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冤獄、勞教酷刑 安徽湯菊章又被構陷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湯菊章女士被合肥市肥東縣國保大隊綁架、抄家,二十四日下午被劫持到肥東縣長監鎮湖濱醫院。二十九日又被劫往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十月下旬她已被構陷到合肥市蜀山區法院。

湯菊章女士,五十四歲,原安徽省合肥市康泰醫院醫生。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湯菊章被康泰醫院綁架到合鋼招待所辦的洗腦班迫害。她拒絕寫所謂“四書”被停職,後開除公職。湯菊章曾多次被中共邪黨綁架、非法關押,其中一次被非法判刑、兩次被非法勞教,受盡折磨和凌辱。

一、在安徽女子監獄被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湯菊章被巢湖市公安局綁架,非法關押在巢湖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宿州安徽省女子監獄迫害。

在獄中,湯菊章遭受吊、銬、電棍、關禁閉等迫害,還遭受服刑犯的毆打和辱罵。有一次,湯菊章被弄到洗腦班,惡人對她威逼利誘不起作用,就把她關到房間里,在惡警指使下,四、五個人把她按到桌子上開始擊打頭部,當時左眼被打失明,頭顱出血。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湯菊章被轉到老殘隊迫害。湯菊章自述︰在那里對我加強迫害害,由分管隊長丁華帶領,把我天天關在陰暗的儲藏室強行轉化,每天晚十二點後才準進監舍,早上六點又被帶入儲藏室,同時瞞著我在我的碗里下上不明藥物,後被我發現。在儲藏室吊我、銬我、捆我、膠帶纏頭、捂嘴,還不停播放誣陷大法師父和大法的視頻錄像強迫我寫“四書”。

二、兩次在安徽省女子勞教所被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湯菊章講真相時,遭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惡警綁架到合肥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湯菊章被劫持到安徽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一進勞教所二大隊,湯菊章高呼“法輪大法好”。惡警立即捂住她的嘴,並把她關禁閉。惡警唆使犯人對她進行折磨。湯菊章自述︰她們用挑水的繩子和布帶將我吊起,四肢向四個方向拉,我絕食抗議,她們就用野蠻灌食手段折磨我,撕我嘴角的肉,一天反復多次灌我。見我不妥協,又給我穿上“約束服”,五花大綁。折磨四、五個月後,我發熱不退,咳膿血,人成了骨頭架,腦子糊里糊涂,奄奄一息,勞教所才讓我家人將我接回。回家後我堅持煉功,身體有所恢復,但記憶受損不能記事。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湯菊章發放真相資料被惡警綁架,非法關押到合肥第二看守所。後又被劫持到安徽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期間遭到酷刑“約束服”的摧殘。湯菊章自述︰惡徒們強行給我套上“約束服”,五花大綁,頭上纏上膠帶,捂住嘴巴,早上將我從監舍拖到車間,晚上從車間拖到監舍,上下四五層樓,都是拖上拖下,我的頭被她們倒著、順著地拖過,拖了一個多月。

中共酷刑演示圖︰約束衣

非法勞教一年到期後,湯菊章又被延期關押十八天,走出勞教所又被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

三、被迫流落他鄉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湯菊章被合肥市蜀山區國保大隊關進合肥清風苑賓館洗腦迫害,十天後精神已不堪忍受,違心寫了所謂“四書”,才得以被放回。二零一五年二月中旬,蜀山區國保大隊以“莫須有”的罪名欲加害于她,湯菊章被迫離家,流落他鄉。

四、被強制失蹤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湯菊章在家被合肥市蜀山區國保大隊、西園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湯菊章在家被合肥市蜀山區國保大隊綁架、抄家。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湯菊章遭綁架,被強制失蹤至十二月底。

五、再被非法關押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湯菊章到北京打橫幅,在天安門安檢被綁架,一月三十日被西園派出所截回;五月中旬被蜀山區花園街道、派出所、社區騷擾。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合肥市肥東縣國保大隊、肥東縣撮鎮派出所警察闖入湯菊章家中,實施綁架、抄家。湯菊章和丈夫楊樹貴被綁架,家中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DVD影碟機、手機等私人物品被搶走。二十三日下午,楊樹貴被放回家。二十四日下午,湯菊章被劫持到肥東縣長監鎮湖濱醫院;二十九日又被劫往合肥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大約十月二十六日,合肥市蜀山區法院電話告知楊樹貴,妻子湯菊章被非法起訴到法院。十月二十七日,楊樹貴再被綁架。

附︰部份責任人信息

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政法委
書記︰吳立新
常務副書記︰鄭仕新
副書記劉超︰18956026555
政法委副書記兼610主任︰胡朝龍

合肥市肥東縣公安局
局長︰劉珍
國保大隊
大隊長︰袁長龍
副大隊長吳釗智︰13965097920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