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親人的反常表現反思自己修煉中的不足

Print

【圓明網】幾天前,我大嫂病了,說是後背疼的下不了床,我去探望她,發現大哥家的客廳櫃上擺了邪黨頭子毛魔頭和周魔頭的瓷器盤子畫像。當時,我就著急了,要毀掉這兩個畫像。大哥不同意,開始搪塞我,最後我的一句話激怒了他,我說︰“家里供著這兩個死鬼,人不得病才怪呢!”大哥異常憤怒,情緒很激烈,開始攻擊我的修煉。這是我始料未及的,情緒也受到很大的沖擊。

回家後,連續幾天都在思考這件事情,大哥全家人都做過三退,並且有時還罵邪黨,雖然他不理解我的修煉,但是也並沒有干涉和反對過。盡管意識到他背後有邪靈因素在操控,但是當著我的面說出那些話,實在讓我接受不了,我也意識到,這麼多年,自己身邊的親人對大法竟然有如此誤解,一定是我修煉中存在問題,慢慢從怨恨的情緒中冷靜下來,我開始反思自己修煉中的不足。

這件事很明確的告訴我,我做的救人的事不到位。我大哥屬于典型的既得利益者,他常說︰“誰給我好處我就听誰的。”所以當初勸他三退的時候,也是順著他的這個思維跟他講︰“邪黨要完了,將來要有大災難,退出邪黨才能避災難、保平安。”他當時表示︰“既然退了有好處,那也給我退了吧。”從做三退的過程似乎看不出有什麼不妥,可是我的基點是讓親人得好處,並沒有把真相講到位,沒有跟他講明白為什麼天要滅邪黨,為什麼退出邪黨才能保平安,也沒有給他講明白法輪功是什麼,邪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更沒有喚起他的正義良知。

這些年也嘗試過深入講真相,但是他表現出極不感興趣,也不願意听,每次都不愉快,內心的求安逸使我抱著僥幸的心理覺的,他只要點頭三退了,就得救了。可是事實證明,這個人並沒有真正得救。那天他的一句話點明了他三退的目地,就是為了得好處,他說︰“你說這些年,你們圖了個啥?得到什麼好處?整天提心吊膽的,你說的那些事,哪件發生了(指邪黨倒、大災難等)?”看來用好處利誘和用災難嚇唬都不能真正使這個人得救,必須得真正的講明白真相,在大是大非面前有了正念,這個人才真正能得救。

這些年,我一直有個誤區,覺的我所在的這個階層的親友大多都是既得利益者,只有我們在社會中有一定的地位,才能向他們證實大法,否則他們會看不起我們的。可是事與願違,這些年身邊狀況不斷,越想向他們展現修煉人的優越,卻越讓他們看到我們沒有得著常人中的好處。雖然說常人有求于好處沒有錯,但是我們修煉人就不應該順著他們下滑的標準來迎合他們,我們真正應該向他們展現的是大法弟子提升後的心性狀態、無私的境界、善良忍耐的品行,用正念來歸正他們的變異,用善念來喚起他們的良知。師父說︰“身在紅塵中 良知不可松 善惡定未來 別把邪黨烘”[1]。現在我悟到這才是得救的世人要達到的標準。

再接著向內找,那天我大哥表現出的狂妄自大仿佛是一面鏡子,通過這面鏡子,我看到了自己的自我自大。那天,表面是我大哥魔性大發,其實恰恰是我的嚴重的自我才觸動了常人的魔性︰我覺的對的事情,必須強迫別人照著做。長期以來,我這個自我自大的心就沒有好好修過,有時注意到了,也只是動動表面。在自己家里,丈夫處處讓著自己;在同修當中,覺的自己法理清楚點,不是看不上這個,就是看不上那個;配合做事時,總覺的自己能耐,凡事希望別人听自己的;和自己有分歧的同修,雖然表面不說什麼,但漸漸就疏遠了他們。其實,我的這個自我自大已經很嚴重了,那天,我從我大哥家回來,一路嘟囔著︰“他這麼狂妄,簡直是在作死。”現在想想,我這麼自我自大,難道不也是走在危險的邊緣上了嗎?!

這件事還反映出我修煉中一個很大的不足,就是缺乏慈悲心。平日里,和我大哥等親人相處都是用情來維系,大家你好我好,享受親情帶來的愉悅,從未從一個眾生的角度去想想,他們是不是真的得救了。發生這事後,令我念念不忘、憤憤不平的竟然是我大哥當著我的面攻擊大法,是對我的羞辱,是在欺負我。那時,並沒有想到他一個等待得救的生命,因他的無知或我做的不好,導致他犯了這麼大的罪,這個生命是多麼可憐、可悲;更沒有想到,是邪靈在毀掉這個生命,真正害人的是邪靈,我應該幫助他擺脫邪靈,而不是怨恨他。

事情發生後,連續兩天,我的內心極度沮喪失落,開始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在學法小組和同修交流這件事情的時候,暴露出了失落的原因,我說︰“我這些年救的人可能好多都屬于我大哥這種,他們根本沒有真正得救,那我這些年不白做了嗎?”原來我真正關心的並不是這些生命是不是真正得救,關心的是自己做的有沒有用?更確切的說,關心的是自己的修煉、自己的威德。

從根本上講,我救人是為了成就自己,不是出自于慈悲,這是長期以來橫在我救人路上的一堵牆,也是我修煉路上最大的瓶頸,究其根本原因,是因為我的修煉和救人的基點都是為私的,我始終沒有擺脫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屬性。這種為私在我修煉中反映出來的狀態就是救人之心不迫切,精狀態不能持之以恆,修煉中有求之心始終伴隨我,妒嫉等一些不好的執著心無法從根本上去掉。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我明顯感到,修到今天,這個為私必須要轉變了,這個根本的東西不轉變,我的修煉路會越走越窄,甚至于無路可走。

我注意到,明慧網最近有很多關于怎樣轉變為私為我狀態的交流文章,讀了這些文章後,感觸很深,越來越多的同修清醒的認識到,舊宇宙生命為私為我的屬性,已經在嚴重阻礙我們助師正法,是到了必須轉變的時候了。

雖然找到這些問題,可是我的心情依然沉重、不安。順著這種不安尋下去,發現真正導致這件事情發生的根本原因是我長期以來自欺欺人的修煉態度。始終以來,我沒有從骨子里改變自己的決心,不願意承受真正動自己頑固執著所帶來的剜心透骨,害怕失去安逸舒適的“修煉環境”。沒有真正按照修煉人的標準提升自己的心性,這樣自然體現不出來修煉人應有的狀態,常常和常人混為一談,沒有讓身邊的人真正看到修煉人的境界。

這麼多年來,我到底修了什麼呢?我修了表面,在表面上下功夫,用情維護著親人的關系,用人中養成的八面玲瓏的處世之道解決著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用小代價的付出平衡著親戚之間利益關系,把以此換來的好名聲誤當成自己修的好,並且一直追求這種表面的你好我好,自欺欺人的用別人說我好來證明自己修的好,糊弄自己。

師父說︰“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3]

師父還說︰“如果只改變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質不動,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時候,到了關鍵時刻,它還會反應出來,所以不改變人心,只是一種假相的掩蓋。必須從本質上發生變化才能是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說,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你表面上做的冠冕堂皇,而在你心靈的深處你還保守著、固守著自己不放的東西,那是絕對不行的。”[4]

所以說這些年來,我只是外表貼了張修煉人的標簽,而內心固守著自己的東西不放,這種表面的好雖然讓周圍的親人說不出什麼,但是他們的內心並不敬佩我,因為我體現不出修煉人由內而外透出的平和與大度。我這種人為的求好、做好,和修煉人真正提升後的境界使然,是截然不同的。說實在的,常人從內心都不認同我,又怎能讓他們認知大法,光靠嘴上的說教是沒有用的。我悟到由于我們自身修煉境界的不足,導致很多的世人不能真正得救。由此我也更加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沒有實實在在的提高,糊弄事是絕對不行的。

文章結束前,我想再講一件事。剛發生事情的那兩天,我爭斗心極強,魔性也出來了。有天晚上,心情煩躁,什麼也不想干,躺在床上,思想業干擾很厲害,後來睡著了。半夜的時候,被一種聲音叫醒,仔細听,原來是我放在餐廳的音響在播放《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爬起來關掉音響,看時鐘正好半夜十二點,雖然蹊蹺,但沒多想,發完正念,又睡了。

第二天,又想起這事,心里唏噓不已,昨晚播放的音響是在半個多月前播放過,這半個多月,沒人動過它,開關是關著的,它自己怎麼會在半夜自動播放呢?我馬上悟到,這是師父看弟子魔性出來,用這種方式點悟我,讓我趕快調整心態,抓緊精。

我心里明白,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為我的修煉狀態著急,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唯有精!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鎖緊良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