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媽媽的表現找自己、修自己

Print

【圓明網】我的媽媽是個要強的女人,做了大半輩子的領導,里里外外一把手,任勞任怨,快到八十歲了,還是凡事都說了算。疫情期間,為了照顧她方便,我就把媽媽接到了家里。平時我都是一個人生活,這下熱鬧了,也給了我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

一、 自我的表現

一天給媽媽洗澡,之後我也洗了洗。媽媽一邊給我搓後背,一邊說︰“還是有媽媽好吧!”我接口說︰“是呀!俗話不是說了嘛,七十歲有個媽,八十歲有個家。”在媽媽的觀念中,她來我家,是她來照顧我,而不是我在照顧她。在她的心中,我永遠都是需要呵護的孩子,她的“位置”不可撼動。我忽然意識到,這種自我的表現我也有,只不過是在隱藏著。

在找自己的過程中,我發現這種表現使我在證實法的時候是被動的,不能積極主動的去做。比如︰同修在病業假相中,找我去切磋,我往往是不怎麼願意去,還美其名曰︰自己修的也有很多不足,對同修也不是很了解,到那去說什麼呀!其實是自我的心在作祟︰這件事別人去也行,也許比我切磋還起作用。

而在另一方面能表現自我的時候,比如︰同修要裝系統,我覺的這是我份內要做的,別人做不了,我便欣然前往。找到這個自我,真是嚇了一跳︰把法放到哪去了?平時總好說︰要注意不能證實自我,要證實法!可我的表現……這里還包含著︰顯示心、妒嫉心、歡喜心、安逸心等。

師父說︰“大家一定要注意一個問題︰你們在證實法,不是在證實自己。大法弟子的責任是證實法。證實法也是修煉,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不能夠反而助長這種有意無意在證實自己的問題。在證實法與修煉中也是去掉自我的過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證實你自己,因為常人的東西最後你們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才能夠走出常人。”[1]

前些日子退休了,本來是有心理準備的,在交出工作和鑰匙的當天,心里還是空落落的,有一種不再被重視了的感覺。哦,是那個習慣,那個根深蒂固的自我的觀念在起作用。

二、 黨文化的表現

即使是倆個人,每餐吃什麼也是要听媽媽的安排。一天,媽媽煮玉米碴子粥,對我說︰“大半碗米加六碗水正好(媽媽不會用智能電飯煲)。”我說︰“媽,不用那麼多水,把電飯煲放到雜糧粥那擋上就可以了,你放到做米飯那檔……”沒等我說完,媽媽不悅的把臉扭向一邊,我趕緊把下面的話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看著媽媽,我不禁想起了前些日子我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同修的黨文化的表現。事情是這樣的︰

同修在講真相發台歷的時候,被綁架了。同修們很快形成一個整體行營救。一個同修來找我,說同修A的丈夫(也是同修)的叔叔是國保大隊的隊長,我們找他打听一下被綁架同修的情況(當時只知道該同修零口供,沒有說出姓名),再一個就是要讓他明白真相。

經過一番波折,終于找到了同修A家。A說︰“她把被綁架的同修用實名上網了,知道同修沒有說出姓名後,又往明慧網發了一條撤銷實名上網的信息。”即使采取了補救措施,我心里還是感到一絲無奈。當我簡單的說明了來意時,同修A突然冒出一句︰“修煉不是請客送禮。”我動容的說︰“同修啊,我們來不是為了求你叔叔的,是為了救他啊!”當時的空氣好象是一下子凝固了,我意識到了自己的強勢,于是補充說︰“修煉是修自己,你們覺的應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也只是個建議,繼續配合發正念吧!”

晚上我對學法小組同修說了此事,請同修幫我找找還有什麼執著心,同修A為什麼“不配合”?一個同修說︰“姐,雖然你的出發點是為了營救同修,可是你的黨文化很重,太強勢了,使同修沒辦法和你交流。”另一個同修說︰“還要注意一下說話的態度和語氣,不要認為自己的對,一意孤行。”再一個同修說︰“有點著急了,和被綁架的同修還有情,讓急躁心上來了。”

我真誠的頻頻點著頭,感謝師父的保護,感謝同修們都無私幫助。委屈的心一下子沒了,並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剔除黨文化。

三、 找自己、修自己

在傳統文化中,百善孝為先。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如何對待“孝順”呢?有的同修自告奮勇照顧生病的父母,還以為在符合常人的狀態,在身體力行的證實法,最後導致沒有時間做三件事;有的同修心里想著救度眾生,否定舊勢力的干擾,使老人有了妥善的安排……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

這里的“對人好”到“與人為善”到“慈善之心”再到“慈悲”,是一個修煉人從感性到理性,心性不斷提高的一個過程。既然是“慈悲”,那就不只是對媽媽一個人了,是對全世界的媽媽的慈悲,是對眾生的慈悲。

媽媽住院了,作為唯一女兒的我,當然應該去照顧了。可是怎樣才能做到既放下了情,又能無微不至呢?我就這樣要求自己,該怎麼照顧就怎麼照顧,但是不能著急上火,就是不動心。利用可利用的時間听法,給患者講真相。這樣就能吃得好,睡得香。到媽媽出院的時候,我一量體重不但沒減,還增加了兩斤。

媽媽的表現就是我的鏡子。看到媽媽把不粘鍋用鋼絲球蹭白了,我找到了自己戀舊物的心;看到媽媽到樓下小區去挖地(荒廢的花園)種菜,我找到了自己的利益心;看到媽媽被別人說年輕,眉飛色舞的表情,我找到了自己願意听好听話的心和色心……看媽媽的表現找自己、修自己。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