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

Print

【圓明網】我父親是在一九九七年走大法修煉的。那時我剛結婚,家里有一台錄像機,父親就在我家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時有一屋子的人來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也跟著看。後來才知道,那就是師父辦的九天傳法班的錄像。

師父講到天目的問題時,我的前額就開始往起聚,往里邊頂,我知道了師父講的都是真的。

可是,我並不像別人一樣高興,因我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象,怕自己的大腦承受不住。我就不停的求師父︰“師父,我不想看,我不想看。”慢慢的,前額的感覺消失了。也許是機緣未到,那次我沒有走大法修煉,但大法的神奇卻留在了我的心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操控的惡警幾次找到我,讓我阻止父親去北京,我嘴里應著,但心里想︰“如果我修煉大法,我肯定也去北京,師父多冤啊!我才不阻攔呢!”回家後,我也沒提這事。

電視播放“天安門自焚”時,我說︰“這謠造的也太假了吧?突發事件象拍出的電影一樣,現場實拍抖動的畫面都沒有。說不到兩分鐘那些自焚的火都被熄滅了,哪來的那麼多滅火器?”看了那切了氣管的孩子唱歌,我的心往下一沉︰“完了,這孩子肯定活不成了。”我氣憤的離開了。

事實證明,真如人們說的︰中共邪黨的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大善大惡的對比,讓我逐漸的走大法。那時父親和他的同修們在用各種方式告訴世人真相。父親還出錢讓我丈夫給他們制作真相資料。當時有錢也沒有人敢做。那些日子我丈夫正好失業在家,就答應幫助父親他們。所以師父的經文、《明慧周刊》我都看。也許是這些善舉,促成了我的得法機緣。

二零零六年,原來的一位同事來店里,我知道她是修大法的,就想和她聊聊大法的事。我隨口問道︰“你們星期六、星期天的正念還發嗎?”她說︰“不發了,晚上三個整點也不發了,就只發一天四個整點的,這幾天才通知的。”

我听了,全身一震︰發正念是除惡,那是說邪惡快沒了?那修煉這事不就要結束了?那他們這些大法弟子不就要白日飛升了?我脫口而出︰“你們都走了,我怎麼辦?”她樂了︰“趕快修啊!”這促使我真正走了大法修煉。

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從出生就浸泡在黨文化中,那些邪靈和邪惡因素讓自己很難得法,黨文化的思維模式,阻礙著自己的修煉。初學法時,一心想怎樣趕上早得法的同修,就把別人的經歷拿來用,想少走彎路。還想了一個走捷徑的辦法︰學《明慧周刊》里同修寫交流文章時引用的師父的講法,認為這是師父講法的精華,想以最少的時間學到更多的法,而不是踏踏實實的靜下心來學《轉法輪》。

十幾年我都是這樣學師父的《轉法輪》和各地講法的。也沒有意識到這種投機取巧的思維方式是黨文化的因素,是它在干擾著我,使我並沒有真正學法和修煉,所以並不能真正得法,總感覺法怎麼離我這麼遠、夠不著。撞牆、踫壁,再反思、向內找,歷經了一個個大大小小的魔難,到去年,才慢慢的清醒悟道。

舉個例子︰家里的小同修咳嗽了,我沒有向內找,而是立刻想起交流文章中的各種方法,讓孩子學著做,一個辦法不行,換一個。大法神聖無比,同修的實修事例真實可見,可是到自己這,怎麼就不靈了呢?我一下子悟到,這是佛法修煉呀!是超出常人層次的。同修在修煉過程中所悟到的是個人所悟,我怎麼能用投機取巧的簡單模仿這種方法替代自己的所悟呢?我羞愧無比,跟小同修說︰“我們一起煉功吧!”

邪黨文化的因素無處不在。正寫到這里時,丈夫叫我去買點吃的,我毫不猶豫的說︰“好,我去買,再給你買點愛吃的醬鴨,你把碗洗了。”丈夫火了︰“別買了!別買!”我又錯了。平常讓丈夫分擔部份家務,他會做的,這次我不自覺的用這種狡猾手段,即利用利益誘惑達到讓他干家務活的目地,散發出的邪的因素常人都能感覺的到!認識到並解體了這一念之後,我去把吃的東西買了回來,讓丈夫趁熱吃吧,告訴他︰“今天我的時間有些緊。”他就不聲不響的把洗碗和其它家務活干了。

走捷徑、快完成、快收獲,那都是急躁心,容易讓邪靈鑽空子。修煉人要去除黨文化,修去急躁心,我們修煉講順其自然。慈悲體現在從小到大的一切事情中。感謝師父讓我沉下心來,靜心反思、悟道、升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