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醫療系統2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報道,目前已知雲南醫療界有24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已知的有昆明市東川區中醫院中藥合同工譚再芝、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沈躍萍、昆明市總工會退休干部、主治醫師王嵐被迫害致死;17人次被判刑;4人被勞教;1人被送精神病院;5人被綁架“洗腦”;5家遭迫害,遭株連19人,其中5人去世。

雲南各地醫療界被迫害人員一覽表(表1)

雲南省醫療界被迫害的24名法輪功學員中(見表1),各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以省會昆明市居高,有11名,佔46%;其次是紅河州5名,佔21%;玉溪市和大理市各2名,佔8%;楚雄市、普洱市、西雙版納州、省外各1名,各佔4%。迫害情況與各地區整體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相一致。

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極大部份都被抄家、關押、騷擾。被迫害去世3名,佔13%;被判刑17名(其中1名2次),佔71%;被勞教4名,佔17%;被關押23名,佔96%;被抄家19名,佔79%;被騷擾16名,佔67%;被綁架洗腦5名,佔21%;被開除公職7名,佔29%;被扣發退休金2名,佔8%;被關押在精神病院1名,佔4%。

雲南醫療界被迫害人員種類一覽表(表2)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案例1、主治醫師沈躍萍在女二監被3年“禁閉”、用不明藥物迫害致死

沈躍萍迫害前後對比

沈躍萍,女,當年49歲,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2004年12月沈躍萍夫婦被綁架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女二監集訓監區期間,因拒絕所謂的“轉化”,被關了3年“禁閉”。整天面對獄警的輪番轟炸(強迫洗腦)、辱罵及喇叭放到最大音量的洗腦錄音。每天16個小時被強迫坐在光床板上,沒有站立、行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服,來例假也不允許用衛生巾,還隨時被“包夾”打罵或用針扎、用手擰、掐,每天強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藥物,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殘,受盡了非人的折磨。致使沈躍萍咳嗽不止達8個多月,最後導致昏迷,2009年5月11日監獄才將她送進昆明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搶救。家人接到監獄“沈躍萍病危”的通知趕到醫院時,沈躍萍的肺已穿孔,奄奄一息,連睜眼、說話都非常困難了。在病情沒有得到控制的情況下,監獄又強行將沈躍萍轉到條件極差的監獄管理局醫院。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監獄才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家人將她送到昆明市第三醫院,終因搶救無效含冤離世。

案例2、東川區中醫院中藥合同工譚再芝被610、公安騷擾含冤去世

譚再芝,女,年齡未知,昆明市東川區中醫院聘用的中藥房人員。譚再芝修煉法輪功前,身患“慢性腎炎”等多種疾病,因無錢醫治,病情惡化成“尿毒癥”。譚再芝1997年修煉法輪功後,其病不治而愈,身體一直很健康。2000年2月14日譚再芝因為參加東川法輪功學員戶外集體煉功,被惡警綁架、關押27天出來後被中醫院辭退。東川區“610”、公安除對她實施住宅監控和經常騷擾外,還以停發工資相威脅,恐嚇、責令譚再芝在農行工作的丈夫阻撓其修煉法輪功。其丈夫、兒子在高壓威脅下被迫毀壞了譚再芝煉功用的錄音機、煉功帶、藏了大法書,迫使譚再芝學不了法,煉不了功,長期生活在巨大的壓力中,導致其腎炎復發,全身浮腫。2001年4月26日半夜含冤去世。

案例3、主治醫師王嵐在女二監被三次“禁閉”、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釋放後在不法人員不斷騷擾中去世

王嵐

王嵐,女,卒年56歲,昆明市總工會退休干部,主治醫師,原雲南昆明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多年來王嵐遭到省、市、西山區政法委、“610”、國保警察的直接騷擾迫害,經常受到西山區國保警察上門騷擾、監視、監听;多次被綁架、關押;曾被非法判刑4年。

1999年“7‧20”中共打壓法輪功開始,當天凌晨在省委副書記親自指揮下,王嵐和其他輔導站輔導員一起被公安綁架、抄家;2001年離家出走期間又被610、國保警察綁架,強迫洗腦轉化;2005年7月2日王嵐與朋友到西藏旅游,被西藏波蜜縣惡警采用暴力綁架,後被非法判刑4年。

王嵐被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期間,三次被關禁閉室,每天16小時罰坐小凳子,包夾將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多次放入王嵐的飲食中,使王嵐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了嚴重摧殘。使得原本精明的王嵐猶如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太婆。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王嵐從監獄回家後,繼續遭受各級610、國保警察、派出所、社區、單位不法人員聯合騷擾,被剝奪了一切退休待遇,包括退休金。由于身心受到極度摧殘,不幸于2012年1月1日含冤去世。

二、遭迫害典型案例

案例1、退休護士張磊被“吊銬”、三次“禁閉”、長期“坐小凳子”被注射不明藥物、八次被毆打,致“半身不遂”

張磊,原新疆建設兵團護士,2008年5月31日到雲南麗江縣看望兒子時被綁架,非法判刑5年,兒子被判刑2年。

張磊被劫持到雲南女二監九監區,因堅持信仰,八次被獄警指使的犯人毆打,三次被“吊銬”,三次關“禁閉”、長期“坐小凳子”、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後被毆打致“半身不遂”,但監獄造謠說張磊患“精神分裂癥”,後被監獄派警察送回家鄉。

張磊2008年12月16日被劫持到女二監,17日早上獄警謝玲叫十幾個犯人沖上去把張磊壓在地上,給她戴手銬,把張磊的手臂折的鑽心的痛,張磊接著就出現心慌、頭暈、眼前一片黑,身體無力的倒在了地上。謝玲就命令幾個犯人把她拖到雙層床邊,將她銬在床上,半懸掛著。

2009年1月12日早上,獄警謝玲帶了三個醫生強制給張磊測血壓(目的是想根據身體狀況加大迫害),叫了木新梅等十幾個犯人加兩名獄醫,把張磊拖拉、打倒在地,打過後把張磊雙手朝後銬上,反懸掛在雙層床上。此後謝玲把張磊關入禁閉室,當天是雨夾雪天氣,謝玲命令犯人強行把張磊的毛衣和褲子脫掉,張磊這一次被關禁閉12天。

2009年2月21日,謝玲帶來獄醫又要給張磊測血壓,被張磊拒絕。謝叫了雷素芬等很多犯人,沖上去又把張磊打倒在地,給張磊注射了不知藥名的針水。注射後張磊一直想要解小便,接著就開始出現頭暈、心慌,手、腳不由自主的發抖,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由于心慌、頭暈的厲害,爬不起來,張磊只好躺在冰冷的地上。

張磊後來呼喊,謝玲親自拿了卷封箱帶,一層一層纏在張磊的臉上、頭上,企圖用這種手段來阻止她呼喊。後來把張磊銬上手銬懸掛在床上,因吊銬時間太長,張磊的手臂直到兩年後還疼痛。後來她們又多次毆打張磊。

2009年6月17日早上,因張磊不配合獄警謝玲等抽血,被一群犯人和段姓醫生等按倒,拖拉毆打,張磊被打的失去了知覺。

張磊醒來後感到全身疼痛,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翻不動身。同時張磊感到右側半邊身子麻木。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身體的右半邊、手、腳麻木加重,舌頭也發木,說話都不靈活了,牙老是咬舌頭,右腳尖走路老是拖地,提不起來,手拿不住衛生紙。獄醫來檢查︰診斷“中風並伴半身不遂”。

酷刑演示︰拽打

此外張磊還多次被關“禁閉室”,每天強迫坐小凳16個小時。身子稍有移動就遭到“包夾”破口大罵,甚至毆打。張磊還被限制如廁,張磊多次憋不住尿到褲子里,長期憋尿導致她“尿路感染”。有一次張磊肚子痛不準她如廁,張磊痛苦地跪在地上,憋的她大冬天的冷汗直流。

案例2、昆明醫學院總務處職工楊小明被強迫墮胎

楊小明,女,當年35歲,昆明醫學院後勤服務發展中心物業管理科職工(前昆明醫學院總務處)。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由于楊小明表示堅持修煉法輪功,昆明醫學院專門成立了“專案小組”,逼迫楊小明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他們還將黑手伸向楊小明的父親和丈夫,以停發退休工資和下崗(失業)相要挾。更卑鄙的是,他們竟逼迫楊小明七十歲的父親跪在地上求楊小明放棄信仰。由于楊小明堅持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在得知楊小明懷孕後,惡人秦德勇竟找楊小明丈夫單位的領導施壓,如果楊小明不做人流,就要開除他的邪黨籍,並讓他下崗。在不法人員威逼下,2000年1月7日,丈夫無奈,只好忍痛把楊小明拉到醫院做了人工流產手術。

案例3、雲南省中醫院退休主治醫師王啟慧被騙至昆明市精神病院

王啟慧,女,70多歲,雲南省中醫院退休主治醫師。自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王啟慧由于堅持信仰,無故受到單位、國保警察的騷擾、監控。每到“節假日”和所謂“敏感日”就被單位保衛科看守起來,2002年不法之徒還將其騙至昆明市精神病院接受所謂的“治療”,遭到了殘酷的精神和肉體折磨。

曾經參與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的“雲南省精神病院”地址︰昆明穿金路733

案例4、楚雄市皮防科醫師李紹芳因進京上訪被關押 住家成監獄

李紹芳,女,1974年8月生,楚雄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皮防科醫師,2000年因進京上訪,被綁架劫持回楚雄後被非法關押了58天,出看守所後單位將她的住家變成監獄,裝上防盜籠,防盜門,每天晚八點從外鎖上,到第二天早上8點才開門,白天限制在單位工作。2004年12月李紹芳向世人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真相,被楚雄市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2年。李紹芳在女二監每天被罰16小時坐“小凳子”上、被“強迫洗腦”等迫害,同時被單位開除工職。

酷刑演示︰長期坐小凳子

案例5、主治醫師胡今朝在監獄被“單倉關押”、戴鐐銬

胡今朝,男,50多歲,雲南省精神病醫院主治醫生。因堅持修煉法輪功,2004年11月被綁架到勞教所勞教2年;2011年10至11月,胡今朝又和幾位維權上訪的老人被軟禁在某度假村。2012年12月被再次綁架判刑3年關押到雲南省第一監獄五監區。

關押期間,胡今朝因為煉功,被“單倉關押”,戴手銬、腳鐐達四個多月。“倉”牢在一棟樓一二樓之間的樓梯底下,水泥地面。靠牆邊一側有一道寬六十厘米,高一米八的推拉型鐵柵欄門,倉內寬約一米五,縱深約兩米,內地坪比外地坪低二三十厘米。晚上十點抱進被墊,早上六點抱出被墊。戴鐐銬期間,白天背銬夜間前銬,晝夜都戴鐐銬。每天犯人出工後,在收工前,包夾人員支個音箱在“倉”門外,對著門內高音持續播放“監規”。如此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胡今朝曾經三次絕食表示抗議。

酷刑演示︰戴鐐銬

被關押期間胡今朝還聞到一種嗆鼻的異常味道,導致莫名其妙的意識障礙,嗅覺、觸覺和意識都發生異常,胃部不適,全身皮膚會陣陣瘙癢、刺痛;肺部縮緊、咳嗽、刺痛;四肢濕冷。甚至幾次在夜間被嗆醒並猛然坐起,伴隨著窒息和憋悶、心悸、喘不上氣來,還會有瀕死的感覺。由于長期折磨,致使胡今朝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案例6、昆明檢驗師李萍多次遭迫害冤獄後仍被監管

李萍,女,40多歲,昆明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體檢中心檢驗師。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由于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被迫害。從2012年至2020年,李萍單位在國保授意下成立15人組成的所謂“幫教小組”,每3人一輪,每周找李萍做轉化工作,逼迫其寫“三書”。上級單位以李萍煉法輪功為由,取消昆明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文明單位”的稱號。因此幫教人員楊春蘭叫李萍賠償單位經濟損失(每個職工每月300元獎勵)。

李萍由于在2012年10月13日,2014年6月1日上午,2015年4月,2016年,向世人講真相,贈送破網軟件被綁架抄家,被單位監管。

2017年4月11日,在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劉宏授意下,以李萍在微信朋友圈發法輪功真相為由誣告,被國保警察綁架、抄家,搶走1個紅米手機,1台電腦,一本《轉法輪》及其他法輪功書籍,後被非法判刑3年。

李萍被關押在第二女子監獄,先後輾轉三個監區,被強迫寫“四書”,寫思想匯報,看污蔑法輪功的宣傳畫;被強迫做奴工、繡花。監獄還向李萍家屬勒索5000元人民幣。

2019年8月10日,李萍回家。又被強迫到東陸橋派出所、金碧司法所匯報,單位也不斷騷擾、監控。

案例7、金平縣農場職工醫院醫師楊芬被綁架勒索現金11000元

楊芬,女,47歲,金平縣農場職工醫院醫師。2008年7月,楊芬遭金平縣國保警察入室搶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縣拘留所12天。縣“610”敲詐勒索一萬元、縣公安局勒索一千元後放出。

三、被迫害的家庭

案例1、副院長、主治醫師葉保福一家三人遭迫害,妻子、母親、岳父在迫害中去世

葉保福,男,70歲,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主治醫師(二零零五年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職);葉保福于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5次被昆明市國安和昆明市盤龍區國安非法傳訊,多次被非法關押;7次被抄家,住宅長期被監視、電話被竊听、出門被跟蹤,並被單位非法看守失去自由284天;一家三人一起被勞教一次、兩次被判刑。葉保福先後被關押13年多。

妻子楊明清,67歲,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先後被關押9年多,在女二監被“禁閉”、長期16小時坐“小凳子”致會陰潰爛、雙下肢浮腫(出獄後還長期浮腫),2019年3月8日含冤去世。

女兒葉茂,42歲,無固定職業,由于堅持信仰,多次被迫變換工作,先後被關押8年。

2001年8月15日,葉保福與妻子楊明清、女兒葉茂在流離失所住地被昆明市盤龍區國安及防暴隊非法野蠻綁架,葉保福被防暴隊用拳頭打頭部,並在全身僅披一件浴袍近半裸的情況下,在眾目睽睽中被拉上警車,後被判勞教2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三大隊勞教期間,因抗議勞教所違法行為曾經兩次絕食,由于勞教期滿不釋放,葉保福絕食抗議,在十多個警察圍觀下,被十名勞教人員按在床上強行灌食。

酷刑示意圖︰野蠻灌食

99年“720“迫害法輪功剛剛開始,一天中午,戶籍警電話中偷听到有人送錄像帶(耶穌傳)給葉保福,就上門抄家,由于野蠻敲門,嚇醒了正睡午覺的87歲的老岳父,岳父受驚嚇後心髒病突然作發,住進醫院直到去世。

2001年葉保福與妻子離家出走期間,單位保衛科人員,當地派出所警察多次到居住在個舊的80多歲的母親家中騷擾,派出所警察野蠻行為,將防盜門門鎖都弄壞了,母親受驚嚇後兩次導致血壓升高,突發“腦梗塞”伴半身不遂,後又摔跤致骨盆等多處骨折,長期癱瘓在床,2017年在牽掛關押在監獄中的兒子含冤去世。

案例2、寧洱縣人民醫院主治醫師甦澤生及兒子、兒媳被勞教、判刑迫害

甦澤生,男70多歲,普洱市寧洱縣醫院主治醫師,2008年由于向世人講真相,被綁架判刑1年,被停發退休金。

兒子甦昆,40多歲,雲南省國防技術學院電腦教師。被綁架洗腦,2004年12月6日因給本校學生法輪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誣告,被勞教3年。2012年5月4日甦昆與妻子張曉丹同時被綁架、抄家,隨後甦昆被判刑6年,甦昆累計被關押9年。甦昆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三大隊期間,遭到酷刑折磨,掌嘴、拳打腳踢等酷刑。2006年3月4日晚10點左右,三大隊隊長普順元以及羅仲武等警察把甦昆喊出,並讓兩名勞教犯人拉上柴火前往距三隊大門幾百米處的“陳家大墳”。到達後,讓甦昆在墳墓前保持站立姿勢,並命令兩名犯人監督不準他打瞌睡,要叫甦昆直到把死人喊醒才可休息。就這樣甦昆在寒風中被罰站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又將甦昆拖到秧田里,泡在水中繼續折磨。晚上又繼續把甦昆拖到墳前體罰站立。兩名犯人就開始裝鬼嚇唬甦昆,然後又動手猛擊甦昆的後腦和前胸十多分鐘。這樣又折磨了一晚上後,第三天(3月6日)早上又繼續將甦昆拖到秧田里泡水,不準合眼休息直到3月9日。

兒媳張曉丹,40多歲,中醫師。2012年5月4日與甦昆一起被綁架,被判刑4年。

案例2、玉溪市主治醫師沈躍萍一家3口被迫害

沈躍萍,女,49歲,雲南省玉溪市婦幼保健站主治醫師;丈夫普志明,50多歲;兒子,17歲,高中生。

沈躍萍夫婦在2000年因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非法勞教3年;

2004年12月,普志明、沈躍萍夫婦又被綁架抄家,在抄家時,他們的兒子(17歲,高二學生)記下了參與抄家的獄警警號,並把其曝光在明慧網上,朱家勇等獄警惱羞成怒,綁架了當時在玉溪一中讀書的兒子。隨後沈躍萍被判刑5年;普志明被判刑4年。沈躍萍在女二監遭酷刑迫害于2009年7月16日晚上11點多鐘含冤離世。

案例3、一家四人被迫害,丈夫去世,妻子痴呆 兩個女兒被勞教、判刑

李瓊芬,女,70多歲,西雙版納 臘縣醫院退休護士。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家人遭多次騷擾、威脅,監視居住。女兒邰燕、邰惠被勞教; 2009年9月中旬,邰惠在對小學生講真相時被惡人誣告被綁架,被非法判刑4年;2019年在家中再次被綁架,後被判刑一年。

2005年1月5日李瓊芬與六位法輪功學員由于向世人講真相被綁架到蒙自市雨過鋪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逼迫她們脫去衣褲進行非法侮辱性搜身、拍照、審訊,並且非法關押數小時。

丈夫(部隊轉業到西雙版納林業局的退休干部),由于堅持修煉法輪功遭610與單位不法人員不斷騷擾、恐嚇,于2016年含冤去世。後來李瓊芬也出現精神病癥狀,生活無法自理。

案例4、建水縣醫院楊鸞英、劉愚母子上訪被迫害

楊鸞英,女,建水縣人,六十多歲,建水縣人民醫院退休職工,丈夫早亡,一人獨自撫養兒子。2000年6月與兒子劉愚(男,20多歲,建水縣財政局職工)到北京上訪為大法鳴冤,母子倆在北京被建水惡警綁架回建水關押至八月中旬,隨後又被送到建水縣民兵基地的洗腦班迫害,直到九月份才被放出。

案例5、退休護士張磊到雲南看望兒子被綁架判刑

張磊,原新疆建設兵團護士,2008年5月31日到雲南麗江縣看望兒子(在麗江電視台實習)時被綁架,被非法判刑5年,兒子被判刑2年。

張磊被劫持到雲南女二監九監區,因堅持信仰,八次被獄警指使的犯人毆打,三次被“吊銬”,三次關“禁閉”、長期“坐小凳子”、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後被毆打致“半身不遂”,但監獄造謠說張磊患“精神分裂癥”,後被監獄派警察送回家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