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至8月11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七至八月份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因中共迫害含冤離世。其中,法輪功學員王鳳臣在監獄被迫害離世;李玲在非法拘禁中被活活暴打致死;另有九位法輪功學員生前多次被綁架、判刑、勞教,有的累計冤獄達十四年之久,長期遭受中共惡警惡人酷刑和超強度奴役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姜全德曾被酷刑致殘後,投入冤獄十一年;曾被綁老虎凳、塑料袋套頭窒息、手指及乳頭上扎竹簽、電棍電擊全身等,因酷刑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殘,連方便面都拿不動;他牙齒被全部打掉。八月二十五日晚十時許,姜全德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六歲。姜全德身上被施加酷刑後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見。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法輪功學員李玲被村支書帶民兵毒打致死。李玲的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慘不忍睹。

大慶市林甸縣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鳳臣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出現嚴重腫瘤病狀,大量吐血,上不來氣,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含冤離世。

河北省承德市法輪功學員邊群連累計被中共冤判十四年,在唐山冀東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監獄送回家,僅四天,于八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醫生、法輪功學員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騙去單位,遭警察毒打,數日後,于七月二日早含冤離世。

二零二零年七~八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統計

王淑坤,女,66,黑龍江牡丹江市海林市,醫生,2020年7月,曾被非法勞教
劉昌坤,男,吉林省長春市,2020年7月
李玲,女,山東省蓬萊市,2020年7月,毒打致死
白亞清,女,60多,吉林省長春市,警察,2020年7月,非法勞教一年
王鳳臣,男,50多,黑龍江省大慶市林甸縣,教師,2020年8月,呼蘭監獄,枉判四年
都興貴,男,69,遼寧省撫順市,2020年8月,被非法判刑兩年半
邊群連,男,69,河北省承德市,2020年8月,唐山冀東監獄,二次判刑共十四年
張崇月,男,40,遼寧省葫蘆島市興城市,2020年8月,枉判十年,回家兩年含冤離世
郭玉蓮,女,80,甘肅省武威市,2020年8月,兩次被非法判刑近十年,二零二零年一月又被邪黨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
姜全德,男,66,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2020年8月,曾多次被中共綁架,歷經十一年冤獄
朱艷,女,57,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2020年8月,中共勞教迫害兩次

一、山東法輪功女學員李玲被村支書帶民兵毒打致死

法輪功女學員李玲家住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大張家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中共村支書帶民兵綁架、毒打,非法拘禁在山上的一間空房子里折磨,于七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她的遺體慘不忍睹,民兵在李玲家門口看著,強迫當天火化她的遺體。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李玲帶著真相資料回家被惡人舉報,在家中,被中共村書記響得茂帶著五、六個民兵綁架,同時掠走家中三十多本真相資料。

中共惡人問李玲資料是從哪里來的,李玲拒不回答非法審訊,遭村民兵于得水、于得勝二人暴力毒打。惡人為掩人耳目,將李玲非法拘禁在鄰村——響呂村山上的一間空房子里,屋外門口有一大石頭,惡人問不出什麼,氣得一腳將李玲踹倒,她的臀部撞踫到石頭上。行凶者一棍捅在李玲心窩處,李玲當即身體出現異常。李玲還被懲罰在室外長時間淋雨。李玲一直絕食反迫害。負責看著李玲的老者說,這婦女何苦遭這罪呢?

七月十三日,李玲被送到響呂村私人診所“救治”,被告知已死亡。迫害者立即拉著李玲遺體送回家,村民兵在李玲家門口看著讓當天必須火化,家屬無奈服從。此前一星期,李玲丈夫林得勝因家庭瑣事服除草劑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李玲被帶回家給過世的丈夫找衣服,和兒子擁抱時說︰啥都沒說。兒子看到媽媽的嘴被打豁了,牙齒掉了幾顆,特別憔悴。李玲給丈夫找完衣服後又被帶走。家人詢問李玲被關押地點,惡人拒不告知。在李玲兒子的強烈要求下,惡人給他戴上黑頭套讓他與母親見了一面,沒想到這一面竟是永別。

親友給李玲換衣服時看到︰李玲兩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別大,看起來很悲慘,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慘不忍睹。

出殯當日,村民兵于得水、于得勝(五十多歲)身穿便衣,盤問、阻止李玲朋友參加出殯,問是干什麼的?朋友答︰親戚,並說人都死了,你們還要干什麼,你們是干什麼的?二人謊說也是親戚。此二人在十里八村口碑都不好,都知道他們心腸狠毒。

二、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法輪功學員王淑坤醫生遭警察毒打後離世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六十六歲的女醫生、法輪功學員王淑坤二零二零年六月末被騙去單位,遭警察毒打,于七月二日早含冤離世。

王淑坤女士在海林市海林鎮醫院退休後,返聘在鎮醫院任內科大夫。二零二零年六月末,海林鎮醫院黨委書記韓艷給王淑坤打電話騙到醫院之後,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讓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三書”,還讓王淑坤承認她的丈夫于曉鵬(上訪二十九年,未修煉法輪功)也修煉法輪功,被王淑坤拒絕。警察居然在醫院里對王淑坤大打出手,王淑坤身上多處淤青,膝蓋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濕透。幾個小時後回家。

大約七月一日傍晚,王淑坤出現腦出血癥狀,頭暈,惡心,腦血管病癥狀,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早四點二十五分突然去世。

七月四日,王淑坤遺體在海林市殯儀館被火化,丈夫于曉鵬趴在棺材上號啕大哭,“媳婦是冤死的,我媳婦死得冤啊,我不會放過他們的。”撕心裂肺的哭聲令所有在場人動容。

王淑坤去世後,警察曾找于曉鵬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網。

三、退休警察白亞清被迫害離世

酷刑演示︰中共酷刑“抻刑”

吉林省長春市六十多歲的退休警察白亞清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于二零二零七月二十日含冤離世。去世前一周(七月十三日),她還被警察劫持到看守所。

白亞清原是長春市少年犯勞教所的警察,因為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在黑嘴子勞教所因堅持信仰被綁在死人床上十天,遭受“抻刑”迫害致殘,抻刑迫害過的腿一直疼痛。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白亞清的女兒韓冰(三十六歲,法輪功修煉者)被中共枉判三年半,非法關押在長春女子監獄,至少一年多不讓家屬接見。白亞清為營救女兒四處奔波、身心疲憊。

二零二零年四月四日,白亞清發法輪功真相材料遭警察非法抓捕,被勒索一千元保釋金後,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到家被監視居住。回家後白亞清的身體明顯受創,勞教期間受過抻床酷刑的腳開始冒水並變黑。

二零二零年七月,白亞清被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檢察院問話。放回家後,她的腳不能走動,三天沒吃飯。因為她是獨居,朋友到家里看望她,才發現她的境遇。在朋友的幫助下,漸漸好轉,能吃飯,也能下地慢慢走了。

七月十三日白亞清被警察直接劫持到看守所,因身體不合格,看守所拒收。白亞清的精神再次受打擊,身體進一步惡化,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四、遭中共常年迫害 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都興貴含冤離世

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都興貴二十年來多次被非法勞教、關洗腦班,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兩年半,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結束非法刑期。明慧網八月十二日報道,順城法院又下監外執行通知隨後騷擾,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都興貴老人含冤離世。

都興貴,男,一九五一年出生,今年六十九歲。都興貴從兩歲起患嚴重氣管炎,每次犯病都喘不上來氣,死去活來的。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神奇康復。他把自己的親身受益告訴給被中共謊言迷惑的世人,讓更多百姓明白法輪大法好。因此遭中共常年迫害。

從二零零一年一月以來,都興貴屢遭迫害,曾多次被非法勞教、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都興貴被順城公安分局葛布派出所警察綁架送南溝看守所,因身體檢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隨後撫順市國保、順城公安分局警察、葛布派出所及葛布街道、社區多次上門騷擾,編造收集假證陷害都興貴,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上午九點,撫順市順城區法院在第八法庭進行非法開庭,都興貴講述自己修煉身體健康的情況,同時對修煉法輪功的合法性做了有理有據的辯護。都興貴通過論證,講出修煉法輪功、講真相、發傳單的合法性,法官公訴人無語。法庭草草的就收場了。

都興貴被撫順順城區法院冤判三年,他上訴到撫順中級法院,中級法院改判二年六個月,刑期從被綁架時間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到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二年六個月,由于都興貴身體檢查不合格,沒有到監獄執行。所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都興貴已解除了刑期。

然而,二零二零年五月份,葛布派出所警察配合協助順城法院,接上級指令,要對沒有執行的案子清理,要求都興貴到醫院體檢,如身體好了,再到監獄服刑,都興貴給他們講真相,最後派出所辦案人說,那身體不好,不適合去監獄服刑,我們就這樣上報。

就是這樣,順城法院下了監外執行通知書,但是都興貴的刑期已滿,又要監外執行,給六十九歲的都興貴造成巨大的心理傷害。最後含冤離世。

五、十年冤獄摧殘 張崇躍含冤離世

遼寧省葫蘆島興城市法輪功學員張崇躍十年冤獄後回家僅兩年就拋下妻子、兩個女兒和高齡老母親,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歲。

張崇躍家住葫蘆島市興城大寨鄉郭家村,是鄉親們公認的好人,他家也是被人稱道和羨慕的幸福之家,母親慈祥,妻子賢惠,兩個女兒乖巧懂事。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張崇躍一家人被迫流離失所,來到葫蘆島市綏中縣。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張崇躍被綏中縣國保大隊李長華、劉忠和等警察闖到住處綁架並抄家,家里的電腦、打印機等物品被搶走。三天後,警察又卷土重來撬門砸鎖,家人不在的情況下將私有財產搶劫一空。二零零八年五月,張崇躍被枉判十年重刑。張崇躍家中失去了頂梁柱,妻子抱著小女兒,領著大女兒,帶著年過古稀多病的婆婆回到老家。多年來苦辣辛酸,農活一人干,艱辛探監遭刁難,身單力薄。剛過十歲的大女兒幫著推稻子,令人心酸。

在盤錦監獄(六監區),張崇躍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消瘦、走路不穩、有氣無力、頭暈目眩,血壓高壓達230mmHg,低壓達140mmHg.家屬曾要求保外就醫,可盤錦監獄方拒不放人。

十年冤獄期滿,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的張崇躍回家僅兩年就含冤離世。

六、歷經中共摧殘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朱艷被迫害離世 大兒子曹陽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朱艷

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朱艷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七歲。在她生命最後的時刻,她吃力地說出五個字︰“法輪大法好!”

朱艷家住吉林市龍潭區缸窯鎮,生性善良,謙虛公正,遇事寬待他人。九八年八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更是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

朱艷被中共勞教迫害兩次,多次被非法關押,多次被追捕,被迫流離失所。原有一個美滿的四口之家,被迫害得夫妻被迫分手,一雙兒女無人照管,很小就承受著失去父母的痛苦,四處漂泊,自尋生路。為了營救媽媽,兩個孩子被警察暴打,其中大兒子曹陽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七、甘肅武威市八旬郭玉蓮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二零二零年一月,甘肅省武威市法輪功學員郭玉蓮老人被涼州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之後遭司法局、鎮司法所多次騷擾、恫嚇,于八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八十歲。

郭玉蓮,女,武威市涼州區雙城鎮徐信村人,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老人多次被中共邪黨迫害,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非法判刑。

八、曾經冤獄十一年的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姜全德在綁架騷擾中離世

姜全德

姜全德,男,原長春市農安縣國家糧食儲備庫保管員,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他抽煙喝酒成癮,喝多了和家人打仗,和妻子發生口角;身體也不行,臉上長一些類似“紅斑狼瘡”的東西,心髒也不好。修煉法輪功後,煙酒都戒掉了,疾病也不翼而飛,家庭和睦了。工作更加兢兢業業,保管的東西沒有一件丟失的,受到單位領導的認可、同事的贊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姜全德長期遭受非人迫害,被非法拘留四次、勞教一次,並被酷刑致殘後投入冤獄十一年;他曾被綁老虎凳、塑料袋套頭窒息、手指及乳頭上扎竹簽、電棍電擊全身;因酷刑“ 轆大輪”、“上繩”、“搖豬手”,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殘,連方便面都拿不動;他牙齒被全部打掉,不給流食,吃了八年多夾生的米飯,吃任何東西都只能囫圇吞咽、無法咀嚼。原本健康強壯的姜全德因遭受長年的身心摧殘,身體已被迫害得異常虛弱。

在公主嶺監獄,姜全德被警察扒光衣服,綁在死人床上,惡警用多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他的頭被電腫出大泡,惡警又拿電棍往肚臍眼里插著電,四肢被綁在死人床上固定的姜全德竟然一下被電得坐了起來……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早上,中共警察在吉林省農安縣對法輪功學員大抓捕,姜全德與妻子孫秀英在家中被農安縣古城派出所警察綁架,他們的家被翻得亂七八糟,東西被扔得滿院子都是。當時姜全德身體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過,把他和孫秀英一並綁架。後因姜全德身體極度虛弱,被家人接回,回到家後一直靠輸營養液生存。妻子孫秀英被非法關押。姜全德兒子曾要求農安縣國保釋放其母侍候父親,被農安縣國保警察非法要挾︰不簽字不能放人。姜全德囑咐兒子,堅決不能簽字!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時許,姜全德不幸離世,終年六十六歲。次日早晨,天降大雨,家屬冒雨送別他,姜全德身上仍有被施加酷刑後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見。

九、大慶市林甸縣一中優秀教師王鳳臣被迫害致死

今年五十多歲的大慶市林甸縣一中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鳳臣在呼蘭監獄被迫害出現嚴重腫瘤病狀,大量吐血,上不來氣,生命垂危,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含冤離世。

王鳳臣和妻子冷秀霞都是大慶林甸縣一中出類拔萃的優秀教師,秉持著“真善忍”標準修心向善,誠信授課,拒絕收禮和紅包。王鳳臣任教高中地理,深得師生信任,負責帶每年高考的應屆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鳳臣、冷秀霞夫妻屢遭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王鳳臣、冷秀霞夫妻被一伙便衣警察綁架、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王鳳臣、冷秀霞夫妻被林甸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分別被勒索罰款三萬元。二零一八年春,冷秀霞被非法關押到黑龍江女子監獄;王鳳臣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

王鳳臣在呼蘭監獄被迫害致出現嚴重腫瘤病狀。呼蘭監獄逼迫家人必須簽免責任書,逼家人同意 “王鳳臣死在監獄里,獄方不負責任以及檢查完身體必須回監獄”的強制協議,不簽就不能檢查。

王鳳臣于八月九日早晨五點左右在哈爾濱農墾腫瘤醫院去世。此時王鳳臣的妻子冷秀霞正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十、承德市邊群連被唐山冀東監獄迫害致死

河北省承德市法輪功學員邊群連在唐山冀東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監獄送回家,僅四天,于八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邊群連遺照

邊群連,男,生于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道德升華、無病一身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邊群連上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轉化班強制洗腦兩個月。邊群連曾經兩次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五年被綁架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六年再次被綁架非法判刑六年。兩次均被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五年,邊群連在唐山冀東監獄遭到殘酷迫害,每天有四個包夾二十四小時對其輪番迫害,沒有任何自由可言。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邊群連等法輪功學員去承德縣講真相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承德縣看守所遭到警察鞋底子扇嘴巴子、打罵等迫害。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邊群連被繼續非法庭審,法官仍然是王富,公訴人增加到四個公訴人,法庭內外出現了很多特警、承德市國保及承德縣國保等便衣到場,還有政法委的人也到了法庭上。整個庭審過程,公訴人沒有拿出任何合法的實證,經過四位律師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後,令所謂“公訴人”一再無言以對,公訴人也只能選擇沉默。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承德縣公、檢、法相關人員,無視律師為法輪功學員的無罪辯護及法輪功學員對他們講真相,非法判刑邊群連六年,並勒索罰款二萬元。

邊群連再次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迫害。二零二零年一月初,邊群連被迫害得患直腸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前後,在唐山市協和醫院手術治療,獄方不準家人護理,只讓家屬遠距離看護。出院後,邊群連被無人性的關押進監獄。

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晚上,邊群連的家人接到唐山冀東監獄打來的電話,說是要送邊群連回家。八月九日,監獄一輛警車開路,後邊跟著救護車,車里的邊群連插著胃管、骨瘦如柴。所在街道,司法人員對邊群連進行了照像後,街道及司法兩個單位互相做了接送人的手續後,將邊群連交給家人。

當時邊群連發著高燒,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不認識了,老實的家人將被迫害得不成人樣的邊群連接回家。而邊群連已經不能吃東西了,直腸癌已經擴散。在家中與家人短暫地過了四天,邊群連就于八月十二日含冤離世。

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中共迫害致死,盡顯中共滅絕人性的邪惡本質。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知法犯法,是真正的罪犯,上天留給你們的時間已經沒有多少,希望你們善待,並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參與迫害,彌補損失,才是你們唯一的出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