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次病業關淺談信師信法

Print

【圓明網】大家都在講信師信法,可是在修煉中,在過關中,在真正的劫難中,在生死攸關中卻是絲毫不差的嚴格檢驗。也就是,你信的成度大小,事情的結果卻是你信師信法的答卷。所以我悟到︰信師信法要達到“24K金”,這就要衡量我們對修煉的態度——直指人心!

每次關難出現時的心態不同,其結果就是不同的。

我于一九九七年秋末幸得大法,那時的我每天都被各種疾病煎熬著,生不如死,自己知道生命已到了盡頭。因子宮肌瘤而冒血不止。只學《轉法輪》不到兩個月各種頑疾不治而愈,那種身心的愉悅無以言表。

師父講︰“同時你還得吃一點苦,遭一點罪,把自身的業力消掉一些,那麼你就能夠升華上來一點,也就是說,宇宙的特性對你的制約力不那麼大了。”[1]一大部份業力是師父為我們承受了,還有一部份需要自己承受,就把這些業力分成無數的若干份,擺在我們修煉的不同層次中,為提高心性而利用的。所以我悟到︰每一次的關難都是對我們信師信法成度的考核。不是什麼關,也不是什麼難。就是提高心性、提高層次的台階。師父巧妙的為我們安排的,即使有舊勢力的迫害,也是師父“將計就計”[2]而利用的。下面就拿我自己的幾次病業關來和大家交流,如有偏頗敬請同修指正,意在共同提高。

第一次

大概是修煉不到一年的一天,那種大冒血的現象又出現了。那時對法的理解很膚淺,我先是一驚,轉念一想︰我要不學大法早死了,多活一天都是賺的,它愛咋地吧。我沒把它當回事。結果一天就好了。後來在學法中才知道,那是放下生死的一念,沒有執著“病”這個假相,符合了那時層次所在的標準要求。

第二次

二零零四年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開發了各種救人的項目,每天都忙到很晚。幾年後的一天晚上,做完資料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四十多分鐘了。我準備上床發正念,剛到床邊就感到天旋地轉,睜眼閉眼都一樣,轉的速度非常快!我以前那麼多種病還沒有過這種現象,難受到了極限,我意識清楚,知道這是舊勢力來取命的,我沒害怕,心里說︰師父救我。我的這一念是那麼的相信,我不用多說,就說一遍,該救我師父一定會救我!我心里那個踏實,真是心無雜念的百分百的相信師父一定會救我!我也意識到我不能躺著只等師父救,那不是我修,我要做我該做的。我努力的爬上床,盤腿勉強的立掌發正念,堅持發了大約五分鐘,那種狀態緩解了,我知道我得救了,我沒有睜眼,慢慢的躺下安靜的睡覺。早上起來一切正常。

當時我住的是兩層的別墅樓,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一個人,兩個孩子都在外地上學,丈夫出遠門了。當時我沒有任何一絲恐懼與雜念。而這種百分百的信是來源于認真學法,再忙我都得是學法是第一位的。那麼大的難輕松的就過去了。

第三次

前幾年,有一天我突然拉肚子,開始沒在意,可是一次比一次間隔的近,而且肚子疼痛難忍,渾身顫抖幾乎要昏倒。丈夫看到問︰“你怎麼啦?臉都變了。”我過“病業關”從來不讓家人知道,以免他們擔心或給自己找更大麻煩。這次他就在當下。我盡量保持平靜。我說沒事,過會兒就好了。我趕緊坐在床邊,想給同修打電話,請同修來幫我發正念(心里有一念,怕暈倒了家人會害怕或采取什麼措施)。

我很費力的拿起手機,眼楮幾乎看不見字了。這樣迷糊的找到同修的號碼打過去︰“喂,你能來一下嗎?我有點事。”同修答︰“噢,過會兒吧。”我很吃力的又給另一個同修打電話,她說︰“我今天沒空兒,有人給我擦玻璃。”一連打了三、四個電話都被拒絕了。因為她們不知道我發生了嚴重的病業情況。我不敢告訴她們,怕驚嚇了她們。

以前過“病業關”從沒叫過同修。都是我為同修發正念過病業關。所以同修們也想不到我會發生這樣的事。打電話的過程中,我強忍著身體上的痛苦,听著同修的答復,沒有責怪她們,體諒著她們。不知不覺中剛打完電話我好了,身體一切恢復正常了!我深深的體會到為他人著想的玄妙。這也是因為信師信法才能實修,在關鍵時刻才能做到為他人著想的。真是一關一難一層天啊!太玄妙了!

第四次

大概是二零一八年下半年的一天,我的頭脹脹的暈暈的,走路有些不穩,右眼楮象蒙上了一層薄膜,看不清東西。我沒拿它當回事,不承認這種假相。別扭了幾天後,一天我在閉著眼楮煉功,右眼楮通向頭的右腦部位有一個賊亮賊亮的東西,還有一個象魚一樣的紅色的嘴,吧嗒吧嗒的一張一合的,那吧嗒的聲音听的很真,我有些恐懼。頭又暈又痛。心想是不是修煉出來的靈體?不象。肯定不是個好東西。

我就心里默念發正念口訣。但是頭越來越疼,右眼往里揪著疼,我坐在床上發正念,還是不行,心里有些緊張,就給一個同修打電話。一會兒同修來了,她看到我的右眼癟了。這時只有右眼角還有一絲絲的亮光,幾乎右眼精一片漆黑。我心里有些恐慌,肚子卻餓的象掉了底一樣渾身難受。

這時我丈夫回家了,他一看我沒做飯,還和同修坐著,就把臉沉下來了,我說你快去買點吃的,我受不了了!(當時家里什麼熟食都沒有。)他沒好氣的說︰買什麼?我說有個饅頭填上都行,快,越快越好!心里強忍著對他的怨。過了一會,丈夫買來了饅頭,我迫不及待的抓起一個,三兩口吞肚子里,身體好些了。

眼楮還是疼的很,同修一直幫我發正念。我干脆躺下了。過了一會兒,我覺的好些了,我起來對著鏡子扒開右眼皮一看,黑眼珠還剩小綠豆粒那麼小。我一看都晚上十點了,就叫同修回家了。我自己還繼續發正念,最後眼楮雖然恢復的差不多了,可是那層薄膜始終沒去掉,看什麼都模模糊糊的。很長時間我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現在我才找到被鑽空子的原因︰一是當時修煉狀態很不好,學法不入心,煉功不到位,心里很亂。所以信師信法大打折扣,自然就做不到實修。二是既然沒做到實修,那各種執著心都出來了還不自知。如怨恨心、恐懼心、向外求的心,為私為我的心,妒嫉心、顯示心、色心、好為人師心、面子心、虛榮心等等等等。有這麼多執著心何談正念哪?!

修煉可是極其嚴肅的,法在不同層次都在衡量著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分毫不差的!希望我的教訓能給同修一個警戒,讓我們共同找回修煉如初,信師信法百分之百,達到24K金。精不怠。感恩師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