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祝春梅遭六年冤獄 養老金被停

Print

【圓明網】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已逾二十一年的迫害中,武漢市新洲區清安社區法輪功學員祝春梅六次被非法拘留,四次被關洗腦班,並于二零一三年八月被綁架構陷,非法判刑六年,被迫害致失去勞動力,現在養老金被停。

祝春梅女士在武漢市兩處經營正大干洗店。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祝春梅在十堰辦事,借宿在熊玉琴家,晚上外出時,被十堰市公安局張灣區分局漢江路派出所十幾個警察綁架,八月二十七日被秘密關押在十堰市五堰洗腦班(老虎溝附近)。當晚,熊玉琴也被綁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祝春梅在武漢市合作路經營的正大干洗店也被十堰市公安局、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區公安分局上海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查抄。此後,干洗店旁邊一直有惡人蹲坑監視。

在十堰市五堰洗腦班期間,祝春梅身邊二十四小時有人包夾,每天被三、四人圍著洗腦,逼她寫所謂的“五書”,其中包括惡警謝軍、六一零的夏主任,還有來自北京的專人參與對她的洗腦迫害。

除了精神上的洗腦迫害外,祝春梅還遭受著身體上的迫害,經常被銬在床頭、凳子上,遭到惡人們的拳打腳踢,為防止別人听到祝春梅遭毒打時發出慘叫的聲音,就把她關到洗腦班二樓封閉的房間里每日二十四小時銬起來。

同時,張灣區分局為非法構陷羅織罪狀,還在洗腦班設立辦公室,對祝春梅進行了無數次的非法提審。在十堰洗腦班,祝春梅被三個警察毒打,他們專打後背心,在打的過程中,祝春梅一直在喊“法輪大法好”,他們打累了才停手,心髒被打壞,被毒打之後,祝春梅開始掉牙,一顆一顆的掉,一共掉了二十二顆牙。

殘酷的迫害使得祝春梅身體非常差,幾乎神智不清,曾被送到醫院檢查身體狀況。

祝春梅在洗腦班遭受長達一個月的非法拘禁和洗腦迫害後,九月二十九日又被轉到十堰市看守所,並于十月三十日被非法批捕。

十堰市公安局張灣區分局將祝春梅與十堰當地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趙嘉麗、曾海榮、何知洪、熊玉琴、王冬梅以多人同案的方式,移交到檢察院非法起訴。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十堰市張灣區法院非法對法輪功學員祝春梅、王冬梅、趙嘉麗、曾海榮、熊玉琴、汪岳、唐榮英、何知洪八人開庭。一開始,所謂“法官”對律師提出要求︰只允許發表觀點,不允許說意見,如果有意見,書面表達。律師沒有答應這無理要求,三律師依法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但是整個過程,律師辯護不斷被打斷,甚至有一次話筒被停掉。當律師質問法官話筒“怎麼停掉了”,法官說“壞了”,律師說︰壞了你們就修好,工作人員立即把話筒接上了。

法官對祝春梅的情況的處理引起了家屬們的憤慨。據李律師講,祝春梅是因為幫其他幾位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請律師而被綁架審判的。當公訴人提出起訴祝春梅的理由之一是因為她幫別人請律師時,律師辯護道︰請律師是憲法規定的權利,警察辦案抓人都告訴當事人︰“你有權請律師。”這個怎麼能成為判罪的理由?親戚朋友幫請律師犯了哪條法?法官對律師的提問無語。

祝春梅辯護律師毛律師當庭指出︰我的當事人祝春梅被暴力取證,刑訊逼供,被打掉五顆牙,還有三顆被打松,當庭展示被打慘狀。祝春梅也當庭指證坐在旁听席上的警察高偉,並指出打她的人還有“610”頭子,姓亮的警察,和另一個不知姓名的人,共四人,而且全是用拳頭打松的。法官對這種明顯的違法行為沒有做任何追究、詢問。當時引起旁听家屬的憤怒。

祝春梅被十堰市張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武漢市女子監獄後,兩次被強制上後背銬折磨,每次銬三天多,分分秒秒都難受,心痛難忍,後來出現心絞痛,才下銬子,沒有得到正確的醫治,還遭到不明藥物摧殘,七孔出血,滿頭都是血泡,冬天用電扇吹,讓冷風吹,冷凍,熱天不給水喝,沒有電扇,還要關閉窗戶,熱得上吐下瀉,長期吃不飽飯,餓得走路也走不動,更上不了樓,就把祝春梅倒著從一樓拖到八樓。不讓買生活用品,極少的一點生活用品還被人偷走了。

種種迫害,致使祝春梅的血壓高得出奇,左半邊身體不能動,送到監獄醫院,遭到的迫害更嚴重,每天用不明藥物迫害,當時就下不了床,根本不能動,大小便都在床上,每天還抽祝春梅三至五試管血,都是強行的,醫院里也沒有飯吃,坐輪椅被120送漢陽醫院急救,一天就花了一萬多元,都是祝春梅的家人支付的,到現在還沒有還上。

祝春梅在十堰洗腦班、看守所和監獄里被迫害的身體狀態一直不好,失去了勞動能力。祝春梅還被迫害致離婚。

祝春梅從監獄回家後,武漢市新洲區社保局停發了她的養老金。祝春梅的養老金是她在監獄時家人借錢給她花了六萬五千元買社保,到現在借的錢還沒有還上,就停發了她的養老金。新洲區610、政法委伙同社保局、邾城街道、清安社區威逼祝春梅家人,要祝春梅簽字,不然就停發工資,祝春梅不配合,所以養老金一直未發。據悉,現在不僅停發她的退休金,還要她退還四萬多元錢。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