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妻子被迫害致死 江西蔡建于被枉判入冤獄

【圓明網】江西省新余市法輪功學員蔡建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失蹤,經多方打听,得知蔡建于已于二零二零年六月被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在南昌的某監獄,具體刑期多長、哪個監獄都不清楚。

蔡建于的妻子李烈鳳,堅持修煉法輪功,屢遭中共當局綁架、抄家、非法勞教、判刑等迫害,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從江西省女子監獄釋放回家時,身體各器官嚴重衰竭,幾乎沒有肺,經過幾年的痛苦煎熬,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上午含冤離世。

李烈鳳的妹妹李春鳳也曾經遭非法勞教、判刑迫害。

一、妻子李烈鳳被迫害離世

李烈鳳,女,出生于一九六七年,原江西省新余市床上用品廠職工,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匪淺,在工廠是一名好職工,在家是一名好妻子。

李烈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以後,李烈鳳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抓,被劫持回新余市後在丈夫蔡建于的單位被關押了一個星期。九月七日,她再次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抓捕後關押了二十五天,被新余市警察接回當地後又被關押了一個月,她的父母在不知情下被迫交納了三千元,李烈鳳才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新余市公安局一科李科長、袁文珍等人到李烈鳳家騷擾,以防止她去北京上訪為由,將她綁架到市看守所,她絕食五天後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新余市國安局派人跟蹤李烈鳳。新余市渝水區公安局將李烈鳳綁架並抄家,抄走許多法輪功書籍和圖片等,後被送入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回家幾天後,新余市公安局將她騙到丈夫單位,逼她在三年的“勞教書”上簽字,她當天被送入省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在勞教所,李烈鳳被單獨關押在小房間內,吃喝拉撒全在里面,由兩名女吸毒犯包夾,經常遭辱罵、被剝奪了會見權和通信權。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釋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天,李烈鳳遭到新余市六一零人員付小平、周斌等人和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及原單位保衛科等十多人的綁架,被惡警宋徽之(音)毆打。之後李烈鳳被送到分宜縣“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二十天里被迫觀看污蔑法輪功的電視及圖片等。因李烈鳳堅定信仰,在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直接被第二次送入省女子勞教所迫害。李烈鳳被關小號,二十四小時被吸毒犯看守,大熱天不開門、不準接見,被強迫做奴工勞役及強制洗腦。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李烈鳳勞教到期,因拒絕 “轉化”,被延長勞教期十五天。回家後,為了監控她,單位強行安排她拖地、洗碗、搞衛生。

二零零四年八月,新余市公安局到李烈鳳的單位非法提審她,並試圖強行綁架,李烈鳳被迫流離失所,直到二零零六年三月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早上八點,李烈鳳被新余市公安局袁文珍科長等三人強行從家中綁架,當天就被劫持到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整晚警察分三班車輪刑訊逼供,三個打手用電棍電她的臉部、脖子、腳心、身上,還對她進行毆打、威脅及恫嚇等等。二十一日晚,李烈鳳被關進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李烈鳳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入江西省女子監獄關押迫害。在監獄被包夾吸毒犯單獨看守,不準和房間的人說話,每天被強迫軍訓、背監規、寫作業。因李烈鳳不“轉化”,監獄更加重了迫害,被剝奪睡眠,不準購買日用品,不準洗漱,不準更換內外衣服;每天被強迫面壁罰站、腿腳全部腫脹;被用風油精兌水射眼楮,用掃把打臉,用腳蹬;被包夾犯人用裝水的瓶子擊打右眼致淤青腫脹,經常流眼淚;被強迫看電視、錄像及污蔑法輪功的文章。

經歷這些非人的折磨後,李烈鳳吃飯、走路都會打瞌睡,摔了不知多少次,脖子歪了,背也駝了,整個人變相了。二零零九年三月,獄警每天逼李烈鳳學佛教,不學就面壁罰站。後來兩個月不準刷牙、洗頭、梳頭、換衣服,一身髒兮兮,被包夾犯辱罵毆打,掐脖子,人瘦的五十來斤。這樣連續二十四小時面壁罰站二十二天後,李烈鳳出現幻覺,雙手亂摸,神志不清。六月份出現咳嗽、發燒、呼吸困難、無法行走等現象。十二月份,李烈鳳被帶去檢查,被診斷為嚴重肺結核及嚴重營養不良。

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李烈鳳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李烈鳳被釋放回家。在家中病情一次比一次嚴重,五髒六腑都出問題,骨瘦如柴,走路不便,咳嗽不停、全身脹痛,靠輸氧生活。期間,家人多次送李烈鳳去醫院救治,但她的病情沒有任何緩解。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上午,李烈鳳經歷了四年四個月的極度痛苦煎熬後,在家中含冤離世。

二、蔡建于遭非法勞教、判刑

蔡建于,男,出生于六十年代中期,是李烈鳳的丈夫。蔡建于修煉法輪功後,尊敬老人,夫妻和睦,是鄰里街坊稱贊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八月,蔡建于的妻子李烈鳳去北京上訪,在北京被抓,被劫持回新余市後在蔡建于的單位被關押了一個星期,蔡建于受牽連也遭到單位領導的斥責。

二零零零年十月,新余市渝水區公安分局綁架李烈鳳並抄家,抄走許多法輪功書籍和圖片等,後被送入市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回家幾天後,新余市公安局將李烈鳳騙到蔡建于的單位,逼她在三年的“勞教書”上簽字,李烈鳳拒簽字,當場撕毀了勞教書。當天,蔡建于眼睜睜看著妻子李烈鳳被送入省女子勞教所關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天晚上七時許,新余市六一零人員付小平、周斌等人,與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及原單位保衛科等十多人闖進蔡建于的家中,強行把李烈鳳從床上綁架,警察宋徽之(音)還動手毆打李烈鳳。蔡建于強烈抗議、阻止惡人對李烈鳳的暴力綁架,竟被瘋狂的惡人們也強行綁架,強制勞教三年。在高安市八景鎮勞教所,蔡建于遭受了種種的嚴重迫害。

二零零八年底,李烈鳳被關押在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獄警打電話給蔡建于,要蔡建于配合監獄的迫害、假裝和李烈鳳離婚,以達到逼迫李烈鳳轉化的目的。蔡建于嚴詞拒絕,堅守了一個丈夫的道義和責任。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李烈鳳從女子監獄被釋放回家。蔡建于悉心照料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妻子李烈鳳。他既要跑醫院、又要照顧李烈鳳的日常起居,飽受身心的煎熬。經歷四年四個月的時間,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李烈鳳含冤離世。蔡建于痛失妻子,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創傷。

二零一九年九月,蔡建于失蹤,經多方打听,得知蔡建于已于二零二零年六月被非法判刑,現已被送往位于省城南昌的監獄關押迫害。

三、妻妹李春鳳遭非法勞教、判刑

李烈鳳的妹妹李春鳳,江西省新余市人,湖北省武漢鐵路局麻城火車站電務段職工。李春鳳家有多人修煉法輪功,李春鳳當時只有二十多歲,她感佩法輪功“真善忍”的高德標準,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李春鳳被非法勞教,關押在江西省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被關小號、走軍訓、做奴工勞役。

二零零六年,李春鳳流離失所在南昌。二零零七年三月中旬,在租住房制作真相資料,遭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綁架並遭暴力酷刑逼供,後被關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八月,李春鳳遭非法判刑,被關押到江西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