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學生︰是清除中共的時候了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法國逐漸解除禁足令。在世界人權日期間,巴黎法輪功學員分別在人類博物館廣場、共和國廣場、藝術與職業廣場和巴黎十三區華人區進行了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征集簽名拒絕中共的活動。

十二月十三日星期日下午,共和國廣場上細雨霏霏。疫情之下,沒有了往日穿梭的游人,路過的行人基本都是巴黎人。看見法輪功學員雨中的堅持,人們有的主動過來簽字,了解真相,有的人索取了報紙和法輪功傳單以及巴黎煉功點的地址。有華人路過時,法輪功學員就幫助他們辦理退出黨、團、隊手續。

賽琳娜雷納爾(Celine Raynal )是馬戲團演員,她路過共和國廣場時,看見法輪功學員征簽,就主動要求簽名。她說︰“如果觸及到殘害生命那就是犯罪。對人的犯罪,迫害本身就是精神危害,已經危害到人身體了,到了這一步就是犯罪。”她還表示關注了中共在香港迫害的時事,她也去過中國,沒有想到這種程度的暴力還在中國持續。她說︰“中共不再是一個政黨,而是一個獨裁政權,殺人,是罪犯,不再有別的稱呼。當危害人民健康的時候,就不再是政黨了,是用政治施惡行。”

她認為︰“真、善、忍是很好的價值,我覺得我們的社會應該跟隨這些(真、善、忍)價值,這能幫助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真’能讓我們真誠對待我們遇到的人,‘善’能讓人們用智慧生活在一起,‘忍’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的,因為現在這個世界運轉得太快了。”

達尼埃爾阿爾邦(Daniel Alban)是退休工程師,原籍羅馬尼亞,他在法國工作了三十年。他說︰“中共是獨裁,用技術、操控人的思想和恐怖來掌握政權。它們一點也不喜歡差別。公園里有不同的顏色的花,不同的形狀的花,它們用狹窄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共產主義思想,來掌控,從來就是這樣。對中國來說,很可惜。我喜歡中國。”

因為來自前共產主義國家,達尼埃爾阿爾邦(Daniel Alban )很了解在共產主義國家發生的事情。他和他的家庭都經歷了很多痛苦。他的父親是教授,因為富裕有私人房屋財產,而被關監獄,在被監禁和擔憂中去世。母親要養育四個孩子,很艱難。他說︰“中共不顧國民的和平與健康,對法輪功的迫害,是反人類罪行。”他認為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世界的瘋狂過去之後,這些價值會留下來。遺憾的是會有很多犧牲者。

辛納(Chine)是面包師,原籍是阿爾及利亞人。他的姓和法語的“中國”是同一個詞,讓他感覺與中國有著深厚的緣份。非法活摘人體器官謀取暴利,是他從未听說過的事情,他很震驚, 他說︰“即使是野獸也不會這樣殘忍。簡直不敢相信。中國人民是一個善良的民族,勤勞的人民,是一個有教養的民族。中共為什麼這麼做?法輪功學員告訴他,這是魔鬼的行為,只有惡魔能做出這種事來。”他在征簽表上簽字後,並希望這樣的迫害早日結束。

本杰明(Benjamin)是大學生,專修數字工程學。十二月六日在人類博物館前遇見法輪功。他說︰“我很震驚,人們對此(這樣的迫害)如此沉默,使我想起了二戰初期歐洲勢力面對希特勒,認為他沒那麼壞,人們知道希特勒利用紐倫堡法案的所做所為,選擇了沉默。現在人們選擇對中國(共)的沉默,是因為與中國有利益關系,他們只考慮眼前利益,他們可能回過頭來被中國(共)吃掉。我覺得很悲傷,為了利益而忘記了人權根本。”

“人們對活摘人體器官,對中共,毫不驚駭,無人談及,這是媒體的真正虛偽。因為他們害怕中共,我們等得越久,中共就會越強勢,就會越來越晚了。要行動起來。如果人們讓步,讓它侵犯到台灣、侵犯到中國海,那就太晚了。歐洲必須現在就行動起來,必須意識到這一點。”他接著說,“是清除中共的時候了,人們接受了它們在新疆集中營的虐待,接受了它們對香港的侵犯,這不正常。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一個獨裁者為所欲為,我們身在自由世界而忽略這些,這是不正常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