡黨的這次行動,當作救度有緣人的機會,不被騷擾所動,感受在大法的無畏無懼。正如師尊說的︰“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

之前,他們曾多次電話騷擾我的丈夫和兒子,要他們勸我簽“三書”,否則要對丈夫行處分,降工資。要把我的材料送兒子單位,開除他的公職。還說我的很多證據在他們手上,不配合他們工作,就把我移交司法部門等,行恐嚇和逼迫,給我的家人造成很大的壓力和恐慌。

他們的目地沒得逞,就找了我的原單位,單位就派了一位副局長、辦公室主任等一行,直接來到我現在居住的老家找到我,要我把“三書”簽了,否則會影響單位各項考核成績。單位來的這些人,是我退休後才來的,沒有听過大法真相。我想這次也不是偶然的,是師父有意安排他們來得救的,他們也是有緣人。

我熱情的接待他們,請他們到餐館吃飯,邊吃就邊給他們講真相,還解答了他們提出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為什麼他們幫助勸說我簽“三書”是在做惡事等問題。听完後他們驚訝的說,原來法輪功是好的!這麼多年我們被蒙在鼓里了!他們個個臉上帶著笑容,起身要走時還關心的對我說︰“你多保重,飯也吃了,我們回去了!”

看著他們逐漸遠去的身影,我為他們明白真相而欣慰!回想給他們講真相的整個過程,有些內容,過後我只回憶起大概意思,具體的原話怎麼講的我都記不全。我感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動動嘴。

沒過幾天社區主任又電話騷擾說,政法委書記說的,讓我想想,過幾天他們還要過來。“三書”還是要簽的,不然他們交不了差。

情況出現反復,一定是自己的問題。作為大法弟子,師父教導我們,遇事向內找。反思當時的情景︰自己講話的語氣不平和,有爭斗心,怨恨心。再深挖,還有名利心、怕心等,還有對家人的情和私心,才使得這幾個人沒听明白真相,特別是徐愛華,他是關鍵。

我不能被動受騷擾,要主動用電話給徐愛華講真相,阻止他們對大法犯罪。于是,我馬上抓緊學法煉功,用法來對照︰除了找出的各種執著和人心外,還發現我的“忍”沒到位,“善”也不夠。還有個慈悲心的問題。師父說︰“當我們慈悲心出來的時候,可能看到眾生都苦,看誰都苦,會出現這個問題的。”[3]我的慈悲還沒達到能深深打動人心的成度。還要加緊學法,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學好法,才能修出慈悲和善心,才能救度眾生。

第二天,我請來同修們一起切磋,大家共同配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間操控這些人員參與所謂騷擾行動的一切黑手爛鬼,清除阻礙徐愛華听真相電話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讓他平靜的听完真相。

我在強大的正念場的加持下,把慈善溶入到講真相的過程中去,用自己的手機(實名)順利的撥通對方電話,告訴他我是誰,為什麼給他打電話。然後就用平和的語氣,把事先大家切磋準備好的真相內容,和善的告訴對方。听完後他說他知道了,但他從農村出來不容易,要生存,他也不願這樣做。他現在外面出差,要十多天才回去,等回去了看能不能想辦法再說。我感覺他听去了,他明白的一面明白了,只是人的一面很無奈。我真心希望他不被邪黨的淫威所迫,明智的給自己及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經歷了這段時間的歷煉,遭遇到多次的騷擾,在師尊的呵護下,闖過了一關又一關,化解了一難又一難。深刻的體會到大法的無限高深,無比威嚴!

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一定要抓緊時間,做好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做個符合新宇宙標準的生命!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