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听師父的

Print

【圓明網】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歲。從小體弱多病,經常頭暈、惡心及胃病等,感冒發燒吃藥更是常有的事。一九九九年春我走入大法修煉,不長時間各種疾病不藥而愈,身體徹底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開始公開殘酷打壓法輪功,綁架、抄家、抓人、判刑、勞教等等,我沒被嚇倒,只有一念︰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就听師父的,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要一修到底。

二十多年來,師父時刻都保護著我這個不精的弟子,我親身經歷了很多的神奇故事,使我的親朋好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超常,明白了真相後認同法輪大法好,更加清楚的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先後都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

修煉路上神奇故事太多太多,這里僅說兩例與同修交流。

(一)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我感覺小腹部位有點脹痛。當時也沒多想就給不修煉的丈夫和女兒說了這事。這一說,女兒著急立即就帶我去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子宮肌瘤,大的就八、九公分,還有三、四個小的。醫生說;必須做子宮切除手術,否則會有什麼危險呀等等。他說的挺嚇人的,可我就是听不去。我想有多少同修比我這病嚴重的多的多了,都沒事,我也是修大法的,這算啥!啥也不是,我決不承認它,我有師父管,不會有任何危險!

這可把丈夫嚇懵了!他把我娘家弟弟、弟媳、妯娌大嫂、二嫂找來、把兒子也叫回來了,七、八個人都來動員我住醫院,逼我做手術。我一看,這是干啥呢?我學大法十幾年,怎麼能修到醫院里來了?我還是大法弟子嗎?這不給大法抹黑嗎?你們這不是害我嗎?就哭了起來,告訴大家︰我有師父管,沒事,這手術我是堅決不做的。僵持了半天,醫生也沒辦法,就說︰你們先回家,冷靜下來考慮好再來。這才解圍了。

回到家,我捧起《轉法輪》,對著師父的法像流著眼淚說︰“師父呀!謝謝您的苦心救度,從地獄里把我撈出來洗淨。弟子決不會讓您失望,請師父放心!我沒做好的一定在大法中歸正。用心學好法,向內找,把損失補回來。”

我堅持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三年都快過去了,家務活、體力活都照樣能干。

用我家小面粉廠的有利條件,來人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傳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他們真相資料,啥也沒誤。現在什麼不好的感覺也沒有了。

(二)

二零一八年八月的一天,我一個人在家里干活。家里的水罐正在上水,大概三米多高,我順著梯子爬上去看看水位還有多高沒滿。當往下下時,不小心一腳踩空了,就從上邊掉下去,摔在水泥地上昏過去,什麼也不知道了。大約幾分鐘後,感到上半身撕心裂肺的劇痛,怎麼也動不了,突然腦子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帶有使命來的,任何邪惡都不配迫害我。我得起來呀!這才慢慢睜開眼楮看見手機在身邊不遠放著。我掙扎著爬過去拿起手機給我丈夫打電話。

十多分鐘後,丈夫回來看見我在地上趴著,嚇的連聲說︰“哎喲,咋不小心點摔下來了呢?你沒事吧?”他有點害怕,但知道我修煉大法後不吃藥、不打針、也沒上過醫院,多種疾病都不治而愈,我不會有任何危險的,也就沒說去醫院這事,就把我慢慢扶起來。

我的兩條腿腫的不會打彎,好象沒知覺,站不住,覺的全身象摔碎了一樣,痛的滋味真是難以形容,氣都喘不上來了。這時我心中就不停的背法︰“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想到師父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2],“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就听師父的,不管怎麼疼我都要堅持承受。

晚上睡覺一躺下就上不來氣,只好勉強坐著睡,疼得睡不著時,就听師父講法。

就這樣堅持天天學法、忍著劇烈的疼痛堅持煉功,發正念清理自身所有空間場不正的物質因素,解體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不承認舊勢力干擾迫害,就听師父的。

“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神跡就在我身上顯現了︰我這一百二、三十斤的體重,從那麼高處摔趴在水泥地上,哪兒也沒摔壞,只是摔得腫脹和疼痛,身上局部有些青紫瘀血。三天過後腿就消了,也能慢慢走動了,能干啥就干啥,不到半個月完全恢復正常。

每一關、每一難都離不開師父保護、加持,離不開師父慈悲救度。在正法關鍵時刻,唯有抓緊精實修,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以報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