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十年冤獄 甘肅省韓旭又被非法關押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韓旭先生遭綁架,在蘭州市第三看守所被關押迫害,至今已一年多。

韓旭,54歲,原甘肅省地毯進出口公司外銷員,計算中心主任,精通四國語言。韓旭從山東大學本科畢業,任甘肅省對外經濟貿易廳翻譯,長期在德國工作,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韓旭堅持信仰,多次被殘酷迫害。

韓旭

一、和平請願,被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七月二十一、二十二日,韓旭兩次到甘肅省政府和平請願、說明真相,被非法關押在桃樹坪小學兩天。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四日,韓旭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警察綁架,被截回蘭州非法關押十天。

二、在蘭州大砂坪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三日,韓旭被綁架到蘭州大砂坪看守所關押迫害。韓旭與其他在押人一樣,為台灣企業“正林瓜子”手工篩選瓜子,完不成任務就被號子打手拳棒相加,每打一下還問︰打你了沒有?直到你屈服了說“沒有打”才住手。打完了還得讓你說“謝謝”。如果反抗,會被全號子人一擁而上群毆。夏天的活,是用嘴嗑瓜子,然後用指甲剝出瓜子仁來。每人每天的任務量是滿滿一海碗瓜子仁。在押人有牙嗑壞的,也有指甲剝掉的。

示意圖︰中共監獄中的奴工迫害

看守所衛生條件極差,許多在押人身上長滿了疥瘡,一般用不上藥,治疥瘡只能用硬刷子把爛肉刷掉,再用火柴棍挑出膿胎,撒上些洗衣粉消毒。韓旭被非法關押的九個半月,身上也長滿了疥瘡,光手上就有十一處,被刷爛肉的時候,血流如注,疼得差點暈過去。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韓旭被放回家時,已瘦骨嶙峋,體重由原來160斤只剩110斤。

三、在西果園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晚,韓旭在回家途中,被蘭州市惡警突然襲擊式的用黑布袋蒙面秘密綁架,並搶走隨身的存折和7000元現金。韓旭被劫持到一個房間,被惡警按倒在地,又用椅子把他卡在椅子腿下面,一個惡警坐在椅子上。兩個惡警從後面拽著胳膊,踩著腳,錄像拍照,進行非法審訊。第二天被劫持到西果園看守所關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蘭州市公安局將韓旭換個地方迫害,秘密關押在蘭州金泉賓館518房間(部隊招待所)進行迫害。

韓旭曾自述︰他們給我戴上手銬和腳鐐並連在一起,從此我只能整天彎著腰。他們不再允許我睡覺,強迫我面對牆,兩手銬在後背,兩腿向前,二十四小時一個姿勢坐在地上。至少有一個星期他們不讓我合眼,一閉眼就有人過來把我弄醒。後來我漸漸神志開始模糊,眼前出現各種幻覺,經常不自知重重地摔倒。張成甫就從後面直接提著手銬將我身體拎起來,手銬深深嵌入肉里,疼得我大叫。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安全局的崔姓科長喝醉了酒辱罵我,扇我耳光,然後他就難受得上吐下瀉,他說一定是我在發功治他。安全局楊某用大皮鞋使勁踹我的胸口,幾乎讓我暈過去。由于長時間一個姿勢背銬,我的手腕嚴重潰爛流膿,臀部也坐爛了(至今手腕留下明顯疤痕)。張成甫還拿電擊槍在我的腳趾上電,同時也電擊另一位關在隔壁的法輪功學員,回來還笑著說那個法輪功被他電得一蹦一蹦的。他們見我不開口,就說︰我們把你活埋在皋蘭山上也沒人知道。

四、在戶縣公安局被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四日,被戴上手銬和十幾斤重的腳鐐的韓旭,被劫往陝西省戶縣公安局。到了戶縣公安局,韓旭兩手分開半蹲,被銬在暖氣片上一夜。第二天又被劫往戶縣臘家灘戒毒所刑訊逼供。韓旭被五花大綁,拽過一把木椅子,把椅子背從胳膊中間套進去,對面再拽過一把椅子,把戴著沉重腳鐐的兩腿搭在對面椅子背上,兩個椅子用力往一起擠壓,把他在兩個椅子背之間擠壓成V字形。同時他們還用力揉搓捶打肩膀處的穴位,韓旭痛苦至極,幾乎窒息。

五、在渭南監獄被迫害

韓旭被戶縣法院枉判十年重刑,在戶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後,被劫持到渭南監獄(又名陝西省第二監獄)迫害。

從二零零三年起,韓旭就被單獨關押在嚴管隊的小號監室內,二十四小時被包夾。從二零零六年起,渭南監獄開始對各監區法輪功學員實施強制轉化迫害。一天監獄在教育科開“轉化”會,讓被暴力強制寫了“三書”(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的學員在會上發言,污蔑大法。韓旭和另一法輪功學員站起來奮力高呼︰法輪大法好!反對迫害!兩個包夾急忙上來捂嘴並把他倆摔倒在地。韓旭失去了知覺,被惡警戴上手銬,抓住脖領拎起來,關禁閉室迫害三個月。三個月後,又被關入小號。

演示︰關小號

二零零九年冬天,韓旭向外寫信揭露監獄內迫害法輪功學員黑幕,信件落入監獄惡人手中。韓旭再次被關禁閉兩個月,二十四小時都關在禁閉號里,白天被要求坐在冰涼的瓷磚地上,地上只有一張破氈子,身下沒有任何鋪墊,每天夜里兩點左右就被凍醒。韓旭只好圍著被子坐到天亮。天氣最冷的時候,一次獄政科的曹科長要來禁閉室非法提審,但一直沒露面。禁閉室的獄警把韓旭手腳銬在提審室的鐵椅子上三個多小時,鐵椅子冰涼透骨,提審室門窗大開,凍得韓旭渾身發抖。

監獄不但從肉體上折磨韓旭,同時從精神上進行人格尊嚴的侮辱,不給放風無法接水,洗臉、洗碗、甚至漱口潤喉,都要從便池中取水。

在渭南監獄,韓旭熬過了長達六年的單獨小號關押,七個月的強制“轉化”,五個月嚴寒酷暑、地獄般禁閉折磨。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韓旭走出了黑窩,回到蘭州的家。

六、講真相再次被非法拘留送洗腦班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韓旭在街上發放真相資料時,被蘭州拱星墩派出所惡警綁架。國保警察把韓旭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非法審訊,兩個惡警抓住他的手強行按十指手印並采血,在鐵椅子上把他銬了一夜。第二天被劫持到蘭州桃樹坪看守所關押迫害十四天,之後又被劫持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了四天。

七、再被構陷,非法關押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韓旭在蘭州市城關區焦家灣講真相,被便衣警察構陷,被劫持到焦家灣派出所,後被城關區國保非法關押在城關區桃樹坪拘留所十五天,之後秘密關押到蘭州市第三看守所(又名西果園看守所)。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韓旭的下落。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韓旭被構陷到蘭州市城關區檢察院;九月十八日,韓旭的家人了解到,韓旭被構陷到城關區法院。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韓旭被城關區法院非法庭審。

附︰甘肅省蘭州市第三看守所
地址︰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西果園鎮上果園村1號
郵編︰730050
所長︰王延峰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