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新疆女子監獄的惡行

Print

【圓明網】新疆女子監獄曾叫新疆第二監獄,多年來一直是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邪惡黑窩,對法輪功學員所用的酷刑有︰綁死人床、灌辣椒水、上大掛(雙手被掛銬在床架上)、坐老虎凳、罰站軍姿、不給吃飽飯等。克拉瑪依法輪功學員趙淑媛就是在這所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曾和趙淑媛一起遭關押的犯人說,趙淑媛就被灌過辣椒水。

酷刑演示︰老虎凳

經過外界不斷的曝光,國內外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有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也有所收斂,怕罪行被曝光。但自陳全國任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中共黨委書記以來,每天大、小會不斷,層層施壓,借所謂“維穩”的名義,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政策,使新疆地區形勢一直處于高壓狀態。監獄又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族少數民族。

一、嚴管

監獄一日三餐前及睡前強制背所謂的“悔過詞”;要打所謂的“我有罪”的報告,才能吃飯、喝水。不背“誓詞”、不打報告者,就會被嚴管。嚴管包括長時間罰站,只在吃飯時坐幾分鐘。每頓飯只給半個饅頭,半碗水,沒有菜,連菜湯也不給。

監獄發的食品一概不給遭受嚴管的人。還要停止洗漱,不讓刷牙、洗臉、洗澡、換洗衣服。上完廁所也不讓洗手,就用剛上完廁所的手拿饅頭吃。洗澡要向承包組警察打報告,經同意後才能洗澡、換洗衣服。有時長達一個半月才洗一次澡,直到嚴管結束。被嚴管一、兩個月是很經常的。

法輪功學員因不背所謂的“誓詞”、不打“報告”、不放棄信仰,被長期嚴管幾年者非常普遍。還有的被關禁閉室,罰站軍姿。甚至以加刑、延期相威脅,試圖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還要停止接見、不能打電話、限制寫信、不能買吃的東西,只能買日用品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嚴管幾年下來,人瘦得都脫了相,身體被摧殘的很厲害。

二、特殊查體

監獄各監區經常突擊清監,特殊查體,所謂的“嚴打”期間頻繁到一周2~3次。所有監舍人員被清出監舍,將所有床單、被褥、臉盆、儲物箱翻個底朝天。再讓全部監舍人員,不管維族還是漢族,所有人將衣服脫光,一絲不掛,要一件一件的脫,邊脫邊抖,看是否隱藏東西。然後雙手抱頭下蹲,起跳三下,要檢查腋毛、陰毛有無拔除(監獄內90%都是維族,她們信仰伊斯蘭教,有淨身做乃麻子的習俗,監獄為達到不讓她們在監獄做乃麻子的目的而制定此規定)。有時警察看不清,就打著手電筒照,對遭關押的人是極大的人格侮辱。連來了月經的人都要讓把月經紙打開檢查。監獄到處安裝有高清攝像頭,360度無死角。特殊查體時,都不回避監控,有時坐看監控的是男警察。

三、無任何隱私可言

水房和澡堂在一個房間,也安有高清監控。在水房洗澡時,監控看的一清二楚。曾有男警察對朋友毫不避諱的說︰“在監獄想看哪個女人洗澡,就看哪個。”所謂的理由是︰“我們要及時發現犯人身上有沒有傷。有沒有自傷、自殘的傾向,或是有病不上報的現象。”

一位家住新疆阿可甦地區的“危安犯”(危害國家安全罪罪犯的簡稱,全是維吾爾族,以下同)說她們那個地方把監控都安在了她家大門口和家中。如果家里來了不認識的外人,大隊上的人一會兒就騎著摩托車趕來查問了。這個事在他們那邊很普遍。

四、惡劣的居住環境

2017年8月左右,陳全國大搞所謂的“維穩”,抓了很多維族人,監獄犯人一下子爆滿。原本一間不到40平米的監舍,住18個人就已經很擁擠了。後來陸陸續續不斷的進人,每個監舍人數最高峰時可達31、32個人。把原來的兩層高低床加成三層,再把兩個床架合並固定,下鋪橫著睡可睡4人,有時塞進5個人。地鋪上睡的人擠人,晚上起夜的人想走到衛生間都無從下腳,有時是從別人頭上跨過去。白天只讓坐著洗腦“學習”,不讓走動。

從早上一直坐到晚上,一坐就是16個小時。上廁所是叫一個去一個。打飯時只能一個人動,打好送到每個人手中。吃飯時要很小心,一不留神就會將菜湯濺在前一個人的後背上。屋內空氣污濁不堪,後來還大面積爆發過肺結核。一次警察說漏了嘴,說原本食堂供應5000多號人的飯菜,現在要供應一萬多人,饅頭蒸不出來,蒸饃機器都壞了幾次了。

五、各種懲罰手段和刑具

對法輪功學員罰站、罰蹲;罰不給吃飽飯;罰卡掉購物機會。上大銬(將兩只手銬在兩張床架上,一高一低,站不直也蹲不下來,很是痛苦)。對偶爾做乃麻子、禱告的“危安犯”用電手套(一種外表象普通黑皮手套,打開開關後可以電擊所抓的犯人的手)。對長期做乃麻子、禱告的就戴電腳環(一種可遙控、帶防水可導電的刑具),一按遙控器就會電的滿地打滾,在一只腳腕上一戴就是幾個月。還有約束衣(一種長而寬的布帶子)可將人的四肢象“大”字樣綁在木板床上一動不能動,警察高興了才放開讓被綁的人上個廁所,不高興了就一拖再拖。遭此刑的人非常痛苦。還有電叉子、電馬甲等。

六、強制性的所謂“學習”

所有入監的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寫所謂的“五書”。監獄要求只讓說漢語,強制性的讓維族人學說漢語,平時不小心說了一句維語,就會被扣分或遭受懲罰。遭非法關押的人,家里人有的從一千多公里外趕去的,因從未出過遠門,拖家帶口的帶著 、干糧,一路奔波的趕來接見親人時,要求必須說漢語,否則就終止接見。有的家人听不懂一句漢語,就只能相互流著淚,無奈而絕望的和親人對望著,直到20分鐘接見結束。很多“危安犯”因為家里幾個人同時被抓、被判重刑,家中只有老人和孩子,無人照顧,加上監獄極其苛刻,毫無人性的對待方式,很多人出現了精神失常。

這只是新疆女子監獄的一部份惡行,更多惡行有待更多知情人補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