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 工作找到我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五十八周歲,本來過兩年就可以退休了。可是,在二零一七年,卻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工作失去了。

在看守所里,在監獄里,除了有限的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外,我也在盤算著出獄後的生計問題。考慮到自己有一定的學歷和工作經驗,我準備出獄後自己創業或與他人合伙創業,打算開一個公司,目標定為︰“水面垃圾自動清理裝置及服務。”我與在押人員、服刑人員甚至警察多次探討過這些問題,得到了他們的支持。他們紛紛給我留下了聯系方式,但是這些聯系方式在監獄清監時,統統被收走了。後來,我再也沒有聯系上他們。

出獄後,我與同修們談到了自己的打算,表示在解決生計問題的同時,要與邪黨的公檢法部門打官司,控告他們的罪行,向民眾揭露他們的罪惡。但是,我這些打算沒有得到同修的支持。同修在生活方面給予我無私幫助的同時,一再強調要我靜下心來,好好學法煉功,其它的都不要想。我想︰也對,自己已經有兩年時間沒有好好學法煉功了,確實需要補上,而且必須趕快補上,不得拖延。那好吧,咱就啥也不想了,安安心心的在家修煉吧。

沒過幾天,老家的年邁的母親要我回去。是啊,我父親去世的早,母親含辛茹苦的養育了七個子女。四個兒女因修煉法輪大法遭到邪惡的迫害。我大姐(同修)和二姐(同修)多次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我大妹(同修)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最後被中共邪黨迫害致死。我也被中共邪黨非法勞教、開除工職,又被非法判刑。母親因為我的事情吃不下飯、睡不了覺、甚至對生活絕望,多虧我大姐和二姐的悉心照看和耐心疏導,才使得母親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和痛苦的時光。由于我入冤獄,我妻子幾度暈倒在地,多虧朋友及時搶救,才脫離生命危險。我的獨生女兒,已經被學校選派到國外攻讀博士學位,女兒得知我的冤案後,受到很大的打擊,精神壓抑,學業難以為繼。為了孩子順利完成學業,我妻子不得不放棄工作,去國外陪孩子讀書。現在妻子、女兒不在身旁,那我就應該回老家好好陪伴年邁的母親。

因為家里有好幾位同修,家里親人也都理解和支持我們修煉。在遭受重大打擊的情況下,母親也義無反顧的支持我們修煉,所以家里的環境挺好,我能在家里安安靜靜的學法煉功。由于中共邪黨的迫害,自己的生活已經陷入困境,我必須解決生活問題。通過深思熟慮,發現自己不適合開公司,創業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那麼,我必須出去找工作才行。我寫了一份求職簡歷,放到了網上。好長時間過去了,沒有任何回音。同學和同事們也幫我,利用他們的關系給我牽線搭橋,可遺憾的是︰結果依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本來,我對找工作信心滿滿的,心想以自己的條件,找個好工作都有可能,找個一般的工作更不在話下。可是,萬萬沒想到踫到這麼大的阻力。我很吃驚,家里的親朋好友也議論紛紛︰這麼高學歷的知識分子竟然閑置在家,哎……

記得在剛剛開始學《轉法輪》時,讀到第九講“大根器之人”,師父說︰“怎麼吃苦中之苦?舉個例子說,這個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單位不太景氣,人浮于事這個狀況不行,單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員得下來。他也是其中一個,一下飯碗丟了。這是啥心情?沒有地方開支了,怎麼生活呀?”[1]我就在想,以我的學歷、知識和經驗,不會存在找不到工作的問題,更不會存在沒有地方開支的問題。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找不到工作,失落到失業的境地。

自己是一九七八年(恢復高考的第二年)考上大學的,是我所在高中的第一個大學生。當時,縣廣播站都廣播了我考上大學的事,說山溝里飛出了金鳳凰。親朋好友都以此為傲,就連鄉里鄉親都感到由衷的高興。後來,我又考上研究生、到首都的國營大企業上班,待遇優厚。而現在,竟然成了“兩勞人員”,為此,我自己偶爾也感到失落。但是,好在一旦這種失落的感覺一出來,我就能夠抓住它。我知道,這是求名的執著心。既然出來了,剛好鏟除這個心。慢慢的,我越來越坦然,越來越平靜。

幸好,家里親人都理解我,沒有人埋怨我,幾位同修還從各方面幫助我。我的生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二姐在農村,一直照顧著母親,她的條件在我們兄弟姐妹里是比較差的。我回家後,她還給我兩千元錢。大姐沒有給我錢,但是我做三件事的所有設備,包括筆記本電腦、U盤等,都是大姐無條件提供的。大姐還給我購買生活用品。我女兒在外國讀書,也是我大姐給的生活費。大姐後來幾次給我談到一個同修的情況。她說,幾年前,她們那里有位同修也是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坐牢。出來後,由于找不到工作,其他同修紛紛解囊相助,解決了他的生活困難。可是,沒想到的是這位同修,從此就不去找工作了,同時,又出現了許許多多其它方面的問題。不久,這位同修又遭到邪黨的迫害。原來,大姐是在擔心我,怕我也走上這樣的歧路。真是感謝大姐的良苦用心啊。

弟弟妹妹也都安慰我,說快退休了,工作確實難找。同時,他們還一直幫我在網上發簡歷、求職。功夫不負有心人,去年年底有家公司要我去應聘。臨行前,我與同修T探討是否需要在應聘時講真相。我當時想,先還是別講真相,把工作落實後,再慢慢給他們講真相,似乎這樣更妥當一些。同修T也同意我的想法。

可是,在去應聘的路上,我突然身體十分難受,全身疼痛。我就想,這是怎麼了?自從自己修煉以來,身體從來沒有過病痛。除了那次工傷入過醫院外,二十多年來,自己從來沒有入過一次醫院,沒有吃過一片藥。我想,這肯定是舊勢力的干擾。我集中精力發正念,可是,不管用。後來,我想是不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或者,我有什麼事情做錯了?我眼下除了應聘,也沒有別的什麼事。難道是我不應該不講真相?哪知道,我就這樣一想,疼痛立即減輕許多。接著,又接到對方通知,面試推遲。

後來,自己與其他同修談到這事,她們說,應該以講真相救人為主,而且她們表示與我同去,幫我發正念。後來,在面試中,我們交談了整整兩個小時,基本上都是我在給他們幾位高管人員講真相。我跟他們像老朋友一樣的交流,也回答了他們許多關于法輪功方面的問題,取得了較好的效果。雖然,自己最後沒有得到這份工作,但是我們做了自己該做的,大家都很欣慰。

不久,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中國爆發,找工作就更難了。同修們都知道,大瘟疫來了,救人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我想,找工作的事就放一放吧,抓緊救人。我就利用自己的優勢,配合當地同修抓緊救人,做好三件事。同時,這段時間我又開始背法,效果真好,比如,自己以前盤腿很困難,現在終于能雙盤一小時。以前,盤腿都得用布帶等東西綁著,現在也不用了。

時間過的真快,不知不覺,疫情緩和了,開始復工了,大家又都上班了。找工作的事,又擺到了我的面前。可是,網上求職依然沒有任何回音。我不得不找找自己的問題了,為什麼我找不到工作呢?這是什麼執著心造成的呢?大姐同修也多次提醒我好好找找自己的原因。她說我幾年前,在單位摔傷手腳,就是因為自己有對工作本身的執著。我想,我歷來干工作都是兢兢業業的,自己從來沒有因為工作問題受到單位領導的批評和指責。相反,自己因為工作出色,獲得過單位優秀員工的稱號。師父早就告訴我們︰“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干好工作”[1]。做好工作難道還錯了?!我怎麼也想不通。但是,事實擺在這里,我肯定是有隱藏更深的執著。

通過最近這段時間的大量學法,我發現自己一個隱藏很深的執著心︰要當“學問的開拓者”的心。師父早在一九九六年就講過︰“那麼在佛法中開智的專家學者將來會很多,他們將成為新人類在各方面學問的開拓者。”[2]在一開始學習師父這篇經文時,我就想,自己將要成為某個領域的開拓者。所以在研究生學習期間以及在單位工作中,都受到這個觀念的影響。我總是刻苦鑽研、勤奮工作,表面上,好像是為了證實大法,實質上是要實現自己當“學問的開拓者”的欲望,以滿足自己的求名和顯示的執著,骨子里是為了證實自我。

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自己一直在找自己各種各樣的執著心。但是,直到今日,我才發現自己這顆隱藏很深的求“學問的開拓者”的執著心。找到了,那就去掉它。

既然找不到工作,那就放下心來,安安心心的在家務農吧。可是,自己從小就離開了家鄉,一直在外求學上班,沒有務農的經驗。那也不要緊,至少我有健康的身體,還有吃苦耐勞的精神。一步一步從新開始當個農民,當個好農民。

就在我真正放下心來的時候,遠在海外的妻子告訴我,她的朋友給我推薦了一份工作,工作單位就在我老家的省會。我立即去應聘,公司老板直接與我面談,當時就同意接收我。第三天,我就辦理了入職手續。現在,我在這個單位上班一個多月了,一切挺好。

如今,自己入了一個新的工作單位,來到了一個新的生活環境,接觸到一批新的同事。許多事情將從新開始。但是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必須做好。我將不辜負師父的教誨和重托,學好法、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證實〉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