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市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脅迫、騷擾

Print

【圓明網】自2020年6月以來,河北省衡水市政法委和桃城區政法委脅迫相關部門和單位及各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采取各種方式,尤其是株連迫害家屬的方式,對衡水市區法輪功學員進行大肆騷擾、脅迫轉化。趙二瑞在醫院病危,也被騷擾;有的法輪功學員臨終前還被騷擾。

以下是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的部份案例︰

1、衡水市桃城區河沿鄉政府和村干部把河沿鄉三個老太太的所有家人都叫到家里,脅迫家人逼三個老太太簽字,不簽字就牽連到兒子孫子的工作和上學。

2、2020年6月份,河東派出所把南門口小學教師劉玉仙和她的丈夫兒子叫到派出所,逼迫劉玉仙在三書上簽字,遭到劉玉仙的拒絕,她的丈夫和兒子怕派出所扣押劉玉仙,給家庭帶來災禍,便大打出手,逼迫劉玉仙簽了字,後來學校又讓她簽字,遭到她的拒絕。

3、鄭玉榮,七十來歲,因丈夫姓野,大家都叫她“老野家的”。2020年6月16日,居委會不法人員將她騙到居委會,讓她在“三書”上簽字,不簽字不讓走,到下午下班時間才放她回家,並讓她第二天還去居委會接受邪惡的轉化,揚言不轉化就天天去,實在不轉化就送石家莊洗腦班。在邪惡的壓力下,鄭的老伴被迫將家人及親戚的聯系方式提供給了居委會。兒子開門診,也被強行關閉不讓營業,母親不轉化就不讓開。為了抵制迫害,鄭被迫離家躲避。老伴整天躺在床上唉聲嘆氣,兒子和女兒到處找尋母親,家里亂成一鍋粥。後來鄭玉榮才回到家中。

9月20日上午,居委會不法人員又上鄭玉榮兒子的門診騷擾,威脅如果他母親不轉化就再一次關閉他賴以謀生的門診。他兒子在邪惡的壓力下失去理智,回到母親家中,把家里所有的物品砸了個稀爛,還把牆砸出個洞。老伴也扇她的耳光,父子倆逼迫她答應簽字轉化,以求得家庭的安寧。兒子打電話叫來居委會的人,居委會的人拿著所謂的三書來到家中,老野家的不簽,兒子便用力死死抓起母親的手簽下字。

4、何莊鄉馬村法輪功學員劉申新、倪學穩數次被騷擾,村里給村民發的生活福利︰每月每人25斤面粉,大米10斤,花生油3斤,還有中秋節的每人3斤豬肉、3斤香油和2斤麻醬也被停發。除了法輪功學員,他們還搞株連威脅迫害不修煉的親戚和家人。劉申新夫婦二人、劉申新的女兒和外孫、倪學穩一家四口(只有倪學穩一人修煉)、她的小姑子(丈夫的妹妹)一家三口和婆婆不修煉法輪功,也被停發以上生活福利,直到她們簽字轉化為止。

此外,劉申新現年67歲,她和老伴每月各有200元的生活補助費也被停發。村委會的人威脅倪學穩的小姑子說,你得把你嫂子說過來,要不就給你停水停電。他們驅趕租住倪學穩家房子的租戶,威脅說如果不搬走繼續租住倪學穩的房子,就不讓他的孩子上學。 有村民說,殺人放火進了監獄還讓吃飯呢,這不是不叫人家過活了嗎?!

何莊鄉馬村村支書馬建鋒,四十多歲,他的堂兄弟馬建庫是村里的治保主任。從1999年7.20邪惡迫害法輪功開始,馬建庫就一直參與對本村法輪功學員的騷擾與迫害,領著鄉政府、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門的人到法輪功學員家。

5、王國恩在市區居住,老家的鄉政府讓他夫妻二人回村到村委會,王國恩去了後,鄉政府和村委會的人讓他在三書上簽字,王國恩斷然拒絕,他說,監獄我也坐了,刑我也受了,讓我簽字,不簽!

6、薛俊莊夫妻二人被騷擾。派出所給他兒子打電話想要去家里看看,兒子說他父親身體不好,不要騷擾他,出了問題你們負責。8月25日,社區居委會和裕華派出所共五人非法闖入薛俊莊家中,讓他在三書上簽字,被他斷然拒絕。惡警口出惡言,威脅薛俊莊和妻子,夫妻二人給他們講真相勸善也不听,還要抄家,臨走時揚言必須簽字,不簽就天天來。9月20日,裕華派出所又打電話進行騷擾,薛俊莊不修煉的兒子為了保護父母和他們吵了起來。

8、桃城區文廣新局的李靜也被單位的局長、紀檢書記等人數次騷擾。被單位數次騷擾的還有育才街小學教師趙紅玉、市七中退休教師啜花卉和桃城區審計局退休職工杜文乾、還有工商銀行的邱桂冬。啜花卉和杜文乾被要求去洗腦班,每天兩小時,單位派人陪著,實則監視,杜文乾被告知她是第一批名單里的,均遭到二人的正念抵制。

9、桃城區工商局退休職工代新賞被騷擾。單位給代新賞的兒子打電話,兒子不堪其擾告訴了母親,代新賞把單位的電話要過來給打過去說,你們不要騷擾我兒子,有什麼話朝我說有什麼事找我,第二天單位人上門,代新賞拒絕了他們的非法要求,對他們講了真相。

10、陳玉夫婦也被騷擾,康復街派出所打電話問還練不。

11、市第四中學的四名教師(其中有退休教師)也被騷擾。

被騷擾的還有其他法輪功學員。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