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議會舉辦網絡人權听證會 法輪功團體代表發言揭露中共扼殺信仰

Print

【圓明網】德國國會人權委員會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舉辦了一場關于中國人權現狀的听證會,包括法輪功團體代表、新疆問題專家、西藏德國國際運動負責人等人士受邀出席會議並作證,揭露了中共扼殺信仰的暴行。

這次听證會的發言人不約而同揭露了中共實施的“思想轉化”手段。這種手段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被大肆應用,不斷強化,隨後中共對其它信仰團體也廣泛實施。德國法輪大法學會會長、資深媒體人周蕾女士講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手段,並點明,解體中共才是從根本上解決人權迫害的辦法。

听證會在的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嚴森女士(Gyde Jensen)的主持下進行,會議通過網絡直播。

中共對信仰團體的“思想轉化”

周蕾女士指出,今天的中國幾乎每個城市、鄉鎮和省市都有洗腦班,他們被冠以“法制中心”、“戒毒所”、“職業培訓中心”等名稱以避人耳目,實質上是一個人間地獄。而“洗腦班”是中共為滅絕對“真善忍”的信仰而發明的。

她說︰“中共第一批洗腦班是610辦公室在二零零一年專為‘轉化’法輪功學員設立的。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持不同意見的人,比如基督徒、穆斯林和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洗腦班,在那里中共用一切匪夷所思的手段逼迫他們作出放棄信仰的書面聲明。”

“對法輪功學員通常采用的酷刑方法包括毆打、強迫灌食,長時間保持令人痛苦的姿勢,強烈刺激身體敏感部位、電擊、水刑、窒息、關小黑屋、監禁和性侵,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統計,至少有4500名有名有姓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還不包括無數被失蹤的、被強摘器官後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新疆穆斯林薩依拉古麗‧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人權觀察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德國主管米夏斯基(Wenzel Michalski)、德國人類學專家、新疆問題專家曾茲(Adrian Zenz)、西藏德國國際運動負責人穆勒(Kai M ller)在發言中也分別講述了中共如何對各民族與宗教團體進行的思想控制與滲透。

米夏斯基(Wenzel Michalski)證實中共對穆斯林的洗腦無孔不入。他表示,穆斯林人只是因為祈禱就被關入監獄多年。在(思想)教育營里,被關押者必須學習漢字,唱歌頌中共的歌曲,如果有人從事宗教行為會立即遭到懲罰。

曾茲(Adrian Zenz)在發言中說,中共要的是對一個生命的絕對控制權︰“中共要決定,人待在哪里、說什麼、上廁所用幾分鐘、什麼時候哭、要怎樣思考、要對誰電擊等。”

穆勒(Kai M ller)在證詞中說︰“中共派上萬名干部到西藏各地,與藏民‘交朋友’,其實是為了全面無漏的監控。藏傳佛教必須服從于中共的意識形態,藏語淪為街頭用語,中共當局決定佛教教職人員的任命等等,各種思想滲透無所不在。”

中共不會容忍任何信仰團體

听證會上,周女士對“中共有沒有可能制度性改革,對信仰自由給予更大空間”的問題回答道︰“中共從未有過推行政治改革的意願。”“輿論自由、宗教自由一直被中共認為是對其維持權力的威脅。宗教信仰團體必須按照習近平的指示服從中共的領導。中國傳統文化起源于道教、佛教和儒家,它的特點是尊重美德。中共的特點恰恰相反,他們宣傳︰‘人定勝天’。共產黨人已經看到,如果不破壞中國的傳統文化,馬列主義思想就無法在中國立足,于是對宗教的滅絕開始了。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後,就舉全國之力破壞中國傳統文化,打壓宗教團體。所有宗教團體都必須服從黨的領導。”

她舉例說明︰“法輪功在二十年前被認為是中國氣功的一個受歡迎的流派,然而卻被中共視作潛在的威脅。由于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組織形式,所以中共面臨著一個新的形勢︰如何控制這個巨大的松散的,已達一億之眾的法輪功學員團體。除了煉五套功法,法輪功學員在生活中遵循‘真善忍’原則。而這些原則又被中共的‘假、惡、暴’所不容。出于恐懼,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當權者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至今仍未結束。 ”

會後,周女士回答人權委員會副主任布朗(J rgen Braun)先生的問題時表示︰“持續公開的指出中共對人權的迫害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沒有國際壓力,中共高層既不會結束勞改營制度,也不會釋放個別政治犯。然而,這部在中國上演了七十年的恐怖片,除非中共被解體,否則永遠不會結束。在過去的三十年里,很明顯,這種‘以貿易促改變’的假設只是(民主國家)一廂情願的想法。中共當權者承諾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卻把整個中國變成了一座大監獄。在華為等大型科技公司的幫助下,中國已經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監控國家。遺憾的是,西方國家的軟性外交並沒有為改善中國的人權狀況做出實質性的貢獻。現在是在整體調整對華政策的前提下,重新調整人權政策的時候了。”

呼吁德國政府實施具體制裁

周女士在听證會上還表示,中共對迫害目標總是先抹黑後監禁。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事實上已延伸到了海外,希望德國聯邦議院針對中共在德國的宣傳活動進行徹查。

她最後說︰“我們最終達成的目標必須是解體中共,因為中國大陸的制度和環境給中共人權迫害提供了條件。中國只有在沒有共產黨的時候才可能是一個沒有人權侵犯的國家,才可能成為德國的可靠合作伙伴。”她認為當下最有效的方法是對參與人權迫害的個人與企業進行制裁

西藏問題專家穆勒也提出,國際社會僅僅對中共提出批評遠遠不夠,他要求有針對性的對中共高官,尤其是對封鎖西藏負有責任的中共高層進行制裁。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