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沐浴佛光

Print

【圓明網】我身患先天性殘疾,左腿股骨頭壞死,不能正常走路。因為自己是殘疾人,嫁給了一個父亡母改嫁獨自生活的小伙子。丈夫由于一個人長大,就象野外一棵小樹,沒人剪枝沒人管,他特別任性,莊稼不會種,買賣不會做。家里的日子靠我這個殘疾弱女子勉強維持。種田、管孩子、各種家務,所有生活重擔統統都壓在了我的身上,讓我難以負荷。

在中共的統治下,世風日下,道德下滑。人們的思想被黃、賭、毒腐蝕,丈夫在這個大染缸里被污染,盡管窮,卻也染上了吃喝嫖賭等惡習。這個家成了他那一伙人的飯店、旅店。田里的農活他不干,可秋後賣糧錢他得要,我辛辛苦苦土里刨食的血汗錢,他拿到手就去打麻將、找女人。我如果不給他錢,他就蠻不講理的罵我、打我,甚至把我打的頭破血流。為了兩個幼小的孩子,我忍氣吞聲,維持這個瀕臨破碎的家。

年復一年,沒日沒夜的奔忙勞作,因為過度疲勞加上沉重的精神壓力,我渾身上下沒有舒服的地方,最折磨人的是肩周炎、頸椎病、腰椎間盤突出、胃病,還有嚴重的膽囊炎。我被折磨的苦不堪言。可我得拖著病痛的身軀支撐著。我心里暗暗下定決心,等倆孩子長大就離婚。

修大法 福相隨

一九九七年,外地的大娘婆婆把法輪大法傳了我們村。本家族重病纏身的嫂子修煉法輪大法不久就獲得了新生,幾個月的時間,村里就有幾十人到嫂子家修煉法輪功。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可我剛煉了一個月,因家庭生活所迫,不得不外出打工,就沒再繼續修煉。

一九九九年,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一手策劃下,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神州大地烏雲密布,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各種迫害。村里堅定修大法且有文化的學員被迫流離失所或遭勞教,沒文化的堅持修煉的學員,自己讀不了大法書,修煉遇到困難。我有文化,回家之後就主動給他們讀《轉法輪》,讀每周的《明慧周刊》以及大法真相資料。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斷升級,面對邪惡的紅色恐怖,但我沒有害怕。雖然當時我沒有回到大法中修煉,但是,我就覺的法輪大法好,我就願意幫助他們,給他們念書,連續讀了二、三年。當然自己從中也受益。

二零零七年,我患了膽囊炎,醫治無效,在本家族小姑妹的勸導下,終于走回大法修煉。僅僅兩個月,我不但膽囊炎痊愈,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終于脫離了病痛之苦。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能自由自在的生活了,感覺生活中充滿了陽光,真是幸福!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做了一個神奇的夢︰一輪金色的法輪飛我家,落在了房子的檐椽子上,再一看,哎呀,每個椽子上都有了一個法輪!

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我家房子得修了。因為房子的檐椽子幾乎都爛了,時常往下掉爛木頭渣子。我拿出外出打工和平時的積蓄,修了房子,從新砌了院牆。從此,我們家舊貌換新顏,這個家這才算有個家的樣子了。丈夫看到這些,也變好了。

法輪大法驅散了我心中的陰霾,給了我幸福,也給了我們全家人歡樂。我和丈夫關系正常了,孩子臉上也洋溢著笑容。

我們家發生的變化,姐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們姐妹成為了同修,共同走在返本歸真、助師正法的修煉大道上。

大法化解冤緣

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1]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逐漸能放下人心看淡一切。我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必須從常人的圈子里跳出來,做個真正的修煉人。如前所述,修煉前我和丈夫矛盾重重,離婚的念頭都有。丈夫脾氣暴躁,失去理智時甚至對我又打又罵。修煉後,一旦發生矛盾,我盡量忍住。萬一忍不住時,事後我就找自己哪里沒有做好,下次做好。盡量遵循“真善忍”宇宙法理平衡好夫妻關系。

丈夫從我身上看到、也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從心里贊成法輪功。從我修煉不久,他不再動手打我了,脾氣好了許多,還能關心我了,主動幫助我做家務活。寒冷的冬天,天天把柴火抱到屋里,還幫我做飯、炒菜、倒髒水和垃圾。

一次,本家族的一個小姑子對我說︰“嫂子,我大哥(指丈夫)和我夸你了。他說你對他好,他做了錯事你也不恨他,也不生氣,總是樂呵呵的勸他、開導他。不象先前那些年和他急頭白臉的。”

優曇婆羅花開在我家

我從新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年就融入整體,和身邊同修出去發資料、救人。我沒有怕心,就是理智的去做。

一名老同修帶著我,晚上結伴出去挨家逐戶發真相資料,白天面對面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每到集日,我倆就打車趕集,去講真相,每次都能講退幾人,最多能退十來個人。

二零一零年,我們三位同修一起去鎮中心街面對面給民眾發真相光盤,其中一名同修遭派出所警察綁架,我看到後沒有驚慌,把沒有發完的光盤背回來。我徒步返回時,警車在後面追了過來,我一邊念正法口訣,一邊泰然自若的趕路,警察跟了我一段路便回去了。我和同修們沒有被邪惡嚇倒,一如既往的講真相、發資料。

二零一一年,我發現家里的牆壁上面開了優曇婆羅花,還發現窗玻璃上、窗框上、大門上、農機上也開了優曇婆羅花。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讓我修好自己,讓我多救人。

今年疫情中,我和同修們一直在發《疫情周刊》,每周都出去發,把福音送給我們這一方眾生,讓人們記住能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奪命的中共病毒中得到大法的保護,度過這禍害全人類的空前浩劫!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