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錦州地區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停發養老金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傾舉國之力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制定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威脅利誘公檢法司等相關人員放棄良知參與迫害,他們不但造謠誣陷、誣判、虐殺法輪功學員,還進行瘋狂的經濟掠奪,對農民的經濟迫害手段主要是收田、牽牛、搶糧、劫財,對城鎮戶籍人員則以開除公職,侵吞養老金等手法加害。

本文揭露的是遼寧省錦州市有關部門對城鎮退休的法輪功學員的經濟迫害。

一、扣發養老金就是剝奪老年人的基本生存權

據不完全統計,自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錦州凌海市法輪功學員魏秀英被扣發養老金至今,三年多的時間里,錦州地區魏秀英、徐秀雲、周玉禎、武秀蘭、吳寶貴、陳再華、王彥秋、任桂霞、白銘芳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因曾經被誣判入獄或正在被迫服刑,陸續被錦州市社保局或下屬分局停發了養老金,這其中包括在企業單位退休的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也包括事業單位退休的法輪功學員近十人。還有的法輪功學員因沒有辦理二代身份證,養老金也被停發了;還有的早已過退休年齡,養老金一直沒有辦下來。還有的因遭誣判被單位無理開除公職,無法辦理退休。

這種名為停發、實則搶劫的強盜行為,異常殘忍的,因為它剝奪了老年法輪功學員的基本生存權,給相關法輪功學員的生活處境瞬間變的異常艱難,隨之而來的壓力、艱辛、痛苦與傷害是巨大的。它給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其家庭帶來的傷害,以及在社會上的負面效應是嚴重和具有危害性的。

凌海法輪功學員任桂霞,因堅持信仰多次被綁架關押。二零一六年年底,她的養老金被停發,突然降臨的災難,給她帶來的心理壓力太大,導致她心髒病復發,不幸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七歲。

近十多年來,錦州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在遭受邪惡的經濟勒索迫害,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的報道,錦州七個縣區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惡人直接勒索的現金(含少量財物折合)額約計為一千二百七十二萬元;因迫害造成的經濟損失額按最保守的統計為四千二百二十萬元;累計經濟損失折合人民幣五千四百九十二萬元。這觸目驚心的數據也只是明慧網曝光的部份數據的統計。由于當地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向參與迫害者講清真相,同時揭露迫害,近兩年,邪惡的經濟勒索收斂了。但隨之而來的是洪水猛獸般的停發養老金的迫害。中共利用這種方式,把錦州社保局的工作人員也拖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隊列里來了。

二、中共政法委是幕後黑手

雖然說中共的這個做法不僅僅是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對于常人的刑事犯也是這樣對待,但這足以表明由于中共對社會資源的瘋狂掠奪和制度性貪腐。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國家對養老金的支付承受能力達到難以為繼的地步,近年來各地社保嚴重虧空,需要國家財政額外補貼,中共為了減少養老金的支出,就挖空心思在百姓身上做文章。所以中共人社部就濫發文件,如︰人社部(2012)69號、人社險函[2020]17號文件等等。文件下達後,各地社保紛紛跟風,大肆侵吞剝奪公民的養老金,他們把中共因貪腐造成的社保虧空的惡果轉嫁到了被判刑者身上,尤其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身上。

錦州地區乃至全國各級社保局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停發、追繳公民養老金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但是這種狀況卻愈演愈烈,規模空前,損失難以估量,程度之深,性質之惡劣,令人觸目驚心。他們之所以敢于肆意妄為,是因為他們知道中共的迫害政策,知道中共的政治歷來壓倒一切,這就成了社保局侵吞法輪功學員養老金的心理支柱。

例如︰二零一六年十二月,遼寧省錦州凌海市法輪功學員魏秀英被停發養老金後,依法向當地法院起訴凌海社保局,二零一八年八月,凌海市法院作出行政判決,一審判決魏秀英勝訴。即使在凌海市社保分局不服一審判決結果提起上訴後,錦州市中級法院仍于二零一九年三月作出同意凌海市社保分局的撤訴申請,這樣一審判決自動生效。但凌海社保分局局長曹志宏,罔顧國家法律法規的規定,置法院已經生效的判決于不顧,不履行其行政職責,嚴重違背了依法行政的原則,已經涉嫌違法。在曹志宏的指使下,凌海社保局不但拒不執行判決,還去魏秀英家騷擾,索要她在服刑期間得到的養老金。凌海社保分局之所以如此“膽大”,這里有凌海政法委的支撐,因為凌海社保分局的代理律師在法庭上,支支吾吾地表達了政法委出于所謂的“維穩”,介入了此案。

再如,錦州法輪功學員白銘芳因修煉法輪功而被誣判七年入獄,二零一九年九月才結束冤獄,但養老金卻被停發了。二零二零年三月份,她起訴錦州社保局,錦州松山法院受理了此案,結果,白銘芳敗訴。現在她正在上訴中。一樣的案子,魏秀英勝訴,白銘芳卻敗訴。法官對白銘芳無奈的表示︰“你就把我當作工作人員,事情不象你想的那麼簡單。”

三、錦州社保局有恃無恐

中共這種自上而下的邪惡迫害政策,不僅使政法委參與了其中,而且也正是有此“尚方寶劍”,使得錦州社保局能夠連續不斷的扣發、停發法輪功學員的養老金——從冤獄期間領取養老金的,到冤獄期間沒退休、沒領取養老金的;從企業單位的退休人員、到事業單位的退休人員。從社保局的局長到主管養老金發放的副局長,從發放處的處長,到發放科的科長,再到辦事員,全都積極參與其中。

這種迫害還變本加厲,前幾年,錦州社保局針對冤獄期間還沒有退休的法輪功學員采取的辦法是減去冤獄期間的工齡,從新計算養老金的錢額。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社保局開始針對事業單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實行這個辦法。但到了二零二零年,社保局針對所有事業單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無論冤獄期間是否得到養老金的,一律停發。有的企業單位退休的學員,也是冤獄期間沒有到退休年齡的,剛剛辦完退休,只領了很短時間的養老金,現在也被停發了。有的工作人員態度蠻橫,說︰“判刑了,就別想在這兒得養老金!”“找你們單位去!”甚至個別的工作人員還恐嚇法輪功學員︰“公安局讓停發的,不退錢就起訴你。” “現在公安局一抓捕,這邊養老金就停了;上告的幾個人,都抓起來了。”他們根本沒有覺得這種濫用公權力的行為已經涉嫌瀆職罪、濫用職權罪、徇私舞弊罪、貪污罪、挪用公款罪等。

實際上,養老金本質上是公民的合法財產,根據《憲法》、《社會保險法》等規定,公民服刑期間理應正常享受養老金待遇。

現年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武秀蘭,是錦州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所的退休職工,這是屬于事業編制退休的。二零一五年九月,武秀蘭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被誣判二年,不久,錦州市社保局就停發了她的養老金。武秀蘭結束冤獄後找到社保局,社保局說得扣除她服刑期間的養老金,才能恢復她的養老金。可是武秀蘭的養老金被扣除兩年後,社保局一直沒有恢復她的養老金,她多次找去社保局評理,無果。武秀蘭單位的領導對社保局說︰她(指武秀蘭)都七十多歲了,還能活幾年?還能得到幾年的養老金?為什麼一點都不給人家呢?這個事例說明,有政法委撐腰,錦州社保局連自己制定的“規矩”都不遵守了,自己說過的承諾都不兌現了,就是要侵吞公民的養老金。

中共利用社保局對法輪功學員瘋狂的經濟掠奪印證了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示的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搶”。這種暴力豪奪不但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手段,也是共匪心照不宣的生財之道。

四、勸善

老百姓有句俗話叫“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是指因與果之間的對應關系。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永恆不變。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德國漢堡法庭審理了一樁納粹警衛的案子,九十三歲的老翁布魯諾被指控在五千多起謀殺案中扮演了幫凶的角色,因為他十八歲時在納粹集中營擔任警衛,是“殺人機器上的小齒輪”,布魯諾被判刑入獄。一個年近百歲的老人,也必須為他七十多歲年前所犯下的罪行承擔惡果。納粹分子被追捕已不是個例了。

尊重生命與維護人權,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普世原則。這些“殺人機器上的小齒輪”被判刑,卻給世人指向同一結論︰迫害法輪功,一輩子也逃不掉。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千古冤案,迫害之嚴酷慘烈,尤甚于納粹集中營等案,更難逃法律制裁。

在此真誠的奉勸錦州社保局局長王偉東、凌海社保分局局長曹志宏等人,法輪功作為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的福祉已經恩澤全球。對修佛向善的好人隨意斷絕生活來源,報應是慘烈的。過去老人們說︰寧攪三江水,不擾道人心。我們應該如何保護我們自己和家人,造福這一方百姓?現在很多明智的人在抓緊與中共切割,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一些公安、檢察院、法院執法人員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僅遼寧就已有十多例了。同為錦州人,應該說緣份深厚,家鄉人“幸福平安”是所有錦州法輪功學員衷心希望的。但人生的路得自己走,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千萬得走好啊!

希望錦州社保局相關人員珍惜法輪功學員給你們講的真相,從內心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遠離中共,退出它,不當它迫害人民的“小齒輪”,盡快恢復、補償法輪功學員的養老金,為他人、也為自己創造美好的未來。

相關責任人信息︰

一、中共人社部出台的相關文件上負責人的電話
白克雨︰0871-67195804,ynshebaojihechu@163.com
部社保中心廖志融、李石磊︰010-89946745 / 6746、89946740(傳真)
部信息中心王曉雲、馬玉超︰010-84202272 / 1272、84201273(傳真)

二、遼寧省錦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服務中心(錦州社保局)信息︰
地址︰錦州市市府路72號,郵編︰121000,區號︰0416
錦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服務中心主任(社保局局長)王偉東︰13704067160
副局長︰徐局長、劉局長︰5055802,辦
企業發放科辦公電話︰5055815
事業發放科辦公電話︰5055816,科長董燁
事業發放處處長︰曹處長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