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要聲援退出中共

Print

【圓明網】目前清醒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邪黨組織的人數已超過三億六千萬,中共政權走到了盡頭。中共以仇恨治國,所有持不同意見的中國人,都是敵人,對外也同樣到處是敵人,結果中共政權成了世界的敵人。加拿大前國會議員里松(Wladyslaw Lizon)日前接受在線采訪時表示,這麼多人退出中共是一個好征兆;加拿大慈善組織“贊頌自由” (Tribute to Liberty)主席克林科斯基(Ludwik Klimkowski)鼓勵更多的中國人加入全球退黨大潮,加速解體中共。

國會議員︰這麼多人退出中共是一個好征兆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里松(Wladyslaw Lizon)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里松(WladyslawLizon)接受在線采訪時表示,得知這麼多中國人退出中共,他感到很高興。他說︰“你們激發了其他中國人,這是一個好征兆。”

他表示,三億六千萬人退出中共是一件大事,“我向他們表示祝賀,我希望他們與他們的朋友、親戚講,也退出中共。我希望他們組織起來,制定計劃並向前邁進,因為這將帶來變化。”

里松是來自波蘭的移民。1980年他在波蘭加入與共產政權對抗的團結工會,他說︰“我們經歷了戒嚴令,當政府想鎮壓工會運動時,我還在波蘭。他們實施了戒嚴令,他們帶來了軍隊、防暴警察。我和工人們一起罷工,我們面對坦克,面對防暴警察。”

他說,經過人們10年的努力,共產黨政府在1989年放棄了權力。波蘭的第一次半民主選舉發生在1989年6月4日,剛好與中國的六?四事件發生在同一天。此後,東歐發生了連鎖反應,並最後導致甦聯解體。

里松說,人們不想受苦,在共產政權的壓制下,在許多情況下,他們會服從,專制政府就是這樣運作的。“但是,這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人民是強大的,當他們在一起時,即使殘暴的警察和軍隊,也無法打敗他們。”

他說,中共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他宗教團體及少數民族成員。當年的波蘭,共產政權也迫害宗教,著名的紅衣主教也曾被監禁了幾年,“因為這強權政府害怕任何有組織的活動”。

“法輪功是個和平、美好的功法,為何會遭迫害?”他說,“就是因為他們(中共)害怕,他們擔心人們組織起來會變得太強大,他們會因此失去權力及控制力。”

里松說,“我知道共產黨政府在中國統治了超過70年。但這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中國人民,我確信他們會聚合在一起,他們會很堅強。”里松說,“他們將反對它(中共),將為了中國人和世界的福祉,把這(中共)政府推倒。

逃離共產黑幕者︰自由已經不遠了

慈善組織“贊頌自由”(Tribute to Liberty)主席克林科斯基(Ludwik Klimkowski)一直致力于在加拿大首都建造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他在1980年代逃離波蘭共產極權統治,來到加拿大尋求自由,後開辦了自己的投資顧問公司。

他說,不管是對中國人還是世界其它地方的人來說,“共產主義有一個共同的主題,那就是殺戮”。它還試圖控制你和你的家人,剝奪人們的天賦人權。

“共產主義是唯一的意識形態,它不允許自由表達和任何朝向民主的調整。如果你想更正一些事情,或你不喜歡這個制度,想做出一些改進或改變,這些嘗試只會遭到邪惡的打壓甚至殺戮。”

“中共害怕人民精神的力量。他們可以囚禁你,強摘你的器官,甚至殺害你,但他們統治不了你的靈魂。”

自從2004年大紀元發表社論《九評共產黨》,迄今已超過3.6億人退出中共,克林科斯基說,這與甦共倒台前很相似。由于中共掩蓋新冠病毒真相以及強推港版國安法,國際社會正在形成聯盟,對中共全方位連環出擊,克林科斯基鼓勵中國人︰自由已經不遠了。

“你們不用害怕,你們可以脫離共產黨,放棄黨員身份,你們可以變得強大,自由已經不遠了,我認為我們正在通往加速解體中共的路上。”

“沒有人再信任中共了”

克林科斯基將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比作加速甦共解體的切爾諾貝利事件。

“我認為冠狀病毒事件,包括武漢的情況,以及對疫情缺乏正確評估,沒有采取控制疫情的措施等,對于中共來說都象是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事件。事實上,沒有人再信任中共了,甚至沒人願意與中共簽署任何協議,因為我們知道,與甦共代表一樣,他們只是在撒謊,不會告訴我們真相。

他說,800萬人逃離共產國家,來到加拿大尋求自由和安全。建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的初衷,就是要提醒人們,不要忘記共產主義受害者經歷的苦難。

“共產主義這條路我們已經試過了。”克林科斯說,“後果就是一億人死于共產主義。”

克林科斯基以親身經歷證明,生活在共產國家的人民沒有希望。他鼓勵仍在共產黨壓迫下的中國人盡快拋棄共產主義,獲得自由和希望。

“如果您認為共產主義會繼續存在下去,歷史告訴我們,那不是真的。更多的人需要退出中共,更多人需要自由的表達,他們應該對中共說,我們不再需要共產主義,我們也可以繁榮,我們可以自由。”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