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州景翠珍遭三年勞教、九年冤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錦州市太和區女兒河鄉腰湯村法輪功學員景翠珍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曾被非法勞教、判刑,共七年,在沈陽馬三家教養院遭受迫害三年,在沈陽女子監獄被迫害四年。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景翠珍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五年。

景翠珍的家更是被經常騷擾,可謂家無寧日。二零零九年八月,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被迫害含冤離世,當時景翠珍還在沈陽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景翠珍不論在家族中還是在村民的心目中都是百里挑一,口碑很好。她修煉前身體一直不太好,視力也很差,甚至有時哭笑無常。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精神面貌煥然一新,總是樂呵呵的,經常助人為樂,只要她知道誰家有困難了,就主動去幫助。她的丈夫盛福吉,曾任村長二十多年,清正廉潔。

一、上訪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景翠珍去北京參加和平請願,回來後錦州女河派出所教導員劉臣就到景翠珍家來記錄她家的基本狀況,說是整材料,給景翠珍和她丈夫施加壓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景翠珍又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綁架到豐台體育場關押,當天傍晚被劫持到北京火車站上了一輛專列(該列車上都是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車上幾步一個全副武裝端著槍的警察)。

到錦州下車後,又被直接劫持到公安局,並把她的身份證收走,再劫持到女兒河派出所。景翠珍回家時家早已被抄,屋里屋外一片狼藉,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坐墊等都被抄走。從那以後的日子里,片警徐青等人經常來景翠珍家騷擾。警察劉臣更是脅迫景翠珍丈夫喝酒,說這是他的工作。

大概是七月二十五日,景翠珍與其他法輪功學員象往日一樣在湯河子大集集體煉功,女兒河派出所警察趕來肆意騷擾,強行將錄音機收走。在派出所,一警察惡狠狠的對著景翠珍的胸部就是一拳,同時一腳踹在她的腹部,景翠珍被打的當時無法站立,向後踉蹌著坐在地上。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景翠珍又到北京,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十月二十五日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到一個大院子里,晚上又被綁架到密雲看守所。景翠珍被綁在死人床上,人成大字形狀四肢固定在木板上,不讓大小便,就這樣一天一夜。第二天還把木板靠牆立起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景翠珍昏死過去了。後來听和景翠珍一起被迫害的其他法輪功學員說,惡警還把景翠珍倒過來,頭朝下立著木板。五天後的十月三十日,景翠珍被劫持到北京龍鳳賓館,在那里女兒河鄉鄉長劉左勒索景翠珍一千五百元錢。

十月三十一日,景翠珍被錦州太和分局警察劫持回錦州,身上僅剩的二百元錢又被他們搶走。景翠珍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遭受迫害十五天。結束十五天的拘留迫害剛回到家的第三天,女河派出所惡警又把景翠珍綁架到錦州焊條廠院里的洗腦班繼續迫害大約十天,勒索她的家人一千元錢。

二、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景翠珍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家煉功,女兒河派出所惡警闖入景翠珍家,強盜一樣搶走了她家的電視機、錄音機、錄放機。把景翠珍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八日,錦州市公安“610辦”伙同太和公安局及女兒河派出所共同行惡,將景翠珍綁架到沈陽馬三家勞所,非法勞教迫害三年。

三年里,經常不讓景翠珍睡覺,不讓說話,不讓家人接見。不停的灌輸污蔑大法、侮辱大法師父的污言穢語。惡警代玉紅罵人極盡低級下流、不堪入耳。一次惡警代玉紅在別人洗澡時,不讓景翠珍洗,還把她弄到一個空屋里,薅著景翠珍的頭發掄腦袋轉圈,景翠珍的頭發被代玉紅薅的一撮一撮往下掉,景翠珍去揀,代玉紅不讓,還用拳頭猛打景翠珍的胸部、腹部。還有一次,一幫猶大一齊對景翠珍暴打,致使景翠珍好長時間胸疼,吃不下飯,全身癱軟。

大約在二零零一年的三月,又一輪強行轉化開始了。七天不讓睡覺,讓撅著、蹲著、站著、還讓頭叩在地上跪著;同時不停的灌輸歪理邪說。還專往腦袋上打,手打疼了,就用鞋底打,雙手握住鞋底專打腦袋。

有一天,大約五、六個猶大受惡警的指使,將景翠珍的兩胳膊反扭背後,再向上拽到肩上,臉扣在地上,然後這些人坐在景翠珍的身上。她們離去後,景翠珍躺在地上起不來,感覺全身的肉劇烈跳動很長時間,別人都看得見她躺在地上蹦。眼楮腫的睜不開,滿臉全腫的呈黑紫色。

長期精神上、肉體上的迫害,景翠珍被迫害的皮包骨,肋骨一根一根的清晰可見,已不成人樣。一次家人來看景翠珍,勞教所不讓見,怕被發現曝光。

三、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晚十點多,景翠珍與法輪功學員發真相資料時,被派出所不法警察及聯防人員(“盯梢”的)綁架到女兒河派出所,晚上十一點半至凌晨三點半,惡警們到景翠珍家進行了三次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彩噴機、刻錄機、錄音機、VCD、紙、光盤等物品三車,並綁架了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

景翠珍和盛福吉受到錦州市610、太和分局、女兒河派出所惡警的刑訊逼供,迫害人主要是張久義、戴勇等。景翠珍被毒打致雙目充血青紫、嘴唇腫的變形。他們對景翠珍實施的酷刑包括︰雙手背銬,用一木棒穿過,木棒兩頭各搭在一個椅子上,面朝下,雙腿用鐵絲捆一起再用一繩子吊起。手銬勒進肉內、雙手腫的象饅頭,膝蓋青紫。景翠珍的鼻子滴嗒滴嗒不停的流血。這種酷刑一天給景翠珍用了三次。景翠珍要求上廁所,警察不讓,造成尿濕褲子。上刑時一人說買辣椒去,過一會兒就給景翠珍灌辣椒水,把牙都別活動了,胳膊、手麻木很長時間。當家人質問為什麼把景翠珍打成這樣時,派出所惡警王定科說︰“她自己撞的,沒人打。”分局刑警隊姓柴的惡警還揚言︰“愛哪告哪告去。”太和區區長揚言︰“(對景等)往死里整。”

第二天,把景翠珍和丈綁架到錦州第一看守所。在第一看守所給景翠珍灌鹽水,鹽水上面飄浮著一層白色粉末狀的東西,不知是什麼。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點多,錦州太和區法院對景翠珍和她丈夫(還有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景翠珍被錦州太和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隨後,就把景翠珍送到沈陽女子監獄。景翠珍的家人被惡警勒索二萬元錢後,景翠珍的丈夫才得以被非法判刑兩年,緩期三年。

剛到沈陽女子監獄,惡警沈旭陽、張磊就開始逼景翠珍“轉化”,讓她寫什麼“五書”,被景翠珍拒絕後,他們用三名犯人看著景翠珍,以趙立綿(音)(經濟犯)為首,時素盛(經濟犯)、範旭(販毒犯)三名犯人晝夜輪流用酷刑折磨景翠珍。白天是時素盛,夜間是範旭,趙立綿隨時參與對景翠珍用刑。

景翠珍被強迫坐小板凳(長︰約十五厘米、寬︰七厘米、高二點五厘米),不讓景翠珍睡覺,不讓上廁所。只要景翠珍一打瞌睡,範旭、趙立綿就用鐵鏈子抽景翠珍,開始抽時,景翠珍還能睜開眼楮,後來鐵鏈子抽,景翠珍只知道疼痛,眼楮卻睜不開,這時範旭就把景翠珍拖到水房,用涼水給景翠珍沖頭。沈陽的冬天非常寒冷,刺骨的涼水澆到頭上、身上。就這樣持續的抽打、澆涼水、片刻不停的非人折磨景翠珍。三天後,景翠珍已無法站立,到了第四、五天,已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全身癱軟。即使這樣,她們絲毫沒有減輕迫害。範旭、趙立綿仍然重復幾天來不變的迫害手段,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只要上下眼皮踫到一起,就是鐵鏈子抽、涼水澆、坐小板凳。說是坐小板凳,其實就是癱在小板凳上,因為景翠珍已無法坐著。這樣的迫害大概持續了六天。

逼迫景翠珍上車間奴役勞動。常常是早晨六點出工,干到晚上九點多。每天要干上十五個小時。有時監獄為了多掙錢,趕任務,還要多延時。四年的時間里,每天如此。

大約在一個多月以後,惡人又讓景翠珍填寫一個什麼“表”, 景翠珍不寫,惡人就又重復一個月前的迫害手段,強迫景翠珍坐在小板凳上,不讓她睡覺,不讓上廁所。只要一打瞌睡就用鐵鏈抽打,還不清醒,就拖到水房澆冷水。第一天,趙立綿惡狠狠地打景翠珍嘴巴,不知打了多少下,一直打到她的手打累了,打不動了。一天早晨,大約四點多鐘,範旭、趙立綿突然用手狠掐景翠珍的大腿內側、打胳膊,全都掐成黑紫色(這種黑紫色留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景翠珍還是不寫。範旭讓景翠珍脫衣服(凍她),景翠珍不脫,她就把景翠珍按倒在地,雙腳踩景翠珍的肋骨、前胸,強行將景翠珍的衣服扒掉,凍景翠珍。這種迫害又持續大概五、六天。

從那以後很長時間,景翠珍胸痛、胸悶、氣短。不能干一點重活,只要稍微用勁,就覺胸悶、喘不上氣來,立刻覺得全身發軟,一點力氣都沒有。

四、丈夫被迫害含冤離世

景翠珍的丈夫盛福吉被非法判刑兩年緩期三年回家後,女兒河派出所要求盛福吉定期到派出所報到,還要經常寫匯報。惡警們為達到控制盛福吉不讓他修煉的目的,經常糾纏他,讓盛福吉違心的吸煙、喝酒、打麻將……長期的神經高度緊張、郁悶,盛福吉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份含冤離世。那時景翠珍還在女子監獄。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景翠珍從監獄回到家中。到家沒幾天,鄉里的、市里的不知是什麼人先後兩次來景翠珍家,要她的照片。

二零一三年11月17日,景翠珍正在家打玉米,突然闖進三個惡警,搶走大法師父法像、二本大法書。強行綁架景翠珍到女兒河派出所,在景翠珍全身沒有任何知覺的情況下,把她拉到公安定點醫院例行體檢,欲將景翠珍送去拘留所迫害。因體檢不合格拒收,十個小時後景翠珍回到家中。

二零一四年大約十月,當地一名姓杜的片警又到景翠珍家騷擾。

五、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晚九點多鐘,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劉長杰等幾個警察伙同女兒河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太和區腰湯村法輪功學員景翠珍家,將景翠珍綁架,同時綁架了在其家的河西村法輪功學員劉靜。當晚景翠珍家被翻個底朝天,家中的許多私人財物被強行拿走,包括二千七百多元錢及法輪大法書籍。隨後警察翻牆入室進入劉靜家,搶走生活費一千元等私人物品。過程中警察沒出示警察證、搜查證。

當晚,景翠珍和劉靜被劫持到女兒河派出所,並被關入鐵籠子中。次日即被非法關押到錦州市女子看守所。五月二十五日,劉靜和景翠珍被錦州市太和區檢察院非法批捕。七月份兩人被構陷到太和區檢察院。

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上午九時四十分,錦州市太和區法院非法開庭審理了景翠珍、劉靜被構陷一案。律師作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庭審持續兩個小時,當庭沒有宣布結果。公訴人是太和區檢察院的檢察官趙曉軍,審判長是太和區法院刑事庭庭長李杰,審判員是法官李立輝。

九月末,律師通知家屬,景翠珍和劉靜分別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同年十二月末,景翠珍、劉靜被非法關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