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孩子去掉游戲癮的感受

Print

【圓明網】孩子在上幼兒園的年紀就接觸了電子游戲,從此就再也放不下了,現在已是中學生,玩游戲已成為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對除此之外的一切不再關心,學習也是敷衍了事。原本善良懂事的孩子變的脾氣暴躁,誰的話也听不去。

我為此很憂慮。或許孩子自己也認識到繼續下去的後果,但無法擺脫游戲的控制。我能感受到孩子的無助,只能陪他共同走出來。所以給他報了幾個興趣班,周末陪他戶外活動。但依然未能轉移他對游戲的興趣,他甚至對我的努力很抵觸。

在孩子沉迷游戲的期間,我用盡辦法不管用,看著孩子在游戲中沉淪,我焦慮,急躁。就這樣越不讓他玩,他玩得越厲害。當初共同戰勝游戲癮的目標迅速崩坍,巨大的挫敗感徹底打倒了我,我們的關系也變的劍拔弩張。終于有一天我忍無可忍,摔了手機,說了很多傷人的話,又狠狠的打了孩子一頓。

孩子抱著摔碎的手機痛哭,他把手機當成了最好的伙伴,我當著他的面打碎了,在那一刻媽媽變成了惡魔。孩子的痛哭聲讓我從暴怒中清醒過來。後悔、慚愧一齊涌上來,那一刻我痛苦萬分。

這事發生在兩年前,當時我剛剛接觸到大法,常人心還很重,所以做出這種摔東西打人的事,真是羞愧難當。但法中告訴我遇到問題向內找。問題雖然出自孩子,但孩子初生純潔如白紙,所以變成這樣,根源一定在我身上。反省自己,首先我曾經也玩游戲,但沒有上癮,工作、生活沒有受到影響。所以孩子初次接觸時沒有引起我的警覺,甚至是縱容孩子玩。再就是,日常我會不由的沉浸在大眾娛樂當中,比如愛網購、看電影,關注各種媒體,整個人被世俗紛亂的信息包圍著,傳遞給孩子的能量場就不是純淨的,所以孩子也會把游戲中獲取的低級滿足感當成快樂。我沒有讓他體會到心靈寧靜,精神永恆這種升華的快樂。

我的習慣性思維是遇到問題只看表面,孩子成癮了,我只會想到報興趣班,勸說不行就打一頓。使人上癮的,一定是這個人內心有渴求,沒有及時輸入正的東西,而讓邪魔乘虛而入。所以想讓孩子變好,我要以法來修正自己。

師父講︰“那天我講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說我們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1]

此後,孩子漸漸原諒了我,我們和睦相處。在他表現不盡如人意時,我不再火冒三丈,只是勸誡。有時間就給孩子讀法,談談我的認識。法的能量影響了孩子,他主動捧起《轉法輪》讀起來。讀法的過程中,師父博大的法理一絲絲滲入孩子的心里。再加上他記性好,悟性也可以。讀法後行事、說話也不自覺的向法上走。遇到疑惑的事我們以法理為依據分析該怎麼辦,法已在孩子的心中播下了種子,我很欣慰。

一個周日的早上,我給孩子讀明慧網上文章《他們是如何去掉電子游戲癮的》。听我讀完後,孩子說︰“媽媽今天我要把電腦上所有的游戲全部刪掉,再也不玩了。”他的轉變快得讓當時的我驚訝不已,但保持了平靜,我說︰“你已經想好了。”他說︰“是的。”下午他把電腦上所有的游戲,包括自己備份的移動硬盤上的游戲安裝程序也一並刪了,並表示雖說心里有點遺憾,但再不會玩了。之後我觀察了一段時間,他真的不再玩,也不再提游戲的事。變化之大,之徹底,讓我很震驚。我知道這都是法的能量,改變了孩子,也改變了我。

現在孩子上中學學業緊張,我對孩子說,學習重要,但學法更重要,我不會為了你提高成績報補習班的,抓緊時間好好學法,提高自己。他非常贊同,我會用更多的時間與孩子共同學法,做好自己。

師父講︰“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贊揚都是考驗。”[2]

我們的人生就是一部舞台劇,會不由得卷入劇情,賣力的表演。但唯有修煉人是真正清醒的,他知道主角是自己,周圍的一切人、事、物、景都是道具,是為了考驗、過關、升華自己用的。無論境遇如何我會對周圍的一切只有感謝,沒有愛恨。

以上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