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清原縣于昌艷兩次被綁架、關押的經歷

Print

【圓明網】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土口子鄉荒地村法輪功學員于昌艷曾于二零一六年、二零一七年兩次被綁架、非法關押。以下是她自述此間的經歷。

我二零一四年搬到沈陽市沈北新區碧桂園小區居住。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向華強小區居民樓發真相九評,小區保安發現後直接舉報110,然後堵住封閉小區大門,由道義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我們三名法輪功學員。

到了派出所後,所長徐志強為了得到經費直接把我們交給國保610,作為團伙典型處理。把我們像對待犯人一樣關在全封閉的小屋里,里外隔音的,門是玻璃的,只有外面的警察按密碼才能打開門。

國保警察為了達到目的讓我指正兩位老法輪功學員,先是污蔑、謾罵、偽善、聊天的方式、最後拿我的小女兒(十三歲)來威脅,如果在不配合就去學校“看看”她,我清楚地知道,他們所謂的“看看”是什麼意思。由于不配合他們的邪惡要求,我被非法關押在沈陽市造化第一看守所。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國保大隊又一次提審我,上午十一點把我提走,雙手戴著手銬,然後把我帶到華強小區照相,目的就是以此作為非法關押我的證據。國保大隊三個警察非法審訊一下午,看我不配合,氣急敗壞地說要重判,又叫來三個年輕力壯的警察想威脅恐嚇我。我明白他們想要干什麼,微笑著看他們每人一眼,那一刻我表現出的是堅定的正念和無所畏懼。我發現他們每個人都不敢正視我,當他們把我送回看守所時已經晚上七點多了。

孩子的養父怕我被非法批捕,人托人的找關系花了七萬多元,我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以取保候審的形式回家,交押金一萬元。

參與的警察知道姓名的有︰國保大隊隊長段慶祝(還有兩位一個50來歲,另一個40歲左右戴個眼鏡)道義派出所 ;國保警察李小宇;派出所所長陳志強。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早晨,我在家里剛剛煉完功,大約七點左右,沈陽市皇姑區國保警察(專門迫害法輪功)邸明柱和皇姑公安分局警察趙洪濤四人非法闖入家中,把我個人的私人物品,法輪大法師父法像大的兩個,小的兩個、大法輪圖兩個、大法書七十多本,廣州講法,澳洲講法光盤各一套,電腦筆記本一個、視頻播放機一個,播放器一個,手機兩個。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我被綁架到沈陽市公安局皇姑公安分局,然後非法鎖在審訊室的鐵椅子上,當我質問他們為什麼綁架我,他們卻撒謊說是某某人點的你,我當時就揭穿他們把人叫來當面對質,他們又說在你家拿來那麼多書你還不明白,我說你們從第一本看到最後,都是教人人心向善,如果你們是因為這些綁架我,我有權拒絕回答你任何問題,最後他們無趣的結束審問。

到了下午三、四點鐘,四個警察又把我綁架到739醫院(公安定點醫院),要進行體檢抽血化驗、尿檢、心電圖、CT,當時有好多掛點滴的病人與家屬,我大聲地質問他們︰為什麼我好端端的在家你們卻非法把我綁架到這?給我抽血化驗,你們要干什麼?既然你們是警察,那你們就當著大家的面說清楚,我犯了什麼罪,觸犯了那一條法律,給我抽血干什麼,你敢不敢把你們的父母,妻子,兒女叫到身邊,作為警察你們執法犯法,把一個按真、善、忍做的好人進行迫害,你們的良知何在?四個警察不作聲,其中一個走開打電話,不一會國保大隊副隊長付德全來了,看有那麼多人,就讓他們把我帶到人少的地方,說了好多目的是讓我配合他們體檢,我拒絕。這時,他們的偽善終于演不下去了,付德全說再不配合就帶回去關在鐵籠子里;邸明柱罵髒話;有個年輕的警察對著邸明柱說,柱哥一會回去我們熱身(打人稱作熱身)一個小時。我看著邸明柱和小警察對他們說︰我的年齡都趕上你們的父母了,你們真的開的了口,將來你們怎麼辦?這時天色已經很晚了,付德全喊化驗室的護士過來給我抽血,付德全一手拽著我的胳膊,一面喊其他人過來按住我強行給我抽血,就這樣他們的目的達到了,便急匆匆的把我送到沈陽市造化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此次是有計劃的大範圍迫害,具皇姑公安分局警察趙洪濤在電話里講︰我們所里的警察已經全派出去了。

由于兩次的迫害,給我的家人和兩個孩子帶來嚴重的傷害。我的小女兒本來是在藝校學鋼琴,兩次的綁架孩子的養父(未修煉大法)想到這個家如果我不在他們該怎麼辦,托關系一共花了十三萬,給我們的經濟帶來了壓力,孩子因此輟學了。


參與的警察知道姓名的︰
沈陽市公安局皇姑公安分局警察︰趙洪濤(另一個是年輕警察不知姓名)
沈陽市公安局皇姑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付德全
沈陽市公安局皇姑分局國保警察︰邸明柱(另一名是50歲左右年男子臉上長有麻子)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