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走好修煉的路

Print

【圓明網】入二零二零年以來,我們經歷了很多,同時也深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是何等的重大,也更加領會了師尊讓我們救度眾生的緊迫。自己雖然在各方面都做的很差,還是想把這段時間的點滴體會和收獲寫出來,向師父匯報。

一、疫情期間抓緊救人

剛開始,面對突然襲來的疫情,心里非常踏實,一點也不害怕,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沒事。但有點不知所措,後來做了兩個夢︰一次夢到煤氣罐要爆炸了,後來又夢到硫酸瓶放在爐子上。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當前情況很緊急,不能呆在家里,要去救人。

那些日子也上不去明慧網,大街小巷沒幾個人,小區、胡同封閉的很嚴,那個緊張氣氛真是帶給人很大的壓力。但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象常人一樣待在家里,要走出家門。當時手里還有沒用完的真相幣,就想我花真相幣也能救人。就這樣在疫情最緊張的那幾天,我每天都出去用真相幣買東西傳播真相,有時一天出去兩次,一次去幾個商店連帶著換零錢。

後來能上明慧網了,看到網上有很多關于疫情方面的真相資料,還有同修們的交流文章。真是太高興了!此時我想說的是︰慈悲的師尊為我們創建了“明慧網”這個平台,讓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及時的了解真相;及時的看到了師尊發表的新經文;及時的為我們提供了疫情期間救人的資料。我把下載的新經文、語音版的《明慧周刊》、交流文章等及時的給我認識的同修們送去。學了師尊的新經文後,大家堅定了正念,解開了許多不解的疑惑。從同修的交流文章里,我們也知道了疫情期間他們是怎樣做的。雖然小區封鎖很嚴,但我們想辦法定時見面,在一起切磋,相互鼓勵、共同精,使大家義無反顧的走在了救人的路上。

後來疫情在全世界大爆發,我和一些同修有點迷惑不解,這時明慧網刊登了有關這方面的評論文章,又登出了《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的語音版,我馬上下載並給同修們送去,大家听了以後,都明白了。

我以前主要是在樓里發資料和在買東西時當面發送真相期刊,當時小區封閉的很嚴,很多商店都關門了。我就和同修A一起在大街上、在街心花園、在公交車站去發放。現在到處都是攝像頭,有時我們就坐車到遠一點的地方,有時就要走很多的路,但比以前在樓里明顯的發的少了很多,也辛苦了很多,但我們感到很欣慰,畢竟在這非常時期能起到救人的作用。這其中有一個小插曲︰我是自己打印真相資料,年前也沒準備多少紙,到三月中旬就用完了,怎麼辦呢?當時賣耗材的商店都關門了,我就想,去踫踫大運,結果真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到那一看,有一家也是我們經常去的那家正好從門縫里往外遞貨,我趕緊前去買了我需要的。謝謝師父!

還有一件考驗我的事情。有一天我出小區買東西,回來從包里掏出入證時,帶出了幾張零錢,看門的那個女社區人員說︰都這時候了你還用紙幣,為啥不用手機付款,你知道錢上有多少細菌呢,尤其現在疫情這麼嚴重。我笑了笑說︰我不會用。之後她又說了許多錢如何髒的話。當時我一點都沒動心,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了師父的話:“因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發,你摸過的東西都會留下能量,都是閃閃發光的。”[1]心里很踏實,沒被她的話所帶動。我這幾年一直負責做我們那里真相幣的項目,因為做真相幣需要整理、熨燙,電熨斗的溫度低了還不行,所以還不只是髒的問題,熨燙時發出的味道特別難聞,而且彌漫在房間里久久不能散去,剛開始我也覺的不習慣,但一想到這是救人的,就不覺的難受了。丈夫總是抱怨但我也能理解,後來我就趁他不在家時熨燙。況且我做的數量畢竟不多,比起交流文章的那些同修來,我這真是不值一提。在疫情期間我們這有的同修即便不出去發資料,但用真相幣的一直堅持用,我也要堅持把這個項目做好。

二、任何時候都要把大法擺在首位

我是個修煉二十二年的老弟子了,再過兩年就七十歲了,而且只有小學文化,但是在師父的安排下,我二十年前就會簡單的操作電腦了,所以在後來給同修們做點事情還是有基礎的,但是在技術問題上我是一竅不通的,可是每次需要的時候師父都會安排別的地方的同修幫助我們。如,幫助我們購買新電腦、安裝新的電腦系統等。

我們這里沒有技術同修,所以明慧網播出的視頻文件我們也不會下載,前一段時間看見網上有電影《為你而來》,我就想下載給同修們看看。我試著按照網上的步驟下載,但是我電腦里沒安裝那個下載文件,就不能多個文件一塊下,我一看一共400多個文件那得下多長時間呢,就打退堂鼓了。後來還是想試試,就讓孩子給想想辦法,結果也不行,但是告訴了我解壓縮的辦法,就是文件都下完了只解一下壓縮就行了。我就開始下載,當時有孩子在,我就讓他幫我下,他的動作快,那天網絡也通暢,很快就下了上半部,解壓縮成功。後來我就自己把下半部下載成功了。誰知這一下讓我起了執著,老想下載點東西看看,把學法時間都佔用了。正好網上有《永恆的五十分鐘》這個電影了,我就用了很長時間把它下載了。這是明顯的干事心、追求新奇的心起來了,老想下完了趕緊先睹為快。在下載下半部時,由于我這個人粗心加急性子,沒有認真檢查就解壓縮了,結果失敗了,這一下我再也不想下載了,因為那200多個文件我用了多少時間呀?尤其在網絡慢的時候。而在這時我的身體也出現了不正確狀態,我想這下可得向內找找了。想想這段時間太執著下載這件事了,學法也不靜心,有時眼楮一邊發正念一邊盯著電腦上下載的文件;甚至學法時也在下載,這不是明顯的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嗎?又找出了干事心、好奇心、顯示心、粗心等等。心態歸正、心性到位以後,我合理的安排了時間,發現早上六點多時網絡速度特別快,我又在下載時認真檢查都準確無誤再解壓縮,這樣一來不但節省了時間,效率也高了,一點也不用佔用我學法的時間了。通過這件事我認識到什麼時候都要把大法擺在第一位,否則的話,就要走偏的。

三、在抄法中發現錯別字從而找出執著

去年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到很多同修圍坐在一張大桌子邊,讓大家默寫《論語》。我記得我把原來的《論語》開頭很快的就寫出來了,後面寫的是現在的《論語》。

醒來後,我悟到是不是點化我讓我默寫《論語》,我想還是先抄寫吧,就這樣,我就把《論語》抄寫了幾遍,就開始默寫,我怕老出錯,就先用鉛筆,那時我每天都默寫一遍。當然這個過程也是個磨練人心的過程。後來默寫的比較順了,我就又開始抄《洪吟》和其他講法。

我只要上午不去和同修見面或辦其它事,每天都堅持抄法一小時,受益匪淺。在抄法時我就發現有的字我寫錯了,但是由于自我觀念太強,認為書上是印刷體我是手寫體,後來明慧網上刊登了一篇同修交流文章,說的就是有一個字寫錯了,而且這麼多年就這樣寫過來的。我看後,剛開始還不以為然,但隨後我在抄法時,還是重視起來了,這一查看嚇的我出了一身冷汗,我不只是一兩個字錯了,而是好幾個,而且都是非常關鍵的字比如︰“煉”字我寫的是火字旁邊是東字,但東字還多了一小橫,我沒寫;還有就是“德”字,我沒寫心上的那一橫;再有就是“善”字,我羊字下邊沒出頭,口上面寫成了草字頭;還有“變”字,我把那一撇一捺都給寫的朝上了;還有“爭”字,也是中間那一橫沒出頭;最後一個是圓滿的“滿”字,兩邊的人字我都寫反了。我發現了這些錯字後,馬上把以前抄的法找出來修改,幸虧我默寫的《論語》用的是鉛筆。同時也感到問題的嚴重性,向內找自己,從中暴露了我在修煉中的許多漏洞,首先是嚴重的不敬師、不敬法的大問題。其次我找到了這里有嚴重的黨文化因素,我開始從上小學時回憶,那時是不會有那麼多錯別字的,因為我那時的語文成績很好,寫字也很工整。後來就趕上了文化大革命,上中學不學文化,每天就是寫批判稿,在那種充滿斗爭、激情和躁動的環境下,我寫的字就越來越潦草,有時潦草的過後自己都不認識,而且別人還說我字寫的好。殊不知錯別字大概就是從那時就有了。學大法後,開始抄寫《轉法輪》時因為知道要一筆一畫的寫,感覺都不會寫字了。後來學習了師父在《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師父講︰“但是這個草體呀,我覺的太放任人的負的一面了,太多人的表面因素了,人真的正念善行時是寫不出來的,主要是放任人的觀念時寫出來的,嚴重時心態會有些發狂,正的一面不足。”[2]認識到以後自己要端正心態,不能再寫草體了。但並沒有太重視起來,因為平時也不怎麼寫字,給明慧投稿都是直接在電腦上打字,就一直沒有發現錯別字的問題,這次發生這件事讓我認識到這也是典型的黨文化因素在我身上的表現。我一定要歸正。

我再往下找,我寫錯的這些字都不是偶然的,先拿“煉”字來說,我雖然一直堅持晨煉,同修們也一直說我堅持的好,但我煉功時總是亂想,特別是抱輪一小時,很少有保持不走神的,這就說明我煉的並不好;再有就是“善”字,說明我在這方面修的欠缺,沒有修出發自內心的善,尤其是對迫害過我的人還有怨恨心,在講真相上有怕心也是沒有修出真正的善心。有些事情可能還表現出偽善來;還有“變”字我悟到,是我應該從觀念上發生轉變,才能走出人來;至于說到“爭”字。我找到自己還有隱藏的爭斗心,煉功靜不下來的靜字,不也是跟這個爭字有關系嗎?最後想想“德”和“滿”字就一目了然了,你修的不好能有德嗎?能長功嗎?能圓滿嗎?

找出來這些東西之後,那幾天我心情很沉重,平時還覺的自己還湊合,感覺確實修的太差勁了,真是汗顏!現在我想這也是好事給我敲一個警鐘,讓我從這件事上找出執著,抓緊修煉,否則就太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了。

結語

有時在和同修交流時,我們都感慨到︰今朝我們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太幸運了,太幸福了,太僅以為榮耀了。但是如果做不好也是終生的遺憾。

最後,再次衷心的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救度!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