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中共迫害 重慶市余業含冤離世

Print

【圓明網】法輪功學員余業,女,家住重慶市沙坪壩區(重慶大學A區)新華村。從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21年里,余業屢遭迫害︰非法判刑、勞教、拘留、洗腦班、非法抄家,無數次的騷擾,長期受到非法監視,甚至二十四小時監視、監控竊听。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余業含冤離世,終年75歲。

余業從小身體就不好,高中畢業當知青九年,強重的體力勞動,使她身體更糟。回城兩年後上班,因身體太差,45歲時她就不得不辦了病退,因為她已吃不下,睡不著,一頓一兩飯,吃一口嘔一口,得要一個多小時,成天心累、心跳,呼吸困難,渾身發軟,疼痛,夏天手腳也冰涼。病退之前,她練了很多氣功,身體也不見好轉。一九九八年九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李洪志師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做好人,心性得到提高,思想升華了,身體也好起來了。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是煉法輪功身體好了,人也更好了。

為大法說公道話 遭暴打 頭部受傷

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鋪天蓋地的污蔑大法和師父的謊言,怎能欺騙一個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她沒有一絲對大法和師父的懷疑與動搖,她深知這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是最好最正的,是她要找的真理,她就要修大法,就是要堅修大法到底。

二零零零年底,她去北京證實大法,被迫害四個月,惡警抓起她的頭發往牆上撞,使其頭部受傷,被警察穿皮鞋踢倒在地,野蠻灌食一個月。她被迫睡在帶縫的鐵門口,門外是冰雪,她因此咳嗽很久,一個多月說不出話來,無口水,舌頭干裂,感覺如大地干裂那樣,血壓二百多,幾乎未睡著過覺。

酷刑演示︰灌食

回到本地,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又在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個月。

二零零八年八月,余業給人講大法真相,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拘留所,並被非法勞教。這次迫害,就等于讓她頭部再次受重傷,牙不能閉合,無口水,頭部難受……生活得很艱難。

遭非法關押、判刑

特別是二零一四年六月,余業給人送一份傳統文化表演光盤,又被非法拘留、洗腦,非法關押二個月,余業晝夜不眠,血壓二百多,幾次全身痙攣,醫生說,她有心髒病、帕金森等, 在洗腦班,余業被迫害四十三天後,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回家。

隔了一天,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渝中區公安鄧海濤等四人對此事又作非法刑事起訴,欲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渝中區法院蘭建恆、陳希等對余業非法庭審,在法庭上,余業作了“法輪功不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是正法,正法修煉無罪”的自我辯護,用無可辯駁的大量事實證實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重德行善,是于國于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修煉法輪功無罪,有罪的是那些違法違憲的迫害者,呼喚法庭上所有人的良知善念,請不要助紂為虐,依法斷案,作出無罪的判決。余業向在場的所有人介紹了法輪功被迫害前及當今在全世界的洪傳盛況。

盡管這樣,事隔近半年,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渝中區法院讓余業到法院去一下,她以為是拿無罪判決書,哪知是對余業判刑三年的非法判決,並當即將余業從法院綁架,非法關入重慶市第一看守所。

由于多次遭到迫害,余業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在當日就轉入第二看守所醫院。在身體承受巨大痛苦與精神壓力下,余業向重慶市第五中級法院作無罪上訴,她給律師寫信,可是她身體已無法支持,高壓二百多,低壓一百多,隨時處于危險狀態。過了幾個月,她終于把給法官的真相信完成。

余業在給法官的真相信中寫道︰“法輪功是賜福于人類的好功法,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煉法輪功無罪,是大好事。如果按照你們的要求認罪,那才是真正的犯大罪,不僅害我,也害你們。再次講真實的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前及當今在全球的洪傳盛況,講迫害法輪功的幾十位高官及江澤民已被多國起訴。我被迫害到難于生存的地步還不停止,如果一定要逼到生命的盡頭,責任就是制造這場驚天冤案的魁首。今天是迫害我——法輪功修煉者,真正受迫害的是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特別是公檢法司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員。”

在余業被非法關押期間,他85歲的老伴患有高血壓、心髒病等多種疾病,還為她四處奔波營救,幾次出現生命危險。他給法院、法官、庭長寫信,在國外工作的兒子也給各方寫信、打電話,多方努力的結果,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重慶第五中級法院將三年刑期改為半年,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

身體受傷 仍擔當家庭重擔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余業從重慶市第一看守所回家。回家後,由于多年的迫害,她的身體難以支撐,還要照顧她老伴,她老伴當時已85高齡,在余業被迫害時無人照顧他,她的老伴生活在恐怖之中,得了心髒病,也多次出現生命危險。余業回家後,盡力照顧老伴,處處為他著想,但余業當時身體常常是難以堅持,她已不能堅持煉功,這是她最痛苦的事情。

遭騷擾、監控 給倆老人巨大壓力

在疫情期間,余業看到這麼大的災難來臨,她心懷慈悲,想讓更多的人遠離災難,告訴世人能夠躲難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三退”能夠保平安的福音。就因為這一善舉,從今年三月以來,遭到重慶大學新華村社區、社區警察多達六次的騷擾。前段時間,警車還天天停在她家門前,給余業老倆口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

持續的迫害使余業身心巨傷,生命出現危險,不幸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中共多年的迫害給家人造成巨大傷害,也給在國外的兒子精神上造成很大的壓力,這僅是全國數千萬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之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