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修煉人必過的一關

Print

【圓明網】修煉二十多年了,對于師父講過有關寂寞的法,理解的很淺。最近,對寂寞這一法理有了一點感悟,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二十多年來,走過了風風雨雨的艱難歲月,有過在大法修煉中明白法理的高興;有過過心性關過不去的煩惱;有過救人中眾生得救而自己自豪的愉悅;也有過在講真相救人中被邪惡鑽空子被迫害的淚傷;但這些都會象過眼煙雲一樣過去,有一個多年來困惑而不解的一個問題︰就是在歲月的漫長中看不到頭見不到尾的修煉中,不知道這條路究竟還有多長?這場迫害究竟還會持續多長時間?

今年通過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解開了我所有的迷惑。慈悲的師尊教誨弟子︰ “我一直在講,我說修煉哪,其實最苦的(師父笑)就是歲月的漫長,在魔煉中那個歲月的漫長。看不著邊際,看不著最後的那一天,(師父笑)其實這是最苦的。”(《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師父為了不讓我們對于修煉歲月的漫長而對自己懈怠,在講法中已經多次提醒過我們了。如果是精的同修,絕不會覺得修煉的歲月那麼漫長,會把慈悲的師父用巨大承受換來這救人的時間看得很珍貴,抓緊時間救人、救人。

師父講︰“吃點苦很快就過去了,沒做好過後就明白過來了,最難的是在無望中、看不到希望中卻能夠一直精,這是最難做到的。” (《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師父都看到了,在無望中修是最難的,可是精的同修會一直精的,在那些精的同修看來並不難,會在無望中看到修煉的希望。會把這段黃金時間充分的利用好,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師父還教誨我們︰“人最怕啥?寂寞。寂寞能使人瘋,寂寞能使人忘記過去的一切,寂寞甚至能使人忘記語言,也是最可怕的一種苦。”(《各地講法十一》〈什麼是大法弟子〉)是啊,人修煉就是要吃苦的。假設如果我們不修煉,也會像常人一樣,整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也會和常人一樣麻將桌上、撲克場上晃動著身影;也會和常人一樣過著燈紅酒綠荒淫無恥的低級生活;可是我們修煉人,在大法中修煉,應該是一件多麼神聖,多麼快樂的大好事啊?為什麼會生出寂寞的人心?這不就是怕寂寞而為的嗎?越怕寂寞,寂寞越控制著自己。

從二零一八年開始,我就感到了寂寞的到來,開始沒有那麼強烈,只是感到過去的親朋好友開始漸漸地遠離我,過去經常找我的朋友,到後來我不找朋友,朋友基本不主動的找我。有一些親戚也好像在有意無意的疏遠我。由此,我有點恐慌不安,修煉怎麼能這樣呢?整年沒有幾個來往的親友,這哪像過去的我呀?(修煉前跟親友們關系都很密切)為什麼?經常我反問自己,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而使親友們遠離于我。這兩年來出現過多次心性上過關的問題。有時也想到過是不是到了修煉人修寂寞的時候了。但還是只是想想而已,沒有將它提到理性上來認識。

到了今年疫情出現後,這種意識讓我感到更加厲害了。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當我學到︰“苦嘛,再苦哪,過後也明白過來了,可是在無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難的。任何一種修煉都會經過這樣的考驗,都會在這樣的路中走。”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修煉人在修煉路上,都會經過這一難的,都會走這樣的路的。

明白了,我也就放松了很多,不管這世與親友如何來往都是前世的緣而為,只要我給他們講過真相已經得救的,不來往我也就不再強為的來往了。心放下了,該做什麼就做好什麼,听師父的話,把一切都放在救人上,在寂寞中修去寂寞,經過一段時間後,寂寞這顆人心修去了很多,它已經不能再左右我了。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放下這顆怕寂寞的人心,我覺得更好,打擾少了很多,自己會有更多的時間用在學法、救人上。其實師父什麼都想到了,只要我們好好學法,在法上修,在法上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也沒有過不去的坎。

最後用師父的一段法共勉︰“越在無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越在覺的很無聊中,可能就是在建立你的威德。”(《各地講法十一》<什麼是大法弟子>)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