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枉判七年 河北雷江濤又被構陷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現居江甦省淮安市漣水縣的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雷江濤先生被漣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六月二十七日被“取保”,八月被構陷到淮安市清江浦區檢察院。

雷江濤,41歲,河北省石家莊晉州市原頭鄉雷陳村人,現居江甦省淮安市漣水縣,二零零二年畢業于河北衡水師專,是數學系計算機班的高材生,曾獲“全國物理奧林匹克”三等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雷江濤曾先後在國家安全局看守所、晉州市看守所、冀東監獄被非法關押迫害。

一、國家安全局看守所︰毒打、電擊、手銬勒進肉里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一日,雷江濤到北京探望好友孫吉良、王旭,當晚十一點,北京國安特務破門而入,實施綁架。雷江濤被惡人銬上手銬,從樓上抬下。雷江濤高呼︰“法輪大法是正法”。一個惡人趕緊上來捂嘴,雷江濤被抬到樓下,塞到車里。一人坐在江濤身上,兩手按住他的腳,另一人用腳使勁踩住他的頭,就這樣,一直到了國家安全局看守所。

在看守所,雷江濤被惡人拳打腳踢,左半邊臉被打的腫脹,眼楮幾乎睜不開,左耳听不見聲音。惡人用電棍電他的腰、臉、嘴,手銬勒進肉里,一直把雷江濤折磨到深夜兩、三點。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後來,惡人一宿不讓雷江濤睡覺,采用或蹲或站方式折磨,直到雷江濤被折磨得麻木失去知覺。

二、晉州市看守所︰毒打、澆冷水、奴工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石家莊市國安惡警把雷江濤劫回審訊。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日,晉州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把他劫到晉州市看守所。非法審訊時,警察王軍清、高健動手打雷江濤耳光,三天兩夜不讓他睡覺。王軍清還用冷水澆雷江濤,水從他脖子流進棉衣里,雷江濤的濕衣服都是在非法提審過程中,慢慢暖干的。

酷刑演示︰潑冷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雷江濤又被劫持到晉州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洗腦班)關押迫害。十二月九日,雷江濤再被劫回到晉州市看守所關押迫害。

雷江濤被迫做奴工,折梨袋,常常干到半夜十二點多,每天只睡兩個多小時。有時好幾天都睡不了覺。除了吃飯,就是干活,如果質量不行,還要挨打,頂牆。

三、被枉判七年,劫入河北省冀東監獄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七日,雷江濤被晉州市法院枉判七年。二零零四年十月,雷江濤被迫害的渾身長滿疥瘡,奇癢無比,整夜不能入睡。雷江濤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上午,值班獄警劉造輝、田常生、張社昌、王朋用橡膠棒暴打雷江濤;下午幾個獄警又用拳頭暴打,並用鞋刷撬嘴灌食。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雷江濤又被值班獄警薛玉倉銬上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五日,雷江濤被劫入河北省冀東監獄(位于唐山南堡鹽場)繼續關押迫害。

四、遭綁架,又被陷害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雷江濤被淮安市公安局授意下的漣水縣國保大隊警察卞虎、趙海波等綁架,第二天,被劫持到淮安市清江浦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稱攝像頭拍到雷江濤四月份在廣場散發真相小冊子。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九日,清江浦區公安分局開出監視居住通知單,六月二十七日,雷江濤被“取保”。八月,被構陷到淮安市清江浦區檢察院。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檢察官翟艷蘭與雷江濤對話,說已經準備起訴到法院,要雷江濤寫認罪、認罰書,以及“不煉功保證”,雷江濤拒絕。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檢察官翟艷蘭再一次與雷江濤對話,另一檢察官喬繼梅說,既然不認罪,就不再溝通,並稱將會很快(非法)起訴。

此迫害直接責任人是原610辦公室(現淮安市清江浦區分局國保大隊副隊長)魏懷松 13915170066

淮安市清江浦區檢察院
檢察官喬繼梅、翟艷蘭︰0517-83189376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