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求名心”的感悟

Print

【圓明網】正法修煉已近尾聲,對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對名利情都得放下,我已修煉二十二年,已退休十五年,修煉中在修去“求名心”方面有所感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煉前對人中的名譽看的很重

我從上學到工作及家庭生活中,一直把自己的名譽看的很重,爭強好勝、高傲善辯。上學時因學習好當班干,考試總是爭第一,听到的都是表揚與稱贊,贏得了出類拔萃的名聲。遺憾的是趕上邪黨發動文化大革命,沒能上大學。

中學畢業趕上下鄉,在老師幫助下辦了家困留城,分配到大集體單位。領導看我文筆好,就培養我修後做經濟管理工作,並想重用我,勸我入黨,而我本性正直善良,對中共搞運動整人,宣揚偉光正那一套很反感,就公開拒絕對領導說︰“我才不入黨呢,也不想當官,共產黨盡搞運動怪煩人的。”但我工作認真肯干,業務能力強,領導與同事都很佩服,也助長了我愛听贊揚與好听話的“求名心”。

可我結婚後,我的公公卻是個整天滿嘴髒話好罵人,胡攪蠻纏、無理取鬧之人。給我的生活造成很多磨難,我表面委曲求全、忍氣吞聲,卻心生怨恨,為了自己的名譽,愛于面子也不願與人訴說。久而久之,吃不好睡不好,得了一身病,在痛苦中煎熬。

二、 修去“求名心”身心舒暢輕松

幸運的是我在九八年喜得大法,慈悲的師父很快給我淨化了身體,使我重獲新生,無病一身輕,至今沒吃過藥、沒打過針,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無以言表。

得法後,我不斷精實修,明白了許多法理,世界觀發生了很大變化,知道名利情都得修去。工作中任勞任怨,按真善忍做好人,選勞模時讓給別人,不再為爭名奪利而煩惱,遇到矛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寬容忍讓、與人為善,心態祥和樂觀。領導與同事知道我受益于大法,才變的身心健康境界高尚,贏得了對大法的好名譽,也體現了修煉大法的神奇美好!

學法中我也明白了公公給我造成的磨難,都是自己欠下的業債造成的,我要善解與公公的惡緣。在去公婆家時,買他們喜歡的食物,主動給養老錢,多干活,矛盾面前寬容大度、善待他們,盡量多孝敬老人。當婆婆夸我學大法後變好了,公公說話也和氣了,我很高興。大嫂說應該給點物質獎勵,我說那倒不用,能給個好評價就行了。心里沾沾自喜的想︰在婆家三十多年了,沒少出錢、出力、受委屈,只有付出沒有得到一點好處,今天終于得到個好名聲了,覺的很開心。

當我回家學法,正好學“顯示心理”這個問題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這種顯示心理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在做好事上也能體現出來顯示心理。平時自己為了名,為了利得到一點好處,張揚張揚,顯示顯示︰我有本事,強者。” 我突然悟道︰自己為得到個好名聲而高興,這不是“求名心、顯示心、歡喜心”嗎?本應證實大法好,怎能貪天之功,求自己的好名聲呢。再向內找,尤其這個求名心原以為看的很淡,其實不然,在很多方面這些執著心還會反映出來。

例如︰當同修說我修的好層次高時,我會自以為是的夸夸其談,顯示自己學法背法多,發正念能量強,講真相成功率高等等;寫文章投稿在明慧、正見網發表後,得到同修認同時,會覺的很有面子;當別人說我長的年輕漂亮時,也會沾沾自喜很受用。認識到還存在這麼多人心執著後,我就特別重視必須修去這些人心。

有一次,在娘家照顧母親時,趕上節假日姐妹家人十多口都要來,我就把衛生搞的很干淨,準備了家人喜歡吃的飯菜,忙碌了一天很勞累。本想能听到好听話,有家人卻說了些挑理不滿意的話,母親還說了以前家人說我拈輕怕重的話。開始心里很不舒服,剛想辯解,轉念一想,這不是幫我提高,修去求名心、顯示心、愛听好話等人心嗎,應該謝謝家人才對呀。想到後立即感到心情舒暢、身體輕松。“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我悟到︰能有緣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個名譽是無比榮耀的,對人中的名譽應無所求。正法即將結束,作為大法弟子就必須修去名利情,同化真善忍,才能圓滿隨師還!

最後敬錄師父《洪吟》中詩詞<圓滿功成>與同修共勉。

“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