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49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

Print

【圓明網】在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21年的殘酷迫害中,新疆眾多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中共瘋狂的虐殺、判刑、勞教、綁架、關押、抄家、騷擾、洗腦迫害。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新疆地區至少有49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共殘酷迫害中離世。


一、17名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所、監獄、看守所迫害致死

◎ 新疆阿克甦法輪功學員曹愛華被勞教所虐殺

新疆阿克甦法輪功學員曹愛華,曾因患乳腺癌割去一側乳房。1998年夏天,曹愛華修煉法輪功時,剛化療完,頭發幾乎全部脫落,體重不到80斤。煉功只一個星期,曹愛華就強烈的感受到身體在淨化,在康復。作為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曹愛華堅持向公眾講清真相,因此多次遭到非法關押、勞教。曹愛華的母親曾跪在公安面前哭訴女兒煉法輪功身體受益的巨大變化,要求他們不要勞教她的女兒。曹愛華的丈夫在她被非法勞教期間,每月都跑上千公里外的勞教所看望她,他知道是大法給了妻子第二次生命。

2006年夏天,曹愛華再次被公安綁架,並于2006年11月被送往新疆兵團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僅僅兩周,曹愛華就在新疆兵團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 修大法重癥肌無力病徹底康復、遭迫害含冤離世

周玉榮,女,39歲,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三師四十五團醫院醫生,患了重癥肌無力病。面對當今醫學界無法醫治的重癥肌無力病,身為醫生的她在絕望之際,于1999年7月開始修法輪功,10天後奇跡般的好了。

周玉榮先後兩次到北京請願,卻因此被新疆塔城市當局迫害,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甚至讓周玉榮的丈夫抱上奄奄一息的周玉榮到法庭接受慘無人道的非法庭審。法庭上,周玉榮為自己辯護︰我沒罪,請願是為大法申冤。2002年12月4日上午10點多,周玉榮接到判決書,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當日下午一點多周玉榮含冤離世。

◎ 幫人寫訴狀,趙淑媛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2015年11月5日,新疆克拉瑪依市鑽井公司環評監理工程師趙淑媛,因幫助老年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被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公安局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2016年5月3日,趙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監獄。僅僅兩個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 烏魯木齊白雲被迫害致死

白雲,女,62歲,教師。曾遭新疆女子監獄、哈密看守所、水磨溝看守所、洗腦班迫害。2015年2月6日遭非法庭審。非法庭審四天後被迫害致死,至今原因不明。

◎ 新疆瑪納斯縣電廠樊大成被昌吉勞教所迫害致死

樊大成 ,男,55歲左右,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樊大成從2001年3月至2003年3月被非法勞教兩年,在新疆五家渠昌吉勞教所遭受了各種非人迫害。

2001年11月25日,被非法關押在昌吉勞教所的全體法輪功學員要求無罪釋放,把勞教服脫了,不干勞教的活,震驚了整個勞教所。三天後,一大早就下起了鵝毛大雪,惡警用最流氓的手段把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騙到酷刑室,里面至少有四個以上“全副武裝”的惡警和各種刑具。不由分說,用手銬和繩子把法輪功學員綁住,用幾個電棒渾身亂電或拳打腳踢。

2003年底,在瑪納斯福利區大門口展示“真、善、忍”橫幅,被非法拘留15天。2004年4月,樊大成因展示“真、善、忍”橫幅,被非法勞教3年。2004年6月下旬,樊大成被昌吉勞教所折磨的奄奄一息後,不法人員這才讓家人抬回家。當時他已經不能正常進食。樊大成于2004年9月13日含冤離開人世。

◎ 申寶平在新疆昌吉下巴湖監獄迫害中死亡

新疆昌吉下巴湖監獄在昌吉市城區西北方幾十公里處,從收押法輪功學員後,采取了極其邪惡的手段殘酷的對待法輪功學員。申寶平因堅決不轉化,經常遭到毒打。下雨天被銬在籃球架上,整夜整夜被雨淋。2004年8月,申寶平被逼無奈從二樓跳下身亡。

◎ 新疆八一農學院教授焦天肆被烏魯木齊勞教所迫害致離世

焦天肆,女,新疆八一農學院教授,約60多歲。1999年底焦天肆去北京上訪,被新疆自治區“610”綁架回新疆後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在新疆烏拉泊烏魯木齊勞教所,遭到嚴重迫害。被迫害幾個月後,焦天肆的肝部出現疼痛,肚子開始腫脹,變的越來越大。新疆烏魯木齊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趕忙將焦天肆送回家,焦天肆回家不久,很快含冤離世。

◎ 新疆青年法輪功學員葛利軍被疆昌吉勞教所打毒針離世

葛利軍,男,新疆某大學學生。因修煉法輪功,被學校非法開除學籍,被迫流離失所。葛利軍曾先後三次被非法勞教,共六年。

2000年,葛利軍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昌吉勞教所。2001年1月,葛利軍在勞教所打坐煉功,被惡警管教科長張延、顧建海用電棒電擊全身敏感部位。昌吉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包括︰教唆犯人毆打、侮辱法輪功學員,安排兩名勞教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法輪功學員,強迫高強度奴役勞動,每天奴役勞動達二十小時之多,經常通宵達旦,睡眠嚴重不足;干活期間,惡徒的叫罵聲、耳光聲、磚頭砸背聲,沒有一刻停歇。

2003年,出獄不久的葛利軍再次被呼圖壁市國保大隊惡警綁架,2003年8月又被非法勞教兩年。

2007年3至4月,葛利軍被特務王明宇騙至烏魯木齊火車站之後,被瑪納斯惡警綁架,他隨身攜帶的一萬多元錢和MP3被搶走。參與綁架的還有烏魯木齊天山區國保大隊惡警。葛利軍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第三次被劫持到昌吉勞教所迫害,最後被打毒針。

2009年3月,葛利軍被釋放回家。葛利軍已被中共邪惡警察折磨的四肢僵硬,手和胳膊已經伸不開了。2009年4月,家人送葛利軍去醫院診治。但是,在邪黨“六一零”的脅迫下,幾家醫院都見死不救,拒絕收治。2009年6月,年僅33歲的葛利軍含冤離世。

◎ 克拉瑪法輪功學員朱銀芳被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活活打死

法輪功學員朱銀芳,40多歲。生前是新疆石油局銷售總公司南方石化總公司服務員。1996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2000年1月11日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遭綁架,2000年2月25日在新疆克拉瑪依市被非法勞教兩年。

2003年4月25日,朱銀芳被劫持到七中隊,獄警安排人對她強制洗腦,遭到朱銀芳正念抵制。幾個吸毒犯把朱銀芳拖入小間,用封條膠帶封住她嘴巴,用手銬把她銬成大字形,把她打的不省人事,奄奄一息。上午十一點四十至五十分左右,幾個包夾犯人把她從二樓抬到一樓,對她強制灌濃鹽水。

第二天(4月26日)上午九點多,幾個吸毒犯在三樓對朱銀芳灌不明藥物(藥灌進了氣管)。十一點多鐘又把她從三樓拖到壩子頭曬太陽。後又將朱銀芳拖到東邊澡堂里,為了掩人耳目,犯人們趕緊把澡堂的門關上,不準其他學員看,樓上的人都听到朱銀芳不時發出斷斷續續的慘叫聲,不一會兒就听不見了。下午惡警假惺惺找來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醫生看了直截了當的說︰“這個人已經死了,不是休克。”獄警對外撒謊說朱銀芳是患心肌梗塞而死。僅僅二十幾個小時,一個鮮活的生命就被勞教所虐殺,那年,她才49歲。

◎ 法輪功學員陳桂君被成都市看守所獄警毒打致死

法輪功學員陳桂君,女,59歲,新疆建設兵團農二師退休工人,家住成都市青白江區大彎鎮政府街28號糧食局宿舍。2003年4月14日,陳桂君在青白江一所民房被綁架,被關入成都市看守所,遭到獄警毒打。2003年11月初,看守所將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陳桂君押至成都市青羊區人民醫院“搶救”。陳桂君于2003年12月21日下午5點去世,體重只有50來斤。

◎ 新疆學員千里遇難,江甦省昆山市看守所極力隱瞞

2006年5月,一名新疆籍法輪功學員在昆山市石牌鎮居民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後被當地警察綁架至石牌鎮派出所、昆山市看守所。該新疆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昆山市看守所後不久即被暴力毆打致死。

由于昆山法輪功學員都不認識這位被迫害致死的學員,事發後,相關責任警察和打人凶手被極力隱瞞,事實真相至今未被揭露和曝光。

◎ 高級工程師曹洪奇被監獄迫害致死

曹洪奇,男,烏魯木齊市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退休高級工程師,新疆法輪大法輔導站義務副站長。遭受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勞教一年等迫害。

2008年9月6日早晨10點左右,曹洪奇被蹲坑及跟蹤的惡警綁架,並被非法抄家。這次綁架行動是有預謀的,當時多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抄家,不法警察是在烏魯木齊市公安局610辦公室副處長于守斌操縱下,由市610辦公室的惡警任毅、程學禮、郭社城、李剛全、陳剛等人,沙衣巴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及所在派出所等部門惡警共同參與下進行的。

此前,不法人員長期監視曹洪奇,派其單位退休人員每天監視他出入及在院內活動情況。2008年12月,看守所惡警在非法提審時,曹洪奇高喊︰“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70多歲的老人為此遭到毆打。曹洪奇被非法判刑10年。由于在監獄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安排,610的邪惡頭目張勇軍為首的惡警更加瘋狂的迫害他,不讓親人見、不讓睡覺、坐小板凳、冬天不準穿衣服、使用各種手段迫害。2012年11月曹洪奇被迫害致死。

◎ 石河子法輪功學員趙愛國被勞教所毀尸滅跡

新疆石河子法輪功學員趙愛國,男,2003年6月被迫害致死。復核記錄寫道︰石河子殯儀館(0993-2610952)一工作人員日前證實,這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勞教所把骨灰都拿走了。趙愛國好象是外地人。

◎ 法輪功學員王林江被新疆第五監獄迫害致生命垂危,獄警不予醫治致死

2005年4月,新疆法輪功學員王林江在北京被通州派出所和610警察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通州區看守所及北京市看守所(七處)。王林江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新疆第五監獄。王林江在監獄被迫害出現糖尿病和肺結核等病狀,無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2011年1月,家人將他從監獄接回家,當時他已經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能吃東西,身體消瘦咳嗽。2012年10月28日,王林江含冤離世,年僅43歲。

◎ 烏魯木齊法輪功學員謝正功長期遭冤獄殘酷迫害,終至含冤離世

新疆烏魯木齊八一鋼鐵有限公司(簡稱八鋼)法輪功學員謝正功,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長期被中共邪黨迫害。八年冤獄致使這位擅長繪畫的年輕才子頭發胡須斑白,于2012年5月24日離開人世,年僅42歲。

◎ 新疆石河子羅曉龍遭迫害含冤去世

石河子法輪功學員羅曉龍,29歲左右,家住石河子毛紡廠。2001年至2002年間,因大量散發真相傳單與法輪功學員王建宏等一起被石河子公安局國保支隊許寧東等人非法抓捕,並遭受殘酷迫害,後被非法判刑。2003年7月左右,羅曉龍因生命垂危被監獄保外就醫。回家後不久即含冤去世。

◎ 喀什法輪功學員鐘凱被石河子北野監獄迫害致死

鐘凱,男,32歲,新疆喀什巴楚縣法輪功學員,原新疆石油學院大學生。鐘凱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兒,只有一個姐姐。姐姐也因為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判刑,刑滿後失蹤。鐘凱原住新疆巴楚縣工程團學校(現在為“工建集團”)。1999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鐘凱堅持信仰,被新疆石油學院休學。他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9個月,被非法關押在新疆五家渠勞教所遭受迫害。

2005年11月左右,鐘凱在租住的房子中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關押在南疆農三師某監獄。2006年4月20日,鐘凱又被喀什墾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6月,鐘凱上訴到兵團農三師中級法院,但仍被中級法院非法保持原判。其中兵團農三師中級惡黨法院審判長王自力、審判員王新魏、代理審判員劉洋等負有直接責任。隨後鐘凱被劫持到兵團農三師巴楚監獄。2007年,巴楚監獄把鐘凱等幾位法輪功學員轉到石河子北野監獄集中迫害。在石河子北野監獄被迫害期間,惡警曾指使犯人不讓鐘凱睡覺,並對其糧食進行限制,每頓只給半個饅頭。

2008年12月26日,鐘凱在新疆石河子北野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8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警察迫害致死

◎ 石河子孔秋閣被烏魯木齊六一零、警察迫害致死

2014年6月27日,烏魯木齊市69歲的法輪功學員孔秋閣,被闖入家中的警察綁架,10月22日被迫害離世,至今遺體仍存放在冰櫃里。期間,孔秋閣的家人四處控告,寄出的控告信將近上百封,要求追究相關人員責任,但都石沉大海。2016年10月24日,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檢察院作出不立案通知書,現孔秋閣家人已委托律師提起國家賠償申請。

孔秋閣,女,時年67歲。家住新疆烏魯木齊市新市區甦州花園,原來是石河子八一棉紡織廠醫院兒科醫生。孔秋閣修煉法輪功後心髒病癥狀完全消失,心電圖正常,從此不再需要打針吃藥。

2014年6月27日,孔秋閣被闖入家中的二十幾個警察綁架。她絕食抵制迫害,之後在不到二十天的時間,孔秋閣已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後被送入新疆烏魯木齊公安監獄醫院迫害。孔秋閣老人一直被戴著腳鐐。10月21日晚九點,烏魯木齊市公安局警察通知孔秋閣的家屬去送飯,孔秋閣基本已無生命跡象,全身冰冷,孔秋閣的女兒要求陪護母親,卻遭到韓聖遠警察的拒絕。

10月22日下半夜一點半,警察打電話稱孔秋閣不行了,要求家屬盡快到醫院。當家屬一點五十分趕到醫院時,看到孔秋閣在急救室,醫生告訴家屬孔秋閣的瞳孔已經擴散,沒有呼吸,靠呼吸機維持。兩點五十分,警察李曉鵬、韓聖遠逼著孔秋閣的大女兒簽署《取保候審通知書》,以此想推脫他們的責任。孔秋閣的大女兒拒絕簽字,警察韓聖遠又打電話誘騙二女兒來簽字。六點五十五分,醫生通知家屬孔秋閣已死亡。警察要求家屬在死亡證書上簽字,家屬拒簽,孔秋閣被迫害致死後,遺體一直被公安機關控制。

◎ 石河子法輪功學員牛夢玲被公安摔樓致死

石河子東熱電廠的法輪功學員牛夢玲女,32歲。與丈夫吳生民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抄家、非法判刑。夫妻雙雙被石河子市東熱電廠開除。牛夢玲帶著三、四歲的孩子四處謀職。惡警不但毫無憐憫之心,還不斷跟蹤、監視,到家里騷擾。

2004年11月26日,國保支隊的惡警曹存東,宋理(中隊長)無故抄牛夢玲家並抓人。牛夢玲被迫從自己家一樓跑到弟弟家六樓,惡警又追到牛夢玲弟弟家中,把牛夢玲逼到窗口墜樓害死。目擊者只見牛夢玲從六樓的廚房窗口摔下,當場口鼻出血,昏迷不醒。後被送進石河子市人民醫院急診科,在醫院兩個小時以後去世。去世後,程克強對牛夢玲的父母進行哄騙、恐嚇,迫使他們同意尸體解剖後立即火化以消滅證據。事後曹、宋兩惡警到處造謠說牛夢玲跳樓自殺,是煉法輪功煉的等。

◎ 新疆昌吉市29歲法輪功學員柴勇因遭警察多次毒打折磨後含冤離世

柴勇原本樂觀、健康,因被勞教所人員多次毒打折磨,被釋放時已骨瘦如柴,幾乎不能走路。

柴勇是昌吉市個體經營者,1999年10月,他和妻子帶著由40多名法輪功學員簽名的上訪信進京為法輪功請願,被本地公安押回後關押進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2000年,被惡警綁架至昌吉勞教所,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他因堅持學法煉功多次遭毒打,絕食抗議兩次達20多天。在勞教所也多次被毒打,他因為堅定信仰,絕食抗議,曾遭到各種酷刑的折磨。柴勇被迫害成兩腎髒壞死,傷勢嚴重。2001年元旦,勞教所發現他肚子里有腫塊,怕擔負法律責任,提前釋放他回家。

約2001年8月,他的病情惡化,在家人送醫院的途中離開人世。後經醫院檢查,柴勇的兩個腎已壞死。根據他1999年10月進京上訪前的身體健康狀況和在看守所、勞教所遭受毒打折磨的經歷,柴勇之死是被非法關押期間遭惡警毒打後傷勢過重而死。

◎ 新疆六旬退休教師趙小平進京上訪被北京惡警毒打致死

62歲的趙小平生前是新疆烏魯木齊某陶瓷廠退休教師。2000年12月28日,她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延慶看守所,兩天後被放出。後又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公安八處,一進門就被強制剝光衣服沖淋冷水。她絕食抵制非法拘禁。2001年元月4日,她被施行摧殘性灌食,並被非法刑訊,遭到毒打。她的臉被打的變了形,頭上有三個蛋大的包,滿身是灰泥,不能說話,緊閉著嘴。元月5日,生命垂危的她被抬去醫院。醫院檢查結果︰肝髒出血、脾髒出血、胃出血、心髒腫大、腎髒也不好。趙小平于2001年元月7日離開了人間。

◎ 阿克甦市法輪功學員張麗被警察逼死

阿克甦市庫車縣年輕女法輪功學員張麗27歲(1981年生),2007年或者2008年在被“610”惡徒劫往烏魯木齊洗腦班途中,走脫時跳火車身亡。

◎ 阿勒泰法輪功學員楊振林被國保大隊警察迫害致死

新疆阿勒泰法輪功學員楊振林于2010年被綁架。當年冬天被阿勒泰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迫害致死。

◎ 四川法輪功學員趙其英被新疆警察迫害致死

趙其英,女,30多歲,四川省攀枝花市人,在蘭州謀生。2000年4月底去新疆洪揚大法、講清真相。于5月下旬被新疆邪惡之徒迫害致死。其家人在邪惡公安的威逼利誘下始終不敢透露真相,對外謊稱趙其英患“敗血癥”死亡。

◎ 朱姓法輪功學員被逼身亡

2001年中旬,一位姓朱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押送途中從火車上跳下,不幸身亡。

三、2名法輪功學員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 原昌吉市法輪大法輔導站義務副站長麻巨軍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麻巨軍,原昌吉市法輪大法輔導站義務副站長。1999年10月,被非法勞教兩年,在昌吉勞教所遭到惡警張炎及顧建海、寧濤等人多次電擊。因絕食抗議迫害,煉功,被銬在床上四個月。後被非法延期八個月。2002年5月回家後,又兩次被綁架進洗腦班迫害。2004年3月4日,被當地六一零綁架到烏魯木齊市南山板房溝鄉自治區洗腦班迫害,後劫持至烏魯木齊市第四醫院(精神病醫院)遭受非人的折磨。2004年9月27日被迫害致死,遺體渾身浮腫,年僅41歲。

◎ 法輪功學員馬季軍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

烏魯木齊縣板房溝洗腦班有一個叫馬季軍(音)的法輪功學員因為拒絕“轉化”,洗腦班結束後沒幾個月就死在精神病院了。

四、22人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 烏魯木齊高級工程師谷有權被迫害離世

新疆烏魯木齊市環保高級工程師谷有權,家住烏魯木齊市六道灣。2013年7月離世,終年73歲。直到去世,其單位還在剝奪他的工資及各種福利待遇,包括喪葬費都不給。

谷有權生前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環保監測站副站長(已退休),1997年修煉法輪功,修煉不久,身體健壯,顯的很年輕。

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谷有權向世人講真相,揭露邪惡的迫害。2007年1月13日,被水磨溝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在家中綁架。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一個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四年執行。判刑後,單位停發工資,斷絕一切經濟來源。

綁架迫害對他的精神打擊很大,原本非常健康的身體急劇下降。後期不認識人,生活不能自理。2013年7月,谷有權去世。

◎ 新疆喀什市法輪功學員李效敬流離失所期間冤死他鄉

李效敬,男,69歲,新疆喀什市水暖場退休工人。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團鎮壓法輪功後,一直受到迫害,身心受到摧殘。2000年5月,連續遭到非法關押多次,被勒索款數萬元。他的子女都受到嚴重牽連。喀什國安、政保大隊匪徒十幾次非法抄家。2001年黃歷新年前夕,把他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向其子女勒索錢財。李效敬回家開始流落他鄉,有家不能回。2005年9月5日,在甘肅省甘古縣含冤離世。

◎ 被中共不法人員單獨反鎖家中7年致死

謝志英,女,48歲,新疆阿克甦市地稅局干部。謝志英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兩度被當地政府非法關押于精神病院。她在被精神摧殘致失語的情況下,又被阿克甦市地稅局人員單獨反鎖家里7年,不讓家人相見。2011年8月,謝志英含冤離世。謝志英離世後,當局拒絕家屬見謝志英的遺體。

◎ 法輪功學員劉潤萍在極度恐懼中含冤離世

劉潤萍,女,60歲,新疆烏魯木齊市一建退休職工。多次受到迫害恐嚇,在兒子被非法判刑3年之後,2004年6月兒子又被劫持到板房溝強制洗腦班。惡人惡警們劫持老人去強制洗腦班,非法囚禁7天,作為人質強逼她兒子轉化,但是惡人惡警們沒有達到目的。老人長期處于極度恐懼之下,2005年3月2日去世。

◎ 原地稅局干部、法輪功學員袁景雲在孤寂中離世

2011年8月,繼原地稅局干部謝志英被迫害致死後不久,她80歲高齡的母親法輪功學員袁景雲和哥哥法輪功學員謝志明被強行分開限制居住。袁景雲孤身一人,先在烏什縣國稅局原工作單位被畫地為牢,後被強制送到敬老院。2014年1月20日左右,袁景雲因病離世,時年83歲左右。

◎ 阿克甦市法輪功學員鞏新萍在騷擾監控中離世

阿克甦市法輪功學員鞏新萍(音),煉功前雙腿癱瘓,煉功後恢復健康。鞏新萍曾被非法勞教。後被610及街道辦事處人員多次騷擾,“610”人員因為懷疑她會上網,脅迫其家人監視她。其被邪黨謊言毒害很深的丈夫迫于壓力,每日寸步不離左右監視。2011年年底,鞏新萍因腦溢血突發,昏迷住院。2012年4月5日離世,時年60歲左右。

◎ 遭迫害母子離世

包文君,新疆喀什麥蓋提紅光農場法輪功學員,60歲左右,曾多次遭受中共迫害。2005年,包文君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2007年,被麥蓋提縣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後,又被當地派出所綁架。這期間,他的八十四歲的老母親曾去到麥蓋提縣委去要兒子,回家後即含冤離世。被非法關押的包文君本人也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癥狀。後含冤離世,具體時間不詳。

◎ 塔城法輪功學員盛克智不堪重壓,含冤離世

2011年11月下旬,塔城地區盛克智(77歲)的大女兒盛永宏(51歲),由于給當地領導寫真相勸善信,被警察綁架,並非法判一年多勞教。邪黨領導又以量刑過輕為名,于2012年5月5日對她重判五年勞教。在其老伴還未從監獄出來的情況下,大女兒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重壓之下,盛克智于2012年2月7日含冤離世。

◎ 石河子法輪功學員章法制在高壓下不幸遭遇車禍身亡

新疆石河子法輪功學員章法制,男,59歲,江甦省籍,新疆兵團農科院水土所所長,副研究員。因為在開除公職、停薪等逼壓下,身心受到極大創傷,精神抑郁,于2000年8月在去農貿市場途中遭遇車禍身亡。

◎ 法輪功學員郭景台被610人員多次迫害,含冤離世

郭景台,女,漢族,65歲,中文大專學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生產建設兵團農八師石河子市汽二團(現通聯公司)中學高級教師。2003年1月21日,郭景台被綁架到新疆石河子610洗腦班迫害。因不“轉化”,拒寫所謂的“三書”,被國保隊許寧東等殘暴酷刑摧殘。惡警對一個高齡的知識女性上背銬、掌摑、拳打腳踢,致使郭景台肩臂傷殘至逝未愈。

2003年9月26日,郭景台老人再次被綁架到610洗腦班迫害。其家人多次告知610負責人李旱東、薛躍錦,郭景台精神已經被迫害出了問題,希望給予就醫,放其回家。610頭目不听、不信、不管。仍然是惡警許寧東對她進行暴力轉化、酷刑威逼,使她身心再一次受到巨大刺激、精神失常、情緒失控。

2003年10月22日,郭景台被送入石河子第二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在家人的多次努力下,看守所怕出事,在第九天就讓家人接回。之後,警方對其家進行全方位監視監控,郭景台一出去,他們就知道,並警告威逼其家人,敏感時期更甚。郭景台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壓力,而郭景台長期處于驚恐不眠之中,身心難以承負,于2005年7月19日凌晨3時,含冤離世。

◎ 一家五口含冤離世

白萬珍,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運街鄉人,她的父母姐妹一家五口都修煉法輪功,全家身心受益。大法遭到迫害後,2000年白萬玲因向世人發真相資料而被惡警綁架並非法勞教,遭受種種非人的折磨。因絕食抗議,被強迫插胃管灌食,胃管把肺髒都插破了,最後出現嚴重的肺空洞、呼吸困難、不成人樣。勞教所怕承擔責任,通知家人接回家,由于身體傷害太嚴重,2004年5月31日離世,年僅39歲。

其母親李清芳(69歲)、父親白銀山(70歲)、大姐因承受不住壓力和悲痛先後離世。十四年來,白萬珍一直是當地公安警察重點監控、長期通緝、恐嚇迫害的對象,被迫流離失所。2014年12月4日離世,時年63歲。一家五口在中共迫害中相繼含冤離世。

◎ 被搶奪兩所樓房和養老金,一家三口兩人死亡

張繼臻、牛桂芬夫婦,新疆沙灣縣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局搶奪兩所樓房,使他們一家人沒有棲身之處;並非法剝奪退休養老金,斷絕了他們一家人的經濟來源。2006年正月,他們的女兒張力元從山東萊州看守所遭迫害出來後,不到四個月含冤離世,年僅30歲。2013年黃歷10月,屢遭迫害的牛桂芬女士在冤獄四年半出獄僅一年後,也含冤離世。

◎ 沙依巴克區法輪功學員王培英含冤離世

沙依巴克區法院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人造成巨大傷害,王惠的姐姐王培英也是法輪功學員,對妹妹遭受的綁架非法關押痛苦不堪。在巨大壓力下2013年離世,離世前也未能見到被非法關押的妹妹。

◎ 何文清在巴州四十里程勞教所迫害致死

◎ 巴州周君、李景密被迫害離世

此外,新疆某兵團有四人,在修煉法輪功前身體多病,其中兩位嚴重肝硬化已有腹水,被醫院判死刑;另一位肺結核;還有一位高血壓。修煉法輪大法後奇跡般的恢復了健康。1999年7月22日以後,所屬單位領導(副師長)用各種手段百般恐嚇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四人被迫停止修煉大法,幾個月後舊病復發,先後離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