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金昌市工程師毛偉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甘肅金昌市金川鎳鈷研究設計院給排水工程師毛偉堅持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多次被中共當局非法關押、強制洗腦,非法抄家,遭六年冤獄迫害,受侮辱和刑訊逼供,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53歲。

在毛偉離世的第三天,當地轄區派出所兩名警察(一男一女)還去毛偉家非法搜查,謊稱毛偉電腦與別的案件有牽連,強行搶走筆記本電腦兩台。

毛偉于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人,去掉了以前沾染的各種惡習,在工作中不接受廠家的回扣,不接受服務單位的禮品,不再對單位的物品小貪小佔,道德高尚。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毛偉在七月二十二日就被金昌市金川區公安局政內保科孟家賢、陸林非法留置、抄家,後又輪番被金昌市公安局政保科王有祥、王明芳以及金昌市龍首分局非法拘傳、提訊。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毛偉被金昌市龍首分局和金川集團公司綁架到金川集團所謂“法制學習班”強制洗腦,限制人身自由,每月只發三百元生活費,強制與吸毒人員一起從事重體力勞動。

主要責任人︰原金川集團公司副書記鄧少軍、原金昌市龍首分局局長楊惠國、原金昌市龍首分局國保科科長冀慶新。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毛偉被金昌市龍首分局非法構陷逮捕,非法關押九個月二十七天。

主要責任人︰原金昌市龍首公安分局局長楊惠國、原金昌市龍首公安分局韓鐘玉

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大雪過後的清晨,在永昌縣城許多地方出現了“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天滅中共,退黨1900萬”等標語,以及勸告永昌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警停止作惡的傳單,永昌縣中共惡徒開始非法抓人。三月十三日,毛偉被金昌市國保支隊、永昌縣國保大隊綁架並非法抄家、毒打,六天六夜不讓他睡覺,對他刑訊逼供,他雙手被手銬銬得青紫,整個臉變形。

金昌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安全局等機構成立“專案小組”對毛偉實施集中迫害。三月二十九日之後,中共邪惡之徒把毛偉秘密弄到不明之處,持續逼供。甘肅省國安特務陳某將毛偉的電腦送蘭州檢查。

十月十九日,永昌縣法院與金昌市中級法院一起非法對毛偉、符玲文、劉桂菊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開庭。惡人們拼湊和羅列了一些罪名,法輪功學員都是義正詞嚴的回答︰我們沒有犯罪,我們做的是最正義的最偉大的事情。毛偉當庭以洪亮、清晰的聲音,勸告所有參與庭審人員及時退出邪惡共產黨,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無端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毛偉被金昌市永昌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永昌縣法院【2007】永刑初字第70號)。

在酒泉監獄,警察強制要求毛偉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酒泉監獄二監區監區長王東風安排專門四個犯人組成的包夾小組,長達四個月限制在單獨的房間內。在這四個月中,每天早六點起床就開始強制閱讀污蔑法輪功的書籍,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讓睡覺,期間還安排所謂的“幫教”,十個人圍著你,開始假裝與你辯論,如此三天後,個個開始輪番批斗,侮辱人格,謾罵、威脅,使毛偉的精神始終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天天處于崩潰的邊緣。

毛偉被非法關押在酒泉監獄期間,金川集團有限公司在本人沒有簽字的情況下,解除了他的勞動合同。家人也受到牽連,孩子上學被歧視,妻子工作也被調整崗位。

毛偉出獄後,又被當地社區、派出所、司法所人員多次上門騷擾。二零一八年,毛偉精神出現異常並出現半身不遂的現象。在這種情況下,當地派出所和社區還不斷的上門騷擾。在巨大的精神壓力和邪惡不斷迫害打擊下,毛偉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上午九時許含冤離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