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陷十一年半冤獄 馬智武又被非法關押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寧夏銀川市法輪功學員馬智武先生被固原市涇源縣被綁架,被劫持到固原市看守所關押迫害,六月二十五日被固原市原州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

馬智武,五十歲,原寧夏銀川鐵路分局安全監察室的司機,一九九八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患鼻竇炎(曾做過穿刺治療)、痔瘡、前列腺炎等疾病。修煉不到兩個月,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馬智武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是單位、親朋好友公認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馬智武屢遭迫害,在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被非法關押,累陷冤獄十一年半。

一、在銀川市看守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馬智武等一行十九人抱著一顆說真話的心,來到北京和平請願,在租住處被警察綁架,被劫持到北京的朝陽看守所非法關押。九月二十四被寧夏銀川市公安局警察劫回到銀川看守所關押迫害一個多月。

在銀川看守所,馬智武不放棄修煉,被王姓惡警伙同犯人毆打、“扎背銬”、加戴重刑具(腳鐐)進行迫害。

酷刑演示︰背銬

二、在寧夏第一勞教所被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馬智武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到寧夏第一勞教所(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迫害。有一次,馬智武被弄到一個房子里,十幾個犯人用棒子、凳子、皮管子一頓亂打,馬智武被打的全身是傷,眼前發黑什麼都看不見了,自己迷迷糊糊回到住處,身上痛的連坐都坐不住。

二零零零年八月,馬智武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被強行插胃管灌食;惡人們拽胳膊按腿、按住頭把胃管從鼻孔往里插,並不停的插進拔出;馬智武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十天之後,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的八月,馬智武第二次絕食抗議,第四天被惡警從監舍里抬出強迫灌食,惡警指使幾個犯人把他壓在床上絲毫不能動,插上胃管後用針管往里灌稀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馬智武被劫往靈武看守所,四個月後被靈武法院枉判六年。

三、在寧夏吳忠關馬湖監獄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馬智武被劫持到寧夏吳忠關馬湖監獄關押迫害;五月四日,馬智武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惡警梁海望每天安排十幾個犯人對馬智武實施迫害,犯人三人一組,輪換看著、並隨意毆打,連續十幾個晝夜不讓他合眼。有一天馬智武實在熬不住睡著了,犯人們用打、搖、冷水潑等方法也叫不醒他,就把他抬起來摔到地上,再抬起來摔到地上,這樣反復幾次終于把馬智武“摔醒”了。

每天晚上八點到十點開“批斗會”批斗馬智武,批斗時惡警梁海望指使犯人給馬智武架“土飛機”,雙臂被強行掰到脊背後面,用東西堵住嘴,再用一根繩子綁上,不停拳打腳踢。

酷刑演示︰開飛機

惡警梁海望還用“掛磚頭”折磨馬智武。馬智武自述︰梁海望指使犯人每天出工拉著我到工地,然後用皮帶銬將我吊在板廠鋸房的大梁上,讓人用皮帶、棒子沒頭沒腦的打我!並在我耳邊不停的給我念誣蔑法輪功的稿子,同時用電警棍電在我頭上、手上、身上。還專門給我做了一個木箱子,箱子上寫著我的名字和污蔑法輪功的話,並用繩子將木箱子掛在我的脖子上,箱子里裝滿磚頭。再用袋子裝上沙子,壓到我的頭上、脖子上,就這樣迫害了我兩個月。

二零零三年四月,馬智武絕食抗議迫害;獄警孫雄把六天飯水未進、站都站不穩的馬智武用銬子吊在三中隊院子里的籃球桿上面。吊了一下午。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惡警郭戩帶領一幫犯人,給馬智武的胳膊扎上背銬,後背著地仰面朝天,幾個犯人抓住胳膊來回拖著走,拖了好幾公里。又叫幾個犯人在玉米地里來回拖了一天。晚上又拖了回來,再把兩只胳膊分開,用手銬銬在兩張床上,銬了整整一晚。

有一天,惡警郭戩指使犯人︰把馬智武抬到床上。幾個犯人把馬智武按到“死人床”上,兩胳膊左右分開,抻的直直的,把手銬緊緊銬手腕上;用腳鐐把腳吊起來,然後把腿、腰用繩子綁在床上,腳脖子讓腳鐐拉的緊緊的“抻”,當時腳脖子裂開了口子,流了很多血。

酷刑演示圖︰死人床

犯人輪番折磨,二十四小時不讓馬智武合眼,在耳邊念誣蔑法輪功的稿子。眼楮稍稍一閉,犯人就用火鉗子、木棒等工具毒打。馬智武被這幾種辦法輪換著迫害了四十多天,在床上被“抻”了四十多天。犯人在房子牆角的兩邊用電鑽各打了上下兩個孔,裝上四個鐵環,再用兩副手銬把馬智武的胳膊銬在鐵環上一吊,腿上用兩個大鐵環套上;幾個小時之後,馬智武被吊的全身往出冒汗、眼前發黑、耳鳴,腳脖子流了很多血。每天還被堵鼻子,強行灌非常濃烈的食鹽糊糊,每灌進一口都嗆的人死去活來。

二零零五年四月,馬智武被幾個犯人毆打,犯人還提來水往他身上潑;馬智武全身濕透,惡警郭戩見狀馬上叫來幾個犯人,把馬智武拽到操場上拉著跑,跑著跑著,郭戩又讓犯人把腿也拉上,讓後背著地在地上蹭。同時他還叫喊著︰你們給我跑快點。馬智武整個脊背被蹭破流血。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馬智武八年冤獄期滿又被劫往“洗腦班”關押迫害了兩個月。

四、在鹽池縣派出所、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馬智武開車途經寧夏鹽池縣高沙窩鎮時被惡警綁架到鹽池縣花馬池派出所。惡警把他綁在“老虎凳”刑訊逼供、不讓睡覺。只要一閉眼就往頭上澆水、大聲喊叫、用拳頭亂打。在“老虎凳”上“熬鷹”四天。十五日下午被劫持到鹽池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酷刑演示︰老虎凳

馬智武以絕食的方式抗議被非法關押,前後持續了四十多天。在絕食期間,看守所將馬智武弄到醫院強行“鼻飼”,馬智武被戴著腳鐐、手銬,警察、醫生四、五個人將他按在床上,把管子插在鼻子里開始灌食。絕食後期,看守所每天由幾個警察強行將馬智武按著,雙手靠在椅子後背上,雙腳戴著腳鐐,強行灌食。

五、在寧夏銀川監獄被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初,馬智武被鹽池縣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劫持到寧夏銀川監獄關押迫害。

在嚴管監區,馬智武拒不“轉化”被犯人包夾,一年多沒見陽光,被拳打腳踢、長時間“坐小凳子”、“熬鷹”、用針頭扎、煙頭燙、拽踢擰生殖器、從頭頂澆水、用蒼蠅拍搗眼楮、往眼楮里抹清涼油、往飯里加鹽、開幾個大瓦數長明燈直射、三九天成夜打開門窗冷凍……

酷刑演示︰煙頭燙

犯人多次用重拳猛擊馬智武雙腎部位、用腳狠踢腰、腿等部位,有時一拳打來疼的倒在地上翻滾。惡人講,這叫“爆炒腰花”。一連幾個月,馬智武左腎被打壞,尿血,肋骨被踢壞疼痛難忍,兩腿高度腫脹、青紫瘀血,無法站立;長達一年半坐十五公分的小凳子,馬智武屁股已經坐的潰爛流血、流膿;二零一三年二月,馬智武被摧殘心律失常、血壓奇高,已出現生命危險。監獄怕擔責任,才在以後的日子里不得不讓馬智武早點睡覺、給換了一個高一點的凳子,勉強支撐到了出獄的日子;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馬智武活著回家了。

六、參加旁听被非法關押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寧夏青銅峽市教師、法輪功學員陳晨遭非法庭審時,前去參加旁听的馬智武被銀川市國保大隊王滿等警察綁架,被劫持到石嘴山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幾天,被放回家。

七、回老家找活干,再被非法關押

二零二零年六月初,馬智武回固原市老家找活干。六月五日,在寧夏公安廳有關人員、固原市原州區國保大隊馮隊長、教導員楊富春的操控下,馬智武在老家固原市涇源縣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固原市看守所,六月二十五日被固原市原州區檢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


附︰部份相關信息

固原市檢察院檢二部辦案檢察官馬志剛︰0954-2930032

固原市政法委
書記李志達︰0954-2088698、13995041525
副書記、秘書長、綜治辦主任馬學明︰0954-2088066、18169197399
副秘書長王旭東︰0954-2088993、15825348599
副秘書長、綜治辦副主任丁志剛︰0954-2088299、18095361918
綜治辦副主任任鵬達︰0954-2088665、18995440911
辦公室︰0954-2088664、0954-2088334(傳真)
主任馬清智︰0954-2088664、13909545674

固原市原州區公安分局
局長曾新富︰0954-2068061、13995043110
副局長羅永和︰0954-2068065、13935049083
副局長範向文︰0954-2068066、13995040589
副局長馬生權︰0954-2068063、13909541068
副局長黃曉明︰0954-2068088、13649575858
紀委副書記張寧︰0954-2068626、18995418838
政工科長鮮進平︰0954-2068072、13995042818

固原市原州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
大隊長馮偉︰0954-2068078、18995444536
教導員楊富春︰0954-2068159、19995419628

看守所駐檢人員
倪萬寶︰13309547111
馬克東︰13409548008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