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 擴大了心的容量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六十五歲,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煉,深深體悟到了師父的慈悲,修煉“真、善、忍”的殊勝美妙,同時也體悟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擔負的責任和救人的緊迫。下面把近期的修煉體悟與大家交流,向師父匯報,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沒有修煉的丈夫多年就有內痔、頑固的腳氣病,我修大法後,他的腳氣病好了,痔瘡雖然沒有發作,但一直沒好。一次,他大便出血,內痔也出來了,他沒告訴我,自己去了醫院,醫生一看就說,要動手術,不動不行,太厲害了。丈夫告訴醫生,那你先給我點藥,我回家準備準備再來吧,拿了點抹藥就回家了。

回家後告訴了我,我看他很害怕,因為丈夫的妹妹就是痔瘡動了手術,住院四十多天,花了九千多元,住院時我們去看她,她疼的齜牙咧嘴的,非常痛苦,這次輪到自己要遭罪了,壓力可想而知。我告訴他,沒什麼大不了的,醫生一大半是嚇唬人,我有一個辦法,咱們不是有師父嗎?(丈夫還沒修煉)你要听我的,就不用動手術,不用受罪,咱倆學法吧,他半信半疑的問我,管用嗎?能行嗎?我說大法無所不能,他同意了。

于是我們倆每天晚上每人一段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隨著學法,他的痔瘡一天天的變小,學了大約七八天的時間,奇跡般的好了,到現在為止,大約兩年多了,再沒犯過。提起這件事,丈夫打心底里高興︰“我這沒學法的人,師父也管我,師父真是太慈悲了。”我說︰你沒受罪,也沒花錢,都是師父為你承受了,應該感謝師父才對。

遺憾的是,丈夫的痔瘡好了就不學法了。他說怕邪惡迫害,要我好好學。他雖然沒有走到大法修煉中來,但他很支持我。學法小組設在我家,學法前,丈夫都是提前把衛生里里外外清理干淨,有時我們穿的拖鞋也一雙一雙的洗刷干淨。

二、修去怨恨心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早上,我正在煉一個小時的抱輪,腦子里閃出一念,這段時間雖然三件事都在做,抄法、背法也沒間斷,怎麼感覺沒有慈悲心呢?有時候想起以前別人對自己的不公,就有怨恨,就這一念,在打坐時師父點給了我︰你有怨恨心不去,哪來慈悲呢? 讓我想起了十年前的一件事。

那是二零零八年,青島有一個火車站擴建返修,小姑子在那里攬了油漆活,干完了還沒驗收,就讓我去看著驗收,如有不合格的地方維修一下,驗收一遍過後,我做了維修後就回家了。過了一段時間又要驗收,小姑子給丈夫打電話讓我再去,當時家里防震防的厲害,住樓房的都在地下室睡,人們都忙著搶購,在外地工作的也在往家趕,我就不願再去了,可丈夫他硬是叫我去,我說人家在外的都往家趕,你反而讓我往外趕,我對丈夫產生了怨恨。

十多年前的事了,可師父讓我想起這件事,我感到震撼,忘是忘了,可怨恨的物質還在,心里非常感激師父的點化。我開始找怨恨心,從記事起,發生的一件件事情,十年谷子、八年糠,怨恨心找了一大堆,找著一個滅一個,畢竟是過去的事了,有的事回想起來還是剜心透骨,心想︰絕不能要這個怨恨心,一定要根除它,它和妒嫉心、爭斗心是一樣的,必須去掉。這樣想了,緊接著考驗就來了。

婆婆去北京旅游,丈夫想和我陪婆婆去,我當時想,大法弟子的身份證都被公安做了手腳,我說我不去,我去給大兒子接送孩子,讓大兒子和你們去吧,就這樣,大兒子、女兒、丈夫陪婆婆去了北京旅游,回來後看到婆婆手上戴著一個鐲子很好看,婆婆說也給我買了一個,但兒子也沒給我,我也沒見什麼樣子的,就這件事很長時間了一想起來就感到氣不順。這事在心里反映了一段時間,剛要放下的時候,女兒一家子去雲南旅游,給婆婆買了一個牛角梳子,給大兒子媳婦買了一個,捎給丈夫,丈夫拿著牛角梳子給婆婆時,讓我看到了,我問是什麼,丈夫支支吾吾的說,女兒給母親買的牛角梳子,我忙問有我的嗎,丈夫說打電話問問女兒,這個是女兒給大媳婦買的。就兩個,哪有我的呢?怨恨心已經跟上來了,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痛哭流涕,心想︰忘了誰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媽呀,簡直氣的找不著北了,好幾天想起這些事,眼淚就打轉。丈夫看我生氣,就從網上買了一個,我不喜歡。

當時學法根本不入心,就是壓不住這個怨恨,直到丈夫點了我一句︰還是修煉人哪!不就是個梳子嗎?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深感羞愧,是啊,不就是個梳子嗎?一個鐲子嗎?就把這個怨恨心勾出來了。我心一橫,怨恨心,你今天是藏不住了,我必須把你根除。

修煉二十年了,這個怨恨心一直被掩蓋著,今天師父把這個根本執著點給了我,我就一定要根除他,讓它死,這個怨恨心不根除,爭斗心、妒嫉心就會被它掩蓋著,把它去掉了,其它的心就藏不住了。就像有的同修說︰這個怨恨心是一個毒品,構成了一個魔性的你,整天怨恨這個,看不上那個,它已經是生生世世累積在另外空間里,形成了一個像頑石一樣的自我,直接左右著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使我們學法得不到法,這個怨恨心也是邪黨文化因素。

認識到了它的危害,我就重新听了《九評》、《解體黨文化》,反復讀、抄、背《洪吟(五)》,再回想起以前的那些事不動心了,學法、背法頭腦清醒了很多,發正念時比以前靜了,再有人心冒出來也容易察覺了,再去講真相時不接受或說難听話的少了,也不躲開了,看到那些不听真相的人從心里可憐他。

經過剜心透骨的心性魔煉,師父給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同時我也覺察到了原來自己的容量太小,是師父給我擴大了心的容量,開啟了智慧。以前煉功有的時候就是不想煉動功,有的時候就不想煉靜功,這次過關後我從新調整自己,自己對自己立了一個承諾,多學法、加強主意識,若不想煉功的時候就問自己,為什麼不想煉功?告訴自己該煉功的時候、該學法的時候,無論你什麼理由,不能打折扣,不能違背自己的承諾,現在就煉功,現在就學法。有了這個承諾,時間上抓緊了,不敢再睡懶覺了,能戰勝自我了,想想以前錯過了一次次煉功,後悔的不行。

三、信師信法,疫情加緊救眾生

二零一九年臘月二十五日,早上起來煉功,突然感覺身體沒勁,堅持著煉完功,又感覺身體發冷,學法也坐不住了,我躺下來蓋上被子,心想︰這樣躺著听法,對師父不敬,就听《九評》吧,听了一上午,丈夫看我躺著,摸了摸我的頭,說你發燒啊,我說我在消業,淨化身體。到了下午,他看我還在躺著,還在發燒,就說︰上醫院呢?還是吃點退燒藥?我說你不用管,我有師父,沒事,明天就會好的。

其實多少年了,家里人也不感冒,也不發燒,家里根本就沒有什麼藥,丈夫只是說說而已。听完《九評》,又听同修交流,晚上堅持煉了靜功,早上起來就退燒了,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沒有一點不舒服的感覺,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沒有過不去的坎。丈夫也又一次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到了除夕這天,陸續就听到了武漢肺炎,封城封村的消息。在新唐人電視上看了三場二零二零年神韻晚會,感覺背法背的快了許多,大腦清醒多了,感覺慈悲心出來了,只想出去救人,可是家人阻擋的厲害,即使出去也見不上幾個人,那就多學法吧。呆了幾天,孩子們都回外地了,在家里呆著不出去救人怎麼能行呢?從明慧網上看到同修交流,知道這突如其來的疫情就是讓我們大法弟子抓緊救人的,如果正法馬上就要結束了那該救的人沒救那不遺憾嗎?丈夫看我想出去,干脆把防盜門鎖起來了,把鑰匙全收起來了。防盜門一鎖四五天,我發出強大的正念,絕不允許舊勢力操控家人阻礙干擾眾生得救。

一天早上吃飯的時候,我從座位上站起來,看著丈夫、婆婆,說︰你們不讓我出去救人,我心里急得難受,我學法二十多年了,沒吃過一粒藥,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依我得的絕癥早就不在世了,我在家里呆著對不起師父的救度,師父救了我,我得听師父的話救人,這是每個大法弟子的使命。說著眼淚直在眼里打轉,婆婆、丈夫也沒說什麼,丈夫看我在家實在呆不住了,就把防盜門打開了。

就在這天的上午,同修給我送來了真相粘貼,是師父的慈悲安排,真是太感謝師父了。我把真相粘貼在自己的小區附近每個樓棟貼一張,見人就講,基本上都能認真的听完,有的說謝謝,我就告訴他們只要記住九字真言,退出中共黨團隊,就能得救,一般沒有反對的了。

這疫情也是催著有緣人快得救,街上的人很少,但清潔工都在上班,以前有的不听真相,現在一講就退,給護身符馬上接著。給老年人真相資料,很少有人不要。對年輕人給他個真相U盤,都很樂意的接著,當面不退的告訴他上網自己退,一般都答應著。現在又有二維碼,整天捧著手機看的年輕人,送他一個二維碼馬上接過去。還有上班族,一般都見不上這些人,他們下班回來,一般把車一停就在家不出來了,我就把二維碼用雙面膠貼到司機座那個車門把上,一開車門就抓到二維碼,順便取下來,我想,只要他們看就會有效果的,我的居民小區周圍有近六七十輛車,晚上去貼沒人管,附近公園里也有車,到工廠門外停的車,還有電動車一片一片的都可以貼二維碼。

遠方的親戚朋友、同學,不方便見面的,把他們的手機號碼收集起來,讓有條件上網的同修發到明慧網,再給他們一次听真相的機會。

看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離同修的距離很大,比如,出去講真相,有怕心,就挑人講,發真相資料也挑人發,沒做到坦坦蕩蕩,有時候與家人發生矛盾,把自己視為常人,各種執著心都出來了。但我一直堅持多學法,以法為師,堅持看明慧交流文章,與同修比學比修,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人心一旦出來,就抑制它,清除它,努力實修自己。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以上是自己近期的修煉體會,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