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保軍絕食抗議迫害一年余 現生命危急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河南省鄭州市法輪功學員郭保軍的兒子、兒媳在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看守所的指定住院監管樓,先後會見了父親郭保軍。這是郭保軍被綁架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以來第一次會見親人。

郭保軍堅持自己的信仰,一年多來,絕食抗議中共的關押迫害,目前生命危急,被轉押到看守所指定住院監管樓,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院區五樓。

兒子看到父親郭保軍躺在有十幾個病床大的監獄式病房里。郭保軍被迫害的十分消瘦,脫了相,雙眼皮浮腫嚴重;鼻子上插了胃管;胳膊上插著留置針,打著葡萄糖點滴,胳膊一塊塊紫,帶有針孔;心口處貼有心電圖監護儀的接線。郭保軍的下身插著導尿管,腳上戴著食指粗的腳鐐;上半身平躺,下半身側躺,身上蓋著單薄的被子。

郭保軍見到親人後,發出微弱並帶有咳嗽的說話聲,嘴巴干的起皮。體重只有八十斤左右。病床旁放著氧氣瓶。郭保軍是被推著輪椅送到了醫院的。

一個公認的好人

郭保軍,現居鄭州市二七區侯寨鄉侯寨村。一九五八年,郭保軍出生于鄭州郊區的一個中醫家庭,父親郭元林是當時須水醫院有名的中醫師,母親是位勤勞樸實的農家婦女。在郭保軍只有幾歲時,父親生重病,永遠的離開了這個家。母親在各種困難壓力中,盡心盡力的維護著這個家,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姐姐為了讓母親少勞累,為了讓弟弟上學,主動放棄了優秀的學業。兒時的郭保軍學習很刻苦。那時他不但學習好,還要干差不多成年人勞動量的農活掙工分,干農活時,都累傷了。

在全家人的辛苦付出下,郭保軍終于在鄭州師範畢業了。畢業後,在侯寨鄉教委工作、當過鄉駐村干部、小學教師,後轉入侯寨鄉衛生院工作,在鄉衛生院負責的是會計工作。

一九九五年,郭保軍在醫院工作期間,開始了學煉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一條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之路。在多年的會計工作中,他兢兢業業,認認真真,沒有出現錯賬的情況,上級審計的各項檢查都順利通過。同事相處時,都說郭老師是好人,同村人找他辦事他也盡心的幫助。看到有困難鄉親去看病時還會自己幫助墊付費用。

郭保軍在真善忍的信仰中為人處世時善良樸實,無私為他的表現真切的讓家里人、村里人、單位里人認為他是公認的好人。

再被非法判刑

多年來,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郭保軍累遭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一家人歷盡苦難。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晚,郭保軍發送大法真相資料時,被綁架關押。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左右,郭保軍被非法起訴到鄭州市中原區法院。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鄭州市中原區法院通知郭保軍的兒子和律師,六月十三號周六上午八點開庭。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上午九點二十左右,郭保軍被構陷案在中原區檢察院網絡視頻開庭。郭保軍被關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內,視頻開庭,不能出來。

非法開庭中,郭保軍承認自己散發法輪功資料,絕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拒絕回答資料來源,按憲法規定信仰自由,煉法輪功沒有錯,沒有組織,你們不要曲解,“天安門自焚”是騙局,散發法輪功資料是在救人。

郭保軍的兒子作為家屬辯護人,讀了辯護詞一部份,被法官打斷發言。法官說,你注意言行,並讓當庭在辯護詞後面簽字,上交。法官問郭保軍的兒子信仰法輪功嗎?郭保軍的兒子回答法官,與本案無關,法官也讓記下郭保軍兒子的回答。之後律師辯護,補充了一些內容。庭審結束。

當時,郭保軍絕食反迫害近七個月,鼻子插著胃管開庭。但是,他精神狀態很好,正念很足,雖然說話聲音小,但是非常堅定、慈悲、平和。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郭保軍被一審冤判兩年,勒索罰款兩萬元。郭保軍上訴後,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直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之前,已經一年多,家屬從沒被允許會見到郭保軍。親朋好友們詢問郭保軍情況時,說︰“(中共邪黨)不講法律。”

被迫害生命危急 家屬相見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上午,鄭州市中原區法院電話通知郭保軍的兒子說︰“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向法院詢問你的電話了,看守所說你父親病的很嚴重,想讓你去見見。我們把你的電話給看守所了,你等看守所的電話吧,給你說聲。”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日上午十一點多,鄭州市第三看守所電話通知郭保軍的兒子說︰“你父親在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鄭州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金梭路二十六號。在院區五樓(五樓是看守所住院監管樓層)。他從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進看守所開始絕食,到現在都沒吃過飯,全靠灌食,情況比較危險,你見見主任大夫吧。下午一點多,你來吧。”

下午一點半左右,郭保軍的兒子、兒媳去到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高新區分院,在兩個看守所警察帶領下,見了醫院的女主任大夫(女大夫工作證胸卡隱藏在白大衣上口袋)。

女主任大夫說︰“你爸從二零一九年十一月進看守所,就絕食不吃飯,嚴重的營養不良,現在冬天,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先後住院有多次了,現在還有肺炎,都有血栓了。”

郭保軍的兒子說︰“我爸原來煉功,也沒有不吃飯啊!為啥在這里不吃飯?”

交談過程中,女大夫和看守所警察多次提到讓郭保軍的兒子勸他父親吃飯,女主任大夫讓郭保軍的兒子在“大夫和家屬協調溝通”類的東西上簽字。郭保軍的兒子拒絕簽字。

女主任大夫和看守所警察說,不簽字,就沒有手續會見你父親,就不能會見你父親了,我們還要回看守所上班,你趕快考慮考慮。郭保軍的兒子說,那你們回去上班吧。他們就走了。

他們走了三分鐘後,郭保軍的兒子又接到警察電話,說讓他到門口等一下,有話說。

郭保軍的兒子到了醫院樓大廳門口,警察說,我們跟領導請示了一下,決定讓你會見。你一會要在執法記錄儀前回答你的名字,與會見人的關系。警察還問郭保軍的兒子︰剛才主任大夫說的話,你都知道吧?郭保軍的兒子回答說︰知道,但我不知道我爸的真實情況。隨後,郭保軍的兒子、兒媳先後到監管樓部會見了父親郭保軍。

郭保軍的狀況和半年前出庭的情形相比大不同,身體極度虛弱,生命危急。

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人,福益家庭、社會,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的。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是信仰自由,根本就不應被抓、被打、被判刑。他們講清真相,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綁架迫害都是違法犯罪行為,在未來法制健全之時,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希望正義之士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郭保軍。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