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晶在福清監獄被洗腦迫害 命懸一線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福州市法輪功學員張晶被枉判五年半,被劫持至福清監獄。從二零一九年六月,張晶遭受“攻堅組”洗腦迫害,絕食要求無罪釋放,已被強行灌食一年多,多次生命垂危,二零二零年九月家人得知,張晶再度命懸一線。

張晶,男,四十六歲,家住福州市台江區三保,他在家孝敬父母,在外與人為善,是大家公認的正直善良的好人。

綁架、非法判刑五年半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張晶因在福州市倉山城門某小區發真相光盤時,遭人惡告。這些光盤是向民眾講述法輪功教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而中共制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謊言污蔑法輪功的真相,目的是喚醒被中共謊言蒙蔽的民眾,選擇正義才有美好的未來。城門派出所警察卻綁架了張晶,將張晶身上所帶的物品,如手機、真相光盤、工作資料及數百元現金等非法搜走,當晚將張晶非法關押到福州市治安拘留所。

與此同時,倉山區國保還派人非法抄搜了張晶的家,搶走了台式電腦、筆記本電腦等私人物品。

張晶被綁架後,六天絕食抗議迫害及講真相,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晚,回到家中。

隨後,張晶去倉山國保大隊索要被搶劫的物品時,再被非法關押到第二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張晶被枉判五年六個月,後被劫持至福清監獄。

“攻堅組”洗腦迫害

二零一九年六月,張晶因抵制福清監獄對其的強制“轉化”迫害,被獄方從監獄的二監區五分區,關入所謂的“攻堅組”。

這個所謂“攻堅組”實際就是強制洗腦班,通過從精神到肉體的非人折磨,逼迫法輪功學員背棄信仰。近十年來,福清監獄“攻堅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在原省監獄管理局教育處副處長馮寧生指揮下,以邱慶學、黃奕橄、何方等警察為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長時間強迫洗腦、強迫寫“保證書”、肆意辱罵、毆打、面壁罰站、罰蹲、罰坐、剝奪睡眠等等種種酷刑迫害,從精神到肉體上折磨殘害法輪功學員。

張晶被關押在福清監獄的“攻堅組”里,遭強迫長時間保持蹲的姿勢,導致兩腿腫大,但是張晶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從未動搖,堅持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抵制迫害 生命垂危

去年張晶的家人在得到監獄的通知後,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見到張晶,他母親已經認不出兒子了。張晶因絕食瘦得脫像,體重從入獄前的一百四十斤,銳減至八十斤。其慘狀令母親痛哭不已,極度擔憂兒子有生命危險。

二零一九年九月底,張晶父母致信給福清監獄的監獄長,要求監獄從“攻堅迫害組”放出張晶,讓他回到普通監區五中隊。張晶父母質問監獄長︰“你們為什麼要把張晶關到‘攻堅迫害組’?張晶是個好人、好兒子,你們要對他攻什麼堅呢?他一定是沒有辦法了,才絕食的,他都瘦成那樣了,你們還不放過他。難道對你們監獄來說,我兒子的生命不比你們關他在‘攻堅迫害組’還重要嗎?”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福清監獄電話通知張晶的父母到醫院見張晶,並告知張晶迫切要求見律師,叫律師來見。

張晶的家人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當日下午見到了張晶。張晶已臥床不起,說話聲音微弱。張晶母親撫摸他時,感覺張晶只剩下骨頭架子,于是痛心疾首大聲痛哭。

張晶的代理律師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從外地趕到監獄要求見張晶,與監獄交涉。監獄逐級請示近兩個小時,推翻了原來的說辭。張晶的母親知道後,質問獄警為何出爾反爾,獄警推脫是“領導”不同意,剝奪張晶會見律師的權利。

隨後,張晶就一直被關在監獄所屬醫院(福州建新醫院),遭受強行灌食近一年。

強制灌食一年多 再度命懸一線

二零二零年九月,張晶再次被送回福清監獄迫害。十月初的一天,獄方打電話給他母親,稱張晶情況不太好,要求家人給他寫封信,勸其吃飯。獄警還把電話給了張晶,讓他和母親通話,母親詢問絕食原因,張晶默不作聲。

他母親知道有隱情,便對獄警說︰“你們要對他好點(意思是不要強行‘轉化’他)。”但獄警詭稱已對他很好了。

然而,才過了幾天,也就是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中午,獄警又打電話告訴他母親說張晶有生命危險,需送他到建新醫院。

醫院準備對張晶插胃管灌食,但張晶極力掙扎不配合,院方遂要強行給他打麻醉藥,獄警要求他母親到醫院簽署承擔責任書。

他母親接到電話後,萬分焦急,擔心兒子有生命危險,馬上打車到了醫院。可到了醫院,獄警卻不讓見張晶,只要求簽責任書。獄警和醫院的工作人員大約五六人圍住她欲脅迫其在責任書上簽字,老人家悲憤的說︰“張晶入監時身體健康,是你們監獄把他弄成這樣,你們要負責,怎麼能讓家屬承擔責任,我不能簽字。”

獄方本意是給張晶插上胃管後,就能在監獄隨時灌食迫害,不必擔心他絕食。張晶母親要求獄方讓張晶留在醫院,雙方僵持了兩個小時後無果,張晶母親只好無奈的離開了醫院,始終沒見著兒子。獄警居然還氣急敗壞的說︰“那不是讓你白來一趟!你這樣做是在害他……”獄方如此推諉責任,著實令張晶的母親氣憤。

在對張晶的迫害中,福清監獄、福建省監獄管理局、省司法局、省政法部門、市檢察院、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省六一零辦公室都難辭其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