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思一念中走正修煉路

Print

【圓明網】我是農村老年大法弟子,九八年得法修煉,到如今也算是老大法弟子了。我只有小學三、四年級的一點文化,可是修煉中師父給我開智開慧,凡是資料點用到的器材我都能熟練運用。

一個不識幾個字的農村老太太,這麼多年來,電腦能夠熟練操作、打印機的更新換代,我也能得心應手。在負責本片的資料之外,還做著片區的協調工作。這使得自己在其過程中滋長了許多人心而不知,還覺的自己修得好。最近,制作台歷中發生的一件小事,使我意識到了自己在一思一念中實修的欠缺。

今年的第一批台歷制作發完之後,幾個協調人經過交流,計劃再制作一批。在歷年制作台歷時,原料都是三、四天內同修給我送來了,所以今年我一直在家等著,從上午到晚上,一天天焦灼的等著,哪都不敢去,哪都不敢動。十多天了,還不來,到底有啥事了?有事也該回句話呀。因為擔心同修來了不了門,我也不敢外出。這時就開始抱怨同修了,都沒人管,都沒人聯系。

半個月後,貨來了。也不知送貨同修沒說清,還是我沒听清,我仍就按原定的台歷架數量加班加點制作了。完工後封好箱子,等A同修來取貨。這幾年的台歷都是我和A同修合作的。我負責打印裁剪,他負責裝訂。

第二天,A同修來了,他說這次沒那麼多架子,不用制作那麼多。我當時就火了,每年都這樣,今年我費心費力做的正好,一本不多一本不少,結果還是多做了二百多套。同修A說,沒事,給其它片的同修吧。他們肯定還沒做呢。

我當時那個心別提多難受了,真是有點剜心透骨的。我們費心費力沒人管,為什麼就得我們管別人呢?同修A也有點急了,說︰“你得考慮同修的難處。”我也急了說︰“又花錢,又費時費力的,誰考慮我呢?”同修A也不客氣了,說︰“你以為是在給自己干活呀。”

A同修走後,我發完下午六點的正念,心里還是不平靜,就外出找同修商量台歷的事情。七點左右回家後,突然肚子疼,這是我從來沒有的現象。到了衛生間,更是疼痛難忍。汗珠像水一樣往下流,連呼吸都異常疼痛。兩個孫女一會問這,一會問那的,我根本不能回答。我說,奶奶今天犯錯了。我一邊發正念,念大法好,一邊求師父,並向內找自己的過錯。

我回想今天的事情,首先自己心不正。師父講︰“什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煉功人在修煉當中會遇到難,這個難來的時候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當中,會出現勾心斗角等等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你心性上的東西,這方面比較多。”[1]而我今天自己完全忘記了自己是煉功人,表現都很常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全球大法弟子,無論哪個階層,那個行業都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形式,都在做著同一件事情——救度眾生,怎麼能區分是你的我的呢?海外的同修多少年如一日,不分晝夜,不管天氣多麼異常,一直在利用景點、電話平台、各種媒體以及游行、使館靜坐煉功等等方式救度大陸的眾生,而自己就在同一個縣區,還分你的我的,一門心思都在本片區上,心胸如此狹小,只看到眼前不考慮整體,更沒想圓容同修,自己還是協調人呢,現在想來真是羞愧難當。

其次就是有一顆貪天之功的心。資料點的資金是同修資助的,干的活主要是通過法器來干的,出了問題技術同修也會來幫助。其它環節也有同修的付出與幫助。就算自己能操作也是師父賦予了自己智慧,只不過用了自己一點點時間而已,我竟敢把功勞歸于自己,現在想來真是大吃一驚呀。

最嚴重的就是自己的一顆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供貨的同修確實有他們的難處,什麼時候發貨,也有供貨商的問題,不都是自己說了算的,還有車輛問題,安全問題,時間問題等等。盡管A同修多次說過供貨同修不易的事情,每次我听了根本沒放在心上。還一個勁兒的抱怨他們。

還有A同修,他老父親年邁,姐姐幫著照看,利用星期天回家幫姐姐干農活,加班加點做了台歷往回送。可听說他們片區還沒開始發台歷,當時我心里還很不屑。心想,你回家是干農活,又不是做大法的事情。我們這兒都發完了,你們哪兒還沒開始呢。

這樣,我一直在向內找自己,不到兩個小時,也可能是找對了,肚子不疼了。我趕緊到師父法像前認錯。

這件事使我感到了修煉的微妙,事雖然不大,但修煉的境界就在一念之間得以體現,正如師父詩詞所言“俗聖一溪間 退兩重天”[2]。這也是我意識到真正的修煉者,就應該時時處處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大法來衡量,不斷去實修。這樣才能走正走好大法的路。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一念〉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