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李相蓮、秦霞再次被綁架、非法抄家

Print

【圓明網】佳木斯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相蓮女士與75歲的法輪功學員秦霞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一大早被佳木斯東風公安分局安慶派出所警察在家門口蹲坑綁架,當天下午兩人被非法抄家搶劫。因體檢不合格,佳木斯看守所拒收,安慶派出所逼迫她們家人各自交了一萬元保證金,所謂“取保候審”,于12日下午五點多回家。

安慶派出所地址是佳木斯市東風區安慶小區院內。該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采取蹲坑、騷擾、綁架、抄家、勒索、非法關押、非法拘留、送勞教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累累,被邪黨江澤民政府多次評為“優秀”派出所、所謂“先進單位”等。

一、李相蓮女士被綁架、非法抄家經過

下面是李相蓮女士自述此次被綁架、非法抄家迫害事實經過︰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早6點40,我和同修秦霞大姐從我家出門,準備去早市買菜,剛開自行車突然上來幾個警察,其中有我認識的,知道他們是安慶派出所的。三個警察按住我,來的太突然沒有什麼思想準備,據他們自己說早5點就在我家門口蹲坑了,連警車和自用車共三輛。我坐在地上不起來,警察說讓我配合他們,我說我沒有犯罪配合你們干啥呀?然後他們又打電話讓特警上來, 不知來了多少警察,他們拽不動我,于是三個警察抬一個,把我倆塞到警車里,拉到安慶派出所,關到小屋里。我倆一起打坐立掌發正念清理那個空間場。過來個警察問︰“你倆干啥呢?煉功呢?” 我說︰“對 ,煉功呢。”他說煉吧。然後從我包里把鑰匙拿出來,就去抄了我的家。

家里被他們翻的亂七八糟,家里我和秦姐的全部大法書,師父法像、煉功圖、電腦、手機12部(包括自用的) 打印機, 紙,小音箱兩個,1700元錢(其中真相幣5張),都被搶劫走了。

警察把我從小屋叫出去非法審問︰“你打電話講真相的手機卡是哪來的?手機號是哪來的?”我說︰“我為了你好,不能告訴你,將來大審判時你別受牽連……”他接著說︰“這些東西都是違禁品。”我說︰“是軍火嗎?是毒品嗎?我所有的東西都是正的。”所長說︰“退休了是××黨給你開,你還說××黨不好。”我說︰“我退休金是干30年工齡積累的資金,我是納稅人,與××黨沒有關系。你別問了,問了沒有用,你就全寫法輪大法好吧。”

然後下午拿單子押送我去佳木斯中心醫院檢查身體,晚7點左右把我和同修從派出所帶出來 ,我問︰“往哪送 ,是拘留所嗎?”警察說︰“送到看守所。”我說︰“那不是升級了嗎?多大的事呀?把我倆抓了,你們誰升遷了?”警察們都沒有回答。

到了看守所讓我倆配合把手印按上,我倆緊攥拳頭不配合,三個警察強迫按,這時看守所的醫生出來看病例,說我是冠心病。然後我告訴醫生我乳腺有腫塊,他讓一個女警察看一下,女警察看到我右側乳房有拳頭那麼大的紫黑色的腫塊都嚇夠嗆,醫生看後拍了照片,又讓派出所的所長也拍了照片。這樣看守所就拒收我。然後把我倆拉回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宿。第二天以所謂“取保候審”的方式,管不修煉的家人,每人要一萬元保證金,五點左右放我倆回家。

這是李相蓮第五次被綁架迫害。李相蓮,1997年末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但是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了對法輪佛法的迫害,李相蓮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讓人明白真相,多次被綁架關押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被綁架、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七年被安慶派出所的副所長孫文義領三個警察入室綁架、非法勞教一年。

關于李相蓮前四次被迫害事實,請見明慧網文章《佳木斯63歲李相蓮四次被綁架迫害事實》。

二、75歲的秦霞三次被安慶派出所綁架、非法抄家

秦霞,女,75歲,一九九六年因得乳腺癌及多種疾病,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通過煉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多種疾病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佳木斯安慶派出所再三迫害。

下面是秦霞本人自述被迫害事實經過︰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早6點40,我和同修李相蓮從她家出來準備上早市買菜,剛開自行車突然上來幾個警察,按住我們兩個,據他們自己說早5點就在她家門口蹲坑了,警察讓我上車,警察說讓我配合他們,我說我沒有犯罪為什麼要配合你們,然後他又打電話讓特警上來,早上7點,三個警察抬一個把我們兩個塞到警車里拉到安慶派出所,關到小屋里。

從我包里把鑰匙拿出來,就去抄了我的家。警察在我家抄走了《轉法輪》一本,充電器 一個,打印機一台,打印紙 ,小音箱三個。下午讓我在抄家的單子上簽字,約4點左右拿單子押送我到醫院檢查身體,到晚上大約7點送到看守所,警察讓我倆按手印,我倆都不配合,三個警察拽我手強行按手印。然後看守所的醫生給我測血壓,我的血壓高達200.醫生搖頭說歲數大了,血壓太高拒收。然後把我倆拉回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宿。第二天下午所長以所謂“取保候審”的方式,管不修煉的家人各要一萬元保證金。晚上五點左右把我倆放回。

這是安慶派出所第三次綁架我。

第一次,被非法拘留39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安慶派出所幾個人去我家,我沒在家不知道,惡警撬開我家的門,抄走大法書《北美巡回講法》。後來警察婁長林問我︰“這書是誰給你的?我怎麼沒有哇?”我說︰“你煉法輪功也會有的。”他還逼問我書是誰給的,我說︰“你讓我找誰?我說是你給的你承認嗎?”他一氣之下沒出任何手續把我送到拘留所,在那里不讓學法、不讓煉功,惡警讓犯人看著我們,讓我們每天坐在水泥炕上碼大排不讓動,歪一點就罵我們。上邊一來通知,就讓我們到走廊排隊站著,惡警翻我們的兜,翻被子,說是有經文,結果什麼也沒找到。食堂飯做的是發霉的窩頭,白水煮菜湯只有幾個菜葉。廁所在屋里又臭、又髒。

我老伴內向性格,忠厚老實,覺得見人抬不起頭來,承受不了,心里很苦,就托人找東風區的陳永德辦事,花八千多元。警察拘留我39天又讓交飯費800元,才放我回家。

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一年

中共準備在二零零八年開奧運會,搞維穩。這也是對法輪功的又一輪迫害,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上邊下令各派出所都下達指標,听說安慶派出所有兩個指標。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早上7點多鐘我去同修家,門口停一輛警車我沒在意,我進屋一個警察抓我把我塞到警車里,偽善說送我回家,我信以為真,警察到我家後抄走師父的法像和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碟、兩個法輪章。把我送到安慶派出所,一個警察自稱他叫胡小軍的,他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拽我的褲腿腳,讓我踩師父法像,我正告他不能踩,你把師父的法像放那擺正點,他很配合我。我的正念把他背後的邪惡解體了。警察不知叫什麼名字,逼供我一天,我不回答。到晚上天黑了警察把我們三個人拉到中心醫院強迫體檢,然後把我們送到拘留所,幾天後辦案單位去讓我們簽字,我們都不配合他。八天後是十一月三十日,警察把我們三人砸上腳鐐子連在一起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批勞教一年,繼續迫害。

幾個警察拿個本子讓我們三人簽字,我看上面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張白紙,當時我也沒有多想,把名字就簽上了。在勞教所里,惡警讓犯人看著我們,每天坐塑料凳子,整天看電視洗腦,不順心就罵我們,打我們,在那里不讓學法不讓煉功。三個月後讓我們上七隊天天干活裝食用衛生筷子(一大膠絲袋筷子倒在案子上,灰很大、特髒、不洗手就裝筷子,包裝袋上寫的是消過毒的衛生筷子)卸車、裝車都是我們干,犯人卻不干活,惡警讓快干、多干給減期,給勞教所賺錢。我們都不听他的,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末到期才放我回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