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市熊美英在江西省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生米鎮中心衛生院退休護士熊美英,女,現年七十二歲,堅持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法輪功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她兩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關押、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共被勒索現金九千元,丈夫在迫害中含冤離世。二零一六年九月,熊美英再次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省女子監獄遭受了各種摧殘。

熊美英

一、有幸修大法夫妻受益 遭迫害丈夫含冤離世

熊美英是七十年代的下放知青,在農村十五年吃盡人間的辛酸苦辣。她生育了二男四女,孩子多,只能靠她夫妻兩人掙的工分養家糊口,生活非常困難,身體非常虛弱,特別是她患了一種眩暈癥,經常在地里干活時就會突然直挺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使人根本無法預料與防備。

一九九八年,熊美英和丈夫劉品紳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丈夫奇跡般的戒掉了困惑他半輩子、多次想戒而又難以戒掉的煙酒。熊美英的身體在短時間內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走路一身輕,眩暈癥不翼而飛。她從此再沒上過醫院,吃過一片藥,為國家節省了大筆的醫療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後,江澤民親自下達“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等群體滅絕性的迫害指令。熊美英為堅持信仰遭受了嚴重的迫害︰兩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關押、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共被勒索現金九千元。在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她遭到強制洗腦迫害,每天被逼完成長時間的奴工勞動。從勞教所釋放回家時,她滿頭的黑發變成了白發,精神上受到了打擊和摧殘。

古稀之年的丈夫被關押在新建縣看守所迫害了二十多天,因身心受創,回家後不久即含冤離世。

二、講真相被枉判 遭迫害身心受損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熊美英在新建區一菜市場外面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巡邏警察綁架。當時熊美英強烈抗議非法暴力抓捕,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來,熊美英被新建區國保大隊劫持關押到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在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後,熊美英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被送往江西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

在女子監獄,熊美英被關押在二大隊,該大隊有黃姓教導員和劉慧指導員專職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1、被逼觀看污蔑法輪功的光碟,遭強制暴力洗腦。剛進入女子監獄,熊美英每天被逼長時間觀看污蔑法輪功的光碟。當放映“天安門自焚”偽案時,熊美英指出法輪功是能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其中的燒傷等都是假的、偽造的。負責監控熊美英的包夾犯人立即狠命擊打她的手臂並呵斥︰“站好!不許說!”

2、被長時間罰站。白天在車間罰站,晚上在監號外的窗戶邊面壁罰站。一般都要罰站到深夜十二點鐘、甚至凌晨兩、三點鐘。熊美英被連續罰站了兩個多月,不僅雙腳腫痛、無法站立,且當時正值炎熱盛夏,晚上蚊蟲叮咬、奇癢難受,令熊美英痛苦不已。

3、被強制長時間奴工勞動。熊美英是七旬的古稀老人,奴工勞動有時要到晚上九點才能收工,每月只有兩天休息。高強度、長時間的奴工勞動使熊美英長時間缺乏睡眠,眼楮疼痛、頭發昏。

4、被強制背監規。江西省女子監獄的監規多達數百條,對于拒絕背誦或因年齡大記憶力差、背不出來的法輪功學員就要辱罵、毆打。在那里,獄警教唆包夾犯人將法輪功學員視作“敵人”,挑唆與法輪功學員的關系是“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

5、被生活上虐待。熊美英所在的監號有十二個人,只有她一人是法輪功學員,無論何時何地她都被嚴令禁止與其它監號的法輪功學員接觸。在剛被關押到女子監獄的第一個月,為逼迫熊美華轉化,吃飯時不給菜吃、只能吃白飯。長時間不許洗澡,後來也只能在深夜被罰完站後才能洗澡,不僅只能洗冷水、而且時間只有非常急促的五分鐘。只能在規定時間大小便,如遇腹瀉只能拉在身上。每個星期都被翻抄監號(專門針對法輪功學員),熊美英的衣物等私人物品每次都被翻的一片狼藉。

三、女子監獄施酷刑 法輪功學員遭摧殘

在女子監獄三年半被關押的時間里,熊美英不僅自身遭受了迫害,還見證了其她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摧殘。

與她在同一大隊、同一奴工勞動車間的九江市的法輪功學員黃引娣,由于被長期長時間罰站,導致雙腿嚴重腫脹,蹲廁所時無法下蹲、蹲下去了又無法起身,自己無法擦大便。後來黃引娣全身癱瘓,屎尿拉在身上,全身散發臭味,生命都處于垂危之中。

南昌市的法輪功學員陳小娟,被吊掛飛機銬迫害,絕食抵制迫害又遭強制野蠻灌食,牙齒都被撬掉。

酷刑演示︰吊銬

都昌縣的法輪功學員殷仙萍因撕毀牆上張貼的污蔑法輪功的標語,遭包夾犯人猛扇耳光,臉頰被打紅腫、嘴唇被打歪斜。

此外,還有法輪功學員田先桂(音)、袁國香、劉桃英、劉紅梅、周紅梅、張小紅、陳玉蓮及陶根秀等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