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朱艷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朱艷被中共勞教迫害兩次,多次被非法關押、追捕,被迫流離失所,她的兒子曹陽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長期迫害中,朱艷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離世,終年57歲。在她生命最後的時刻,她吃力的吐出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朱艷,家住吉林市龍潭區缸窯鎮,生性善良,謙虛公正,遇事寬待他人。九八年八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更是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

朱艷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朱艷失去人身自由,兩遭非法勞教,及多次非法關押迫害,原有一個美滿的四口之家,被迫害的夫妻被迫分手,一雙兒女無人照管,很小就承受著失去父母的痛苦,四處漂泊,自尋生路。為了營救媽媽,兩個孩子被警察暴打,其中兒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下面是朱艷與孩子們被多次迫害的事實簡述。

一、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密雲監獄、永吉縣口前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九九年九月份朱艷去北京上訪,還李洪志師父清白,被綁架到北京密雲監獄。

在監獄,朱艷被警察毒打、戴手銬腳鐐、罰蹲、罰站,兩手著地蹲著,幾個男惡警用力踢她的臀部,坐著時,惡警站到她的兩腿上,用力踩腿,朱艷遭受了極大的肉體折磨和人格侮辱。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電擊、棒打、踩踢

回來後,朱艷又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永吉縣口前拘留所,進行強行洗腦。因不改變信仰,朱艷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之久,罰款五百元,並失去了工作。警察把她作為迫害重點,騷擾不斷。

二、被非法勞教兩年 遭拒收

二零零三年,朱艷因講真相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後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朱艷的丈夫因中共迫害的壓力太大,難以承受,夫妻被迫分手。

三、被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朱艷在路上被吉林市龍潭區缸窯派出所綁架。當時家人和孩子不知音訊,兩個孩子到處找媽媽,很長時間,才打听到媽媽被非法抓捕。一個多月後,朱艷又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家里剩兩個孩子無人照管,只好各奔東西,離開了家,當時朱艷家中無人,只剩下一處空房。

在勞教所,朱艷被強制洗腦迫害。因她堅信大法“真、善、忍”不曾改變,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每天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四、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邪黨要開奧運會期間,下“指標”綁架法輪功學員。缸窯派出所警察王連生等闖入朱艷家中,看朱艷在家,謊說︰不要到處走,要煉就在家好好煉吧。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王連生與缸窯派出所所長等多名不法警察,突然非法闖入朱艷家中,當時,朱艷與兒子在家,他們當時說了些禁止煉法輪功的話,沒有找到任何理由抓人,後說明慧網有一篇文章,是誰寫的?你到派出所去對證一下,一會就回來。朱艷信以為真,被騙到派出所,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遭受迫害。

五、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朱艷的嫂子郭英杰被綁架。同時,警察綁架了朱艷的兒子曹陽等三名親屬,朱艷走脫。

當晚,警察非法抄了朱艷家(出租的房子),搶走了所有的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和十幾個準備安裝的韓星五號,真相資料光盤等,還有其它物品和人民幣。

這次由吉林市市長張曉霈親自主導,利用吉林市國安特務、市國保大隊、市公安局、昌邑區公安分局、昌邑區刑警大隊、市昌邑區站前派出所等單位聯合迫害,並成立了“專案組”,定為所謂的大案要案,警察一直蹲坑要綁架朱艷。

當時朱艷身無分文,被迫害再一次流離失所,朱艷承受的精神痛苦和心理壓力無以言表。

六、朱艷的兩個孩子要媽媽被中共警察當街暴打致重傷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十二時左右,朱艷的兩個孩子來到缸窯派出所打橫幅,讓釋放媽媽,這時所長陳新柱大喊,“把條幅撕掉”,他們過來搶條幅,在所長陳新柱的指使下,四個警察有的撕拉、有的毆打兩個孩子。

這時已圍觀了眾多的百姓,在眾目睽睽之下,所長陳新柱、指導員樸成鋼對兩個孩子用盡全力劈頭蓋臉,拳打腳踢。陳新柱把男孩(曹陽)打倒後,又打女孩(未修煉法輪功),兩個孩子死命掙扎,喊“警察打人了!”

所長陳新柱說︰“法輪功的事,打你還咋地呀!”于是,更加大打出手,曹陽被打得嘴角流血,頭部被打出大包、瘀血、背部、手臂全身均有傷處,倒在地上。

同時,一不知名的警察還把女孩(曹月)按倒在地,所長陳新柱猛拽女孩的頭發,拽著頭發把女孩提起來打,又按倒數次,女孩的頭發被拽掉很多,衣服被撕破,然後又猛然踢女孩腰部。

圍觀的百姓紛紛起來阻止,說︰“你們警察打人犯法,特別是打兩個未成年孩子。” 很多百姓流了淚,正義的百姓說︰告他們去,我們給你作證,很多百姓給孩子留了電話。

二零一二年,曹陽被綁架,惡警對他進行刑訊逼供,把鋼針和獵狗都帶到現場恐嚇,往鼻子里灌辣根加白酒,曹陽險些失去生命。

最後,二十多歲的曹陽被迫害的精神失常,這樣還被送進看守所。市長張曉霈指使不讓放人,曹陽被非法判刑五個月後,才放回。回來後,曹陽又一次被送進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七年,朱艷帶兒子曹陽去錦州女兒家,中共利用身份證買車票,迫害法輪功學員,朱艷兩次被錦州車站扣押、搜身迫害。

七、在最後的時刻 她記著“法輪大法好!”

在長期的殘酷迫害下,朱艷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坐著離開了人世,在她生命最後的時刻,法輪功學員問她還有意識嗎?她吃力的吐出了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又一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離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